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爱情36计

作者:童洛洛状态: 全本日期: 6个月前

童洛熙的人生简直是个悲剧! 大学四年不但要卖情趣用品挣钱养自己,还要斗后妈斗亲妹,现在还要斗冰山未婚夫!哦,对了,还要防着未婚夫的帅叔叔。 刑墨尧瞪着童洛熙脖子上的牙印气得怒火焚烧,二话不说直接扒衣埋首,狠狠地在她胸xx咬上一口,霸道宣言,“我记号的东西别人不能碰,记住了!” 卧槽,记住你妹啊,她是人不是东西啊,还有还有,她是他侄子的未婚妻啊,小叔! 刑子寒瞪着眼睛看着自己的未婚妻躲在小叔的怀中笑靥如花,心中千万头神兽呼啸而过,那是他的未婚妻啊 ,小叔你挖墙脚略过分!

《总裁的爱情36计》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童洛洛
    "童洛熙的人生简直是个悲剧! 大学四年不但要卖情趣用品挣钱养自己,还要斗后妈斗亲妹,现在还要斗冰山未婚夫!哦,对了,还要防着未婚夫的帅叔叔。 刑墨尧瞪着童洛熙脖子上的牙印气得怒火焚烧,二话不说直接扒衣埋首,狠狠地在她胸xx咬上一口,霸道宣言,“我记号的东西别人不能碰,记住了!” 卧槽,记住你妹啊,她是人不是东西啊,还有还有,她是他侄子的未婚妻啊,小叔! 刑子寒瞪着眼睛看着
  • 作者:童洛洛
    童洛熙的人生简直是个悲剧!大学四年不但要卖情趣用品挣钱养自己,还要斗后妈斗亲妹,现在还要斗冰山未婚夫!哦,对了,还要防着未婚夫的帅叔叔。刑墨尧瞪着童洛熙脖子上的牙印气得怒火焚烧,二话不说直接扒衣埋首,狠狠地在她胸xx咬上一口,霸道宣言,“我记号的东西别人不能碰,记住了!”记什么啊,她是人不是东西啊,还有还有,她是他侄子的未婚妻啊,小叔!刑子寒瞪着眼睛看着自己的未婚妻躲在小叔的怀中笑靥如花,心中千万
  • 作者:童洛洛
    "童洛熙的人生简直是个悲剧! 大学四年不但要卖情趣用品挣钱养自己,还要斗后妈斗亲妹,现在还要斗冰山未婚夫!哦,对了,还要防着未婚夫的帅叔叔。 刑墨尧瞪着童洛熙脖子上的牙印气得怒火焚烧,二话不说直接扒衣埋首,狠狠地在她胸xx咬上一口,霸道宣言,“我记号的东西别人不能碰,记住了!” 卧槽,记住你妹啊,她是人不是东西啊,还有还有,她是他侄子的未婚妻啊,小叔! 刑子寒瞪着眼睛看着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严如白
    结婚两年,他每次要她,都从后而入。 她愤怒至极!“盛又霆!你为什么每次要我都不敢看我的脸!是因为怕看见和你睡觉的人是我,不是我的妹妹吗?“ “你想要我看着你做?只要你承受得起!” 他凶如野兽,她咬牙承受……
  • 作者:小云云
    “混蛋,不要在引诱我!”她羞红了脸颊,有气无力说。“嘿嘿,我乐意。”看着她羞答答的样子,他无比兴奋。“你……你在这样我就离家出走……”她恼羞成怒……他吻上她的唇,紧紧把他抱住……“不要剥夺我诱宠你的权利!”她又一次在他的软硬兼施的情况下“就范”了这男人太霸道、太没有礼貌,而且很自我她很不喜欢,可是更舍不得离开……
  • 作者:辰云溪
    云沐晨,出身高贵,美貌聪慧却隐瞒身份在一家知名企业中做一名经理。在男友生日会的那个夜晚,她遭设计误与那个传闻是商场阎罗的人发生了一夜情,事后却甩了二百五给床上还没醒的“牛郎”。却不知,事情还有后续发展…… 赫连森,跨国企业帝国总裁,拥有一张人神共愤的脸和一颗极度冷漠的心,让所有女人仰慕的同时不敢靠近。然而,在一夜春宵后看到床边的纸条和250RMB,俊脸上出现裂痕,他发誓,一定要那个该死的女人付出代
  • 作者:叶清音
    一场精心设计的车祸,男友失忆,成了自己妹夫。一次乌龙任务,她却成了前男友的小婶婶。神一样的关系! 一次扫黄行动,她搞乌龙惹恼了大人物,道歉不说,还被逼和大人物假结婚,名义上假结婚,可领证是货真价实啊,今后她就是个二婚的了,呜呜。 虽然他很帅,国民老公级别,可……啥?他竟然是她前男友的叔叔?!这样的话,她倒是可以考虑气气那对贱人。只是,这个国民老公,怎么沾上了就甩不掉了……呃,说好的假结婚呢?
  • 作者:迟小宴
    一场意外,她和他睡了一夜,她如愿以偿的借了个种。 谁知道,第二天他竟然全城通缉她。 “拜托,百里先生,我只不过是借个种,你至于的登电视报纸全城通缉吗?” “你,要么打掉孩子,要么让我宠你一辈子。”百里翰如是回答。 夏冬从没见过这么无赖的人,“我真的只是想借个种而已……早知道这样不借了!” “可惜,晚了。”百里翰邪魅的笑着。
  • 作者:白柔柔
    婚礼当天,被人陷害,她含冤而走,本以为是其他人所作,却没想到是自己的爱人,最终所选择的只有一死了之。 然而,她不知足,因为她不想死,她要将自己失去的东西拿回来。
  • 作者:黑夜昙
    上一世,她倾心尽力十年帮未婚夫登上皇位,换来的却是未婚夫联合别的女人的陷害不贞,将她处于腰斩级刑,含恨而终。重生十年前,这一世,她定将渣男踩在脚底,让贱女无脸见人。可为什么?上一世的死对头,硬要娶她为妻!
  • 作者:未泠城
    双儿哽咽住了,一双眼哭得通红。 慕锦华点头,心中百转千回,定定的看着越来越近的城门,一颗心忽上忽下没个着落。 她拍了拍双儿的手,笃定道:“最后一次了。”不知是说与她听,还是在安慰自己。 双儿怔怔的看着她的眼,突然不安起来,“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