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老公太粘人

作者:叶清音状态: 全本日期: 6个月前

一场精心设计的车祸,男友失忆,成了自己妹夫。一次乌龙任务,她却成了前男友的小婶婶。神一样的关系! 一次扫黄行动,她搞乌龙惹恼了大人物,道歉不说,还被逼和大人物假结婚,名义上假结婚,可领证是货真价实啊,今后她就是个二婚的了,呜呜。 虽然他很帅,国民老公级别,可……啥?他竟然是她前男友的叔叔?!这样的话,她倒是可以考虑气气那对贱人。只是,这个国民老公,怎么沾上了就甩不掉了……呃,说好的假结婚呢?

《闪婚老公太粘人》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叶清音
    "一场精心设计的车祸,男友失忆,成了自己妹夫。一次乌龙任务,她却成了前男友的小婶婶。神一样的关系! 一次扫黄行动,她搞乌龙惹恼了大人物,道歉不说,还被逼和大人物假结婚,名义上假结婚,可领证是货真价实啊,今后她就是个二婚的了,呜呜。 虽然他很帅,国民老公级别,可……啥?他竟然是她前男友的叔叔?!这样的话,她倒是可以考虑气气那对贱人。只是,这个国民老公,怎么沾上了就甩不掉了…
  • 作者:叶清音
    一场精心设计的车祸,男友失忆,成了自己妹夫。一次乌龙任务,她却成了前男友的小婶婶。神一样的关系! 一次扫黄行动,她搞乌龙惹恼了大人物,道歉不说,还被逼和大人物假结婚,名义上假结婚,可领证是货真价实啊,今后她就是个二婚的了,呜呜。 虽然他很帅,国民老公级别,可……啥?他竟然是她前男友的叔叔?!这样的话,她倒是可以考虑气气那对贱人。只是,这个国民老公,怎么沾上了就甩不掉了……呃,说好的假结婚呢?
  • 作者:叶清音
    "一场精心设计的车祸,男友失忆,成了自己妹夫。一次乌龙任务,她却成了前男友的小婶婶。神一样的关系! 一次扫黄行动,她搞乌龙惹恼了大人物,道歉不说,还被逼和大人物假结婚,名义上假结婚,可领证是货真价实啊,今后她就是个二婚的了,呜呜。 虽然他很帅,国民老公级别,可……啥?他竟然是她前男友的叔叔?!这样的话,她倒是可以考虑气气那对贱人。只是,这个国民老公,怎么沾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迟小宴
    一场意外,她和他睡了一夜,她如愿以偿的借了个种。 谁知道,第二天他竟然全城通缉她。 “拜托,百里先生,我只不过是借个种,你至于的登电视报纸全城通缉吗?” “你,要么打掉孩子,要么让我宠你一辈子。”百里翰如是回答。 夏冬从没见过这么无赖的人,“我真的只是想借个种而已……早知道这样不借了!” “可惜,晚了。”百里翰邪魅的笑着。
  • 作者:白柔柔
    婚礼当天,被人陷害,她含冤而走,本以为是其他人所作,却没想到是自己的爱人,最终所选择的只有一死了之。 然而,她不知足,因为她不想死,她要将自己失去的东西拿回来。
  • 作者:黑夜昙
    上一世,她倾心尽力十年帮未婚夫登上皇位,换来的却是未婚夫联合别的女人的陷害不贞,将她处于腰斩级刑,含恨而终。重生十年前,这一世,她定将渣男踩在脚底,让贱女无脸见人。可为什么?上一世的死对头,硬要娶她为妻!
  • 作者:未泠城
    双儿哽咽住了,一双眼哭得通红。 慕锦华点头,心中百转千回,定定的看着越来越近的城门,一颗心忽上忽下没个着落。 她拍了拍双儿的手,笃定道:“最后一次了。”不知是说与她听,还是在安慰自己。 双儿怔怔的看着她的眼,突然不安起来,“公主……”
  • 作者:黑夜昙
    上一世,她倾心尽力十年帮未婚夫登上皇位,换来的却是未婚夫联合别的女人的陷害不贞,将她处于腰斩级刑,含恨而终。重生十年前,这一世,她定将渣男踩在脚底,让贱女无脸见人。可为什么?上一世的死对头,硬要娶她为妻!
  • 作者:喵五殿下
    疼! 疼,从下身某个害羞的存在发出,逐渐肆虐全身,整个身子仿佛支离破碎。 该死!海小米心底嘀咕一句。 转醒,视线渐渐清晰。头顶是华丽的吊灯,她直挺挺的躺在松软的床上,脑袋里一片浆糊,一夜好梦,竟不知身在何处? 关键是,她此刻脱光光,一丝不挂。到底发生了什么? 海小米敲敲锈掉的脑壳,记忆逐渐清明。昨天她刚回国,又逢好友苏娜失恋,两人喝酒来着,醉到了深处,找男人来着……
  • 作者:今天好冷
    骗吃骗喝的小孤儿,从天而降的未婚夫。 看脸看钱的时代,有钱有颜的男人,她毫不犹豫的就把自己嫁了。 一纸契约一段各取所需的婚姻,她只等着期限一到拿钱走人,却不料被男人挡住去路:“拿了钱就想走?” “你要免费附送自己,我也不介意!”她笑。
  • 作者:灰常狗血
    赵恬儿被童劲宠成东城“凶器”是家喻户晓的事情,却没人知道,这朵小白花突变成食人花。那一年,宠她入骨的男人昏迷不醒。她继承巨额股票,顿时成了香饽饽,叔伯婶娘慈心善目之下却包藏祸心,恨不得将人给活剥生吞。是他宛若天神将她圈进怀抱,带她披荆斩棘稳坐童氏。却也是他,卸她双翼,断她后路,步步紧逼。“梁少,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何必做太绝。”“啊呸!上床妩媚风情,下床冷血绝情,我也是跟你学的。”“梁楚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