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穿成总裁带球跑前妻6(2/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虞柔捂着嘴扯了几张纸巾扶着洗手台,难受地呕吐,但是什么也没吐出来。

她脸色苍白地低着头,嘴里一股恶心的味道,皱着眉,闭着眼睛,缓了一会儿才慢慢好受一点。

虞柔喘了口气,洗了洗手,抬头时却看到镜子里除了她之外,还有那位让白芊吃瘪的男人。

他正背靠着墙,微微低着头,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他的鬓角被剃掉了,露出了好看的耳朵。

风衣不知何时已经敞开了,里面穿了件杏色的针织衫,削瘦的身材使他看起来更加虚弱,他面无表情地抬眼瞥了眼虞柔,手指上夹着一根长长的香烟,烟雾在他的指尖缭绕,有种颓废的美感。

虞柔注意到他的手指非常细长,干干净净的,而且很白,指甲修剪得很短,简直是受控的福音。

虞柔看着他,没有离开的意思,而他也一直站着,偏头看着角落的盆栽,像是无视了虞柔,慢条斯理地抽着烟。

一根烟很快就燃尽了,男人终于开口,“好看吗?”

虞柔说:“还行。”

男人将烟头弹入垃圾桶,然后慢慢走到虞柔身旁,伸出那双漂亮的手放在感应水龙头下,水流落在他的手上,清澈的水在他的手背手心里流动,他仔细洗了手,然后扯了张擦手纸,擦干手,就要离开。

虞柔从包里拿出一支护手霜,递给他。

“给你。”

男人迟疑地看了眼,眼神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光彩,竟然伸手接了过去。

虞柔勾唇笑了笑,转身走了。

男人打开护手霜,淡淡的橙花香味飘出来。

……

第二天的天气并不好,一大早就刮大风,虞柔昨晚上忘记关窗户,醒来的时候听见阳台外面呼呼的风声灌进来。

虞柔浑身乏力,懒懒地睁开眼睛,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起床去关窗,她看了看窗外,外面的树被吹得枝桠乱舞,冒出葱绿枝叶的树枝像是要被吹折了似的。

虞柔看了一会儿,想到了前世自己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就特别喜欢看窗外的树,她的心情忽然很平静。

她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才八点多,她昨晚睡的晚,但是现在既然醒了就睡不着了。

虞柔想了想,决定上午先去一趟公司。

这公司其实也就是一个服装工作室,是原主从大学毕业之后开的,小打小闹,拿着家里的钱做着赔本的生意,因为是原主的兴趣爱好,所以家里人都支持她,但是一直亏本,靠甘冽从虞氏集团拨资金救助着。

昨天助理说公司都开不起工资了,是因为甘冽已经有段时间没有想起这件事了,原主自己忙着拆散爸爸和小三,维护父母的婚姻,没把心思放在这上面,所以也忽略了,但是原剧情里这家工作室好像一直勉强经营着,直到原主住进了精神病院才被迫关门。

虞柔对服装设计还算感兴趣,再加上昨天让虞镇签了协议,她现在钱多的是,不在乎再砸点钱在这小工作室上面,要是能改善工作室的现状,也算是帮原主达成了一个小心愿,要是实在经营不好,那就早点关门,省的浪费人力物力。

抱着这样的想法,虞柔开车到了一个商厦的写字楼,工作室的门面在这座写字楼最好的位置,每个月的租金都不少钱。

虞柔把车停在地下车库,一进去,门口的前台就忙恭敬地喊“虞总。”

她这公司的办公室又大又奢华,装修都花了百万,却只有十来个人,很多地方都空着。

虞柔直奔财务室,给了财务总监一张卡,“把钱转到公司账户上,把工资发了吧。”

昨天助理跟着虞柔去婚礼上闹了一通之后就回到了公司,把虞柔的壮举生动形象地描述了一遍,大家都知道,虞柔现在是虞氏集团的第一继承人,可以说,甘冽也是给她打工的,所以全公司的人底气一下子就足了。

虞柔今天一来就给钱的举动,更是鼓舞人心。

所有人都有种未来可期的兴奋劲,毕竟虞氏集团都是虞柔的了,而他们这个小小的工作室,可是虞柔一手创立的,自然要最受看重,要是好好干,以后说不定工作室壮大了,变成大公司,他们这些人,也就是开国元勋般的元老级人物,拿干股分红指日可待。

虞柔把公司的业务和流水看了一遍,头都大了,她以前没学过,都能看出一大堆问题,也不知道原主之前是怎么凭着一腔热血把这个公司办起来的,估计全靠甘冽帮忙。

送佛要送到西,好人也要做到底,既然下午才离婚,虞柔决定还是得让甘冽发挥他最后的作用,在他还是虞柔合法丈夫的最后一个上午,继续发光发热。

……

甘冽一上午他都在想下午离婚的事情,看到虞柔的来电时,他下意识地以为虞柔是为了离婚的事找她,也许是想把时间改到上午,也许是说今天没空换个时间。

但是甘冽没想到虞柔是打来和他谈工作。

“具体情况就是这样,你有没有办法?”虞柔把工作室的情况跟他说了一遍。

甘冽迟疑了片刻,“我知道了,我会安排人过去帮忙。”

“一两个人不够,至少要五个经理级别的人。”虞柔的语气淡淡的,但却是狮子大开口。

甘冽忽然觉得自己完全摸不透虞柔的想法了,以前的虞柔从来不会跟他聊这种事,两人之间的沟通都很少,说多了就容易吵架,导致甘冽在她面前越来越沉默。

“你在听吗?”虞柔等了半天没有等到他的回答。

“嗯。”甘冽低声说,“我知道了,下午给你回复。\"

虞柔顿了顿,“我没找到你的那本结婚证,你放在哪里了?”

甘冽:“在我这,我会带上。”

虞柔:“嗯,待会儿见。”

甘冽听她的声音似乎有点不对,心里像是落了一块大石头,被压得难受,他垂下眼睑,眼神晦暗地回应:“待会儿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