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第2章

傅承安高大的身躯陷在沙发里,指间叼着一支香烟,微眯着眼望向远处的阿娅。

即使她离开五年,一回来仍旧是焦点。曾经的旧友拉着她说话,她还没走进人群,一大圈男士都站了起来,给她让位置。

她优雅一笑,颔首道谢坐下。原本坐在那里的男士立刻一脸得意。

众星捧月。

——和小时候一样。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是被所有人捧在手心里的公主,一直没变过。

傅承安嗤笑了一声。

坐在傅承安身边的苏姀莎一直仔细瞧着傅承安的神色,见他如此,心里稍安,温柔地说:“承安,你昨天加班那么晚,现在还很困吧?反正正宴还没开始,先上楼休息一会儿吧?”

傅承安将指间夹着的香烟的烟灰磕掉。望着远处的阿娅,没说话。

苏姀莎抿了下唇,又朝傅承安凑了凑,再劝:“你这么辛苦,我瞧着心疼。还是上去休息一会儿吧?”

远处,程天舒变着戏法儿似的变出玫瑰和兔子糖,引得阿娅笑弯了眼。

这个程天舒当初就是为了哄倪娅开心才去学了魔术。

傅承安将半截香烟摁灭在烟灰缸里。他这才瞥向苏姀莎,捏起她的下巴,一脸凉薄无情。

“屁话真多。”他说。

他无情甩了手,苏姀莎身子晃了一下。原本傅承安的力度并不大,可苏姀莎手里端着一杯红酒,红酒洒出来,溅在她白色的小礼服上。

其他宾客好奇地望过来。

苏姀莎脸上努力端着笑,却完全掩饰不住尴尬。

“去换身衣服,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知道了……”苏姀莎点点头,尴尬地站起来。

当阿娅欣赏地望着程天舒,真诚夸赞“好棒哦”的时候,傅承安终于站了起来,大步朝阿娅走去。

他穿过人群,穿过一张张酒宴桌,走路带风,最终站在了阿娅身后。

一小圈围坐在一起的青年才俊和名门淑媛都抬起头望向傅承安,目光逐渐变得古怪起来。

阿娅后知后觉地转过头,仰起脸望向傅承安,见了是他,迅速勾起嘴角,熟稔自然的口气:“怎么啦?二哥哥。”

那一声久违的“二哥哥”让傅承安心里忽起了层涟漪,那种莫名其妙的怒意也淡了不少。

他朝阿娅伸出手,面无表情:“久别重逢,适合跳支舞。”

程天舒翘着二郎腿,嬉皮笑脸地说:“呦呵,我怎么记得当年有人说这辈子都不稀罕再和阿娅打交道啊。”

傅承安黑着张脸睥了程天舒一眼。

程天舒没心没肺地耸耸肩,嗅了嗅刚刚玩魔术变出来的玫瑰。可当阿娅把手递给傅承安,程天舒瞧着他们走进舞池的背影,再听着身边人夸赞着阿娅和傅承安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时,他脸上不在意的表情消失了。

程天舒心里真……他.妈不爽啊。

他这么帅,哪里比不上傅承安这只黑脸鬼了???

靠!

哦,不就是钱比傅承安少了点。也没少多少嘛,就好了几个0而已。

————

舞池里放着柔情细腻的舞曲。

不管是舞池里的宾客还是舞池外的宾客都频频望向舞池里的阿娅和傅承安。两个人都是发光体一样的存在,何况两个人站在一起,足以举手投足吸引无数目光。

苏姀莎换好衣服下楼的时候,一眼看见舞池里的阿娅和傅承安。她倚靠着楼梯扶手,皱起眉。

心里有怨,有恨,更有害怕。

和她交好的小姐妹叹了口气,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说:“怎么说你也跟了二少两年,怎么肚子一点都不争气呢?大不了使用点小手段……傅家这样的门第,是不会不管孙子的,即使是孙女……”

苏姀莎愣了一下,才听明白小姐妹话里的意思。

傅承安这样的人是不会让包养的女人怀孕的。小姐妹是劝她使点小花招,来个意外怀孕,先把崽儿生下来,然后母凭子贵。

听明白之后,苏姀莎不由苦笑。当真是有苦说不出。

是,她是被傅承安包养了两年。傅承安给她买房买车砸资源,把她从一个没台词的小龙套捧成了知名小花旦。

可是如果她说……她和傅承安最亲密的举动就是出席公共场合时她挽着他的手臂,一定没有人相信。

苏姀莎望向阿娅,又恨又羡慕。

别人都以为这场包养关系里,傅承安是在床上把她当成阿娅的替身发泄。可只有苏姀莎知道傅承安是享受照顾“她”的过程。

“倪娅回来了,你抓紧时间啊。”小姐妹拍了拍苏姀莎的肩膀,苦口婆心。

苏姀莎身子一僵,心里又生出几许恐惧。

她已经离不开傅承安给她的一切了……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