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日久生情

作者:唐珞珞状态: 全本日期: 5个月前

二十八岁的苏漓的生活就是三点一线的,上班,相亲回家,但在一次相亲失败回家的路上,她因为好奇心作祟帮了一个不应该帮的人,紧接着她就被一位总裁大人给赖上了。“老婆,我们回家吧!”“合约期已过,我不是你老婆了。”苏漓瞥了他一眼,扭过头说。“既然这样,那老婆,你的合约呢?”萧远飒一脸腹黑的看着苏漓问,苏漓愣了一下,才恍然发现自己从一开始,其实就掉进了某人的圈套!

《总裁日久生情》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唐珞珞
    二十八岁的苏漓的生活就是三点一线的,上班,相亲回家,但在一次相亲失败回家的路上,她因为好奇心作祟帮了一个不应该帮的人,紧接着她就被一位总裁大人给赖上了。“老婆,我们回家吧!”“合约期已过,我不是你老婆了。”苏漓瞥了他一眼,扭过头说。“既然这样,那老婆,你的合约呢?”萧远飒一脸腹黑的看着苏漓问,苏漓愣了一下,才恍然发现自己从一开始,其实就掉进了某人的圈套!
  • 作者:唐珞珞
    三年前,她亲眼目睹男友劈腿闺蜜,为了报复,她将一张孕检单扔到了男友脸上告诉他:姐给你戴了绿帽子!三年后,她带着一个萌翻天的小正太归来,却怎么也没想到会被五年前的男人抓了个正着。“怎么,这么快就把我忘了?”男人邪魅逼近。“你,你是?”“不认识我?没关系,让我帮你回忆回忆。”说完……
  • 作者:唐珞珞
    二十八岁的苏漓的生活就是三点一线的,上班,相亲回家,但在一次相亲失败回家的路上,她因为好奇心作祟帮了一个不应该帮的人,紧接着她就被一位总裁大人给赖上了。“老婆,我们回家吧!”“合约期已过,我不是你老婆了。”苏漓瞥了他一眼,扭过头说。“既然这样,那老婆,你的合约呢?”萧远飒一脸腹黑的看着苏漓问,苏漓愣了一下,才恍然发现自己从一开始,其实就掉进了某人的圈套!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素手折枝
    【苏爽甜宠文】 锦梨,天界气运担当,天地之间第一只化形锦鲤。 醉酒之后魂游三界,落在了刚刚过世的三线明星白锦梨身上。 白锦梨,娱乐圈第一黑料花瓶。 演技差,耍大牌,潜规则,私生活混乱,最近还妄图和男神陆清远捆绑炒CP。 黑子们日常叫嚣:辣鸡白锦梨滚出娱乐圈! 可突然有一天,天天打卡问候锦梨上下三代的黑子们发现,锦梨微博画风变了: 锦梨:闲来无事制作了十张好运符,转发这条微博抽奖,就有机会获得哦^_
  • 作者:女巫不妩
    她是二十一世纪世界最强杀手,外界无人不对她闻风丧胆,一朝打王者荣耀意外穿越成为人见人欺的懦弱小姐身上。 李白说:“如果努力有用的话,那还要天才干什么。” 没错,她就是那个天才。废材?各种上古神器在手、丹药如同糖豆、宠物也是上古凶兽,这样也是废材? 手撕渣男,脚踩渣女,当从前的貌若无盐的傻女蜕变成清贵绝尘、风华绝代的天才时,总有一个强大的后背,默默的让她靠,静静的看着她如何玩转天下… 【本文长篇,秉
  • 作者:九鹭非香
    她是驭妖谷最厉害的驭妖师,却为一只鲛人谜了心。 原名《驭妖》 提醒提醒:115和116两章先不急着看啦,要做大量修改~ 5.18-5.22?写书评?送实体书活动
  • 作者:九鹭非香
    她是驭妖谷最厉害的驭妖师,却为一只鲛人谜了心。 原名《驭妖》 提醒提醒:115和116两章先不急着看啦,要做大量修改~ 5.18-5.22?写书评?送实体书活动
  • 作者:十二翼黑暗炽天使
    一滴血一条命,别人打游戏爆肝,我打游戏爆血。 次元风暴降临,地球四处出现了大量的异次元领域,仙、佛、恶魔、天使、精灵等各种异次元生物降临地球。 而那些神秘的异次元领域,却都变成了手机游戏副本,别人拿命去冒险,我却拼命打游戏。 已完本小说《超级神基因》730万《剑装》300万《神品道圣》160万。
  • 作者:小村牛支书
    《我的野蛮女上司》是小村牛支书精心创作的言情小说,恋上你看书网实时更新我的野蛮女上司最新章节并且提供无弹窗阅读,书友所发表的我的野蛮女上司评论,并不代表恋上你看书网赞同或者支持我的野蛮女上司读者的观点。
  • 作者:月照千峰
    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但女人要征服世界,男人怎么办呢? 穷途末路的大学生赵易,在狡黠如妖的狐狸精黄洁的忽悠下一起考录了公务员,在体制内外又遇到了各种类型的世间美妖,面对这些妖气冲天翻江蹈海的人间尤物所制造的无穷烦恼,一无所长的小白人如何煎熬自己的灵魂与信仰与众美相斗?是碌碌无为还是霸气成王?是媚色成妖还是黑心成魔?是为情为义坚持到底?是为名为利奋斗终身?还是为国为民舍生取义?每一个人都会有不
  • 作者:十三娇
    从她过完十四岁生日那天起,就跟她说了以后不准半夜偷爬到他的床上来,她小嘴一张一合,已经不知道跟他说了多少次最后一晚。孟祁寒真的是宁可相信世界上有鬼,也不相信孟杳杳这一张嘴。 “以后我要是娶妻了,你也这样爬上来?” “娶妻?人家都讲你不举,除了我孟杳杳谁要你?” 某男邪魅一笑:“我都不举了,你还要我干嘛?” “暖床啊,你知道你身上有多暖和吗?”话未落,已被他压在了身下,“只能暖床,那岂不委屈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