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地追妻有点狂

作者:南小栀状态: 连载日期: 5个月前

七年前,她主动惹了那个叫谢淮墨的男人后,一声不响,从他的世界彻底消失! 七年后,他是知名连锁餐饮集团创始人,势要她为当年的离去,给自己一个交代。 谢淮墨:“唐浅怡,告诉我你当年离开的理由,以后,我们老死不相往来!” 唐浅怡:“当真?” 谢淮墨:“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话音未落,谢淮墨发现自己的腿上多了一个挂件。 小包子挂件:“谢叔叔,你的招商银行,已上线!” 三秒后,平地响起男狮子吼—— “唐浅怡,你给我站住!看我不打断你的小短腿!”

《爹地追妻有点狂》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南小栀
    七年前,她主动惹了那个叫谢淮墨的男人后,一声不响,从他的世界彻底消失! 七年后,他是知名连锁餐饮集团创始人,势要她为当年的离去,给自己一个交代。 谢淮墨:“唐浅怡,告诉我你当年离开的理由,以后,我们老死不相往来!” 唐浅怡:“当真?” 谢淮墨:“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话音未落,谢淮墨发现自己的腿上多了一个挂件。 小包子挂件:“谢叔叔,你的招商银行,已上线!” 三秒后,平地响起男狮子吼—— “唐浅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猫小萌
    狂拽酷霸炫版: 靠,一朝穿越,直接变成废物痴傻小妞不说,还看到了未婚夫和表姐的限制级,肿么破? 答:先废了渣男,再打掉渣女满口牙! 正常版: 慕容九,现代古武界少盟主,平时为人毒舌,外加时而逗比,无奈一朝穿越,成为了天生废物,痴傻的九小姐。 生父不爱,渣男太坏,渣女太婊,肿么破? 慕容九哈哈一笑,答:一巴掌拍死,一下拍不死,来两下! 霸爱版: 步衾欢,东夷国残王,生母卑贱,少时不受宠爱,被封残王,
  • 作者:陌上迟归
    慕时欢和厉憬衍的婚姻,纯属是一场不太愉快的逼迫。 可没想到婚后—— 穿露背礼服?撕了! 不会吻他?学! 分房睡?不准! 慕时欢忍无可忍扔给男人离婚协议书。 不想男人蚀骨冷笑撕毁:“我厉家的户口本是你想进就进,想走就走的?” 慕时欢委屈。<br/
  • 作者:简小乔
    被父母逼婚,她随便拉了一个相亲对象闪婚了,然而却没想到弄错人,领完证后才发现自己嫁了A市第一军阀世家的大少爷,权倾京城、尊贵霸道的太子爷司徒昊!OMG!他到底看上了她哪点啊?现在要后悔还来得及吗?“你觉得我们再进去换个证可能吗?”她小心翼翼的问道。男人挑了挑眉,“你是想刚领完证就变成失婚少妇吗?”“可是……”“一年时间!简云薇,我们给彼此一年时间,如果到时候还是不能接受,那么我们就离婚!”男人认真
  • 作者:苏如暖
    她被人陷害扔进了崖底,掉进了一丝不挂的美男温泉汤里…… 再见之时,她从天而降坐在了他的身上,又摸又捏。 某男声色淡漠暗藏杀机,“手感如何?” 某女蒙圈,回道:“温软香滑,绝品啊!” 穿越成了月家废物五小姐月轻颜,从此开启天赋,翻手为云覆手雨。 报仇打脸,炼丹制药,收宠寻宝,异族探险,宝贝要多少有多少,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可传说中那个绝情绝爱的国师大人夜夜爬她的睡榻是个什么事啊?
  • 作者:清涵
    他是京都最神秘,最具有权势的陆氏集团的CEO,也是陆家的掌权人,随便跺一跺脚,京都都要抖上三抖的大人物。 她只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得人,只想平平凡凡的过完这一生,却没有想到,最亲的人却对她下药,逼不得已的她闯进了他的房间。 没想到却被他一睡成瘾,从此化身宠妻狂魔,把她宠上天,宠入了新高度。 从此,陆泽渊就多了一项任务,就是宠沐浅月,宠沐浅月,宠沐浅月!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在两人的关系暴露出来时。
  • 作者:葛饰·北斋
    「细思恐极」你,会为那些早已被遗忘的错误,赎罪吗?如果那一切都是假的,那又怎么确定,遗忘的是真正的记忆,不是错觉呢?所谓的「既视感」什么的,所谓似曾相识的感觉,其实都是源自于大脑的「错觉」吧?那你觉得,这一切是否是错觉呢?试着想一想吧。【永远的七日之都·前传正在删除若有不适跳过正文章节自己慢慢找~暂停更新,主更落入暗夜】
  • 作者:苏果果
    老公,我想要休息一晚。好,为夫这就满足你。某男解开衣扣,凶猛的扑过来。……期待已久的结婚典礼上,亲姐姐污蔑她裸贷,一夜之间她成了全城的笑话。 悲愤之下,她费尽心思爬上了未婚夫小叔的床,企图报复渣男贱女,却没想到惹上了个腹黑狠厉的妖孽。 意外怀孕,奉子成婚,一跃成为光鲜亮丽的陆太太。 傅清欢磨拳霍霍:渣男贱女,我来啦! 夫妻义务还没履行,你哪儿都别想去!某男抓住她往床上拖。
  • 作者:锦萝
    交往四年,男友将她转手他人。 一夜迷情,傅诗彤羞涩表白:“我会对你负责。” 冷皓轩淡淡应下:“好。” 隔天,一枚钻戒递到她眼前:“结婚还是订婚,你挑。” 他是万众瞩目的冷氏总裁,富可敌国,冷面冰山,无论男女,从无绯闻。 却唯独对小娇妻宠上了天,今天送钻戒,明天送跑车。 收礼收到手抽筋,傅诗彤连忙喊停。 “停?”冷皓轩勾唇一笑。 “新婚燕尔,情到浓时,怎么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