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决断(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最终,悦宁并没有去御书房。

特地梳妆打扮了一番,悦宁在送走了她的母后之后,将钗环都卸下了,衣服也重新换回了舒适的家常衣裳。但她躺在榻上之后,想了想,还是叫了红豆出去打听消息。

“都半夜了,殿下还是睡一会儿吧。”松籽在一旁替悦宁梳头发,劝了两句。

“嗯,睡会儿。”

悦宁在苏府待到掌灯之后不久就被救出,后又被裴子期送回宫中,接着便是梳洗休息,又陪她的母后说了话,此时真的已经是深夜了。听到松籽这么一提醒,悦宁才觉得果真疲倦得很。只是之前一直精神紧绷着,所以并不觉得,此时一松懈下来,她感觉累得不行,似乎眼睛马上就要合上,连撑开的气力都没有。

可松籽扶着悦宁躺下,她又睡不着了。

……心乱得很。

恰好红豆此时回来了。

“听人说皇上发了好大的脾气。”红豆小心翼翼地回话,“护国公府的那位公子得到了皇上的褒奖,说是明日要下旨封赏。可那位裴大人就倒霉了,皇上一时似乎还没想好怎么处置,只说先回去闭门思过,礼部之事暂且不必他操心。至于那个苏……”

“闭门思过?”悦宁直接打断了红豆的话,她对她的父皇要怎么处置苏岩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反正苏家是不会有好果子吃了。在听了她父皇要下旨封赏邵翊时,心下不由得又是一惊:她父皇的“封赏”该不会就是让邵翊当她的驸马吧?当然,她最关心的,还是裴子期,“只是闭门思过?那不许他出门,许不许别人去看他?”

“殿下。”

悦宁公主殿下的贴身宫女红豆吓得不轻,只因她知道悦宁这话里的意思。

“干什么?”悦宁皱眉道,“我还没说我要去呢。”

“殿下可千万别再偷溜出宫了。”松籽劝道,“上回出宫就闹出这样大的事来,皇上是心疼多过于生气,应当也就算了,可要是……殿下再闹出事来,皇上只怕……”

“怕什么?”悦宁一掀被子,转过身去,“别说了,我睡了。”

她本是有些睡不着的,可躺下了,闭上眼睛,只觉得极累,不知何时就沉沉睡去了。

她累得狠了,又睡得不好,便乱七八糟做起梦来。

悦宁一会儿梦见自己的父皇大发脾气,喊了人来要将裴子期处斩,自己苦苦哀求都没有用;一会儿又梦见自己变成了新娘,高高兴兴地要嫁给裴子期做妻子,谁想到了洞房花烛夜,掀开她盖头的是一脸狰狞的苏岩;最后一个梦很长很碎,她梦见她做了一盒点心,带着偷偷溜出宫去见裴子期,谁知道裴子期不但不见她,还将她送进去的点心盒子都扔了出来,还派人告诉她,自己不喜欢她这样的刁蛮公主,让她死了这条心。

她似乎没睡多久,但又好像睡了很长很长的时日。

等悦宁醒来,第一感觉便是痛,眼睛刺痛,腰背酸痛。

“殿下醒了?”听到动静,红豆连忙过来服侍悦宁起身。

“什么时辰了?”

“已快到午时了,殿下睡得好沉。”红豆回道,“方才皇上来过一趟,见殿下还睡着,没多留便走了。说是等入夜了来陪殿下用晚膳。”

悦宁的脑子还有点儿发蒙。

或者说,她的神思还停留在那一堆乱七八糟、杂乱无章的梦境之中。那些梦实在是荒诞不经,可是,等她醒来了再回忆起,似乎每一个梦都在彰显着一个事实:她好像真的有点儿在意裴子期。

像花蓉与她的母后所说的那样,她对裴子期……

悦宁还有点儿没办法接受。

怎么可能?这一句话她自己对别人说过不知道多少次,也自己反问了自己不知道多少次。可到最后,次次都是她自己不确定起来。

悦宁头脑昏沉,任由红豆将自己从床上拉扯起来,再服侍她梳洗穿衣。

等都收拾妥当了,悦宁也有些清醒过来了。

想那么些乱七八糟的做什么?她悦宁何时变成了这么个爱胡思乱想的性子?既然想不通,那就索性不去想了,只凭自己心意来,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嗯……她此刻最想知道的,就是裴子期的消息。

她想见他。

再偷出宫一次?悦宁扫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红豆与松籽。虽然也不是不成,但好像这两个丫头说得也没错,万一被发现,那可又要引起一场轩然大波。到时若是她的父皇母后知道她是为了去见裴子期……那只怕他们真要以为裴子期给自己下了什么迷魂药。

唉,怎么办才好?

悦宁静静坐着,脑子却转个不停。

“殿下饿了吧?奴婢让人传午膳来?”红豆看悦宁闷闷坐着,以为她是还没清醒,便先端了一杯热茶上来。

“哟,我赶得真巧,午膳有什么好吃的,我也一同来吃。”

屋外突然传来一个十分轻快的声音,配合着声音,也很快便有一阵十分轻快的脚步声朝悦宁的寝宫走了进来。来人穿着一身秀雅的月白色宫装,兰花百褶长裙,配了一条水绿色披帛,发髻梳得很高,斜插了一朵宫制纱绢兰花,配了一支金缕白玉长流苏的步摇,打扮得虽算不得十分华贵,但明眼之人一看便知这绝非一个普通女子。

“大姐姐!你怎么来了?”

悦宁当然认得此人,这一个便是悦宁唯一的同母姐姐乐雅公主,因比悦宁的年纪大些,已嫁了人,便不在宫中常住,只偶尔才入宫来拜见帝后。

“该不会又是饿狠了,来我这儿偷吃吧?”

悦宁打趣的这话倒也是真的。

乐雅的驸马也算是她自己相中的,生得十分白净文秀,是个好读书的性子,家中世代做文官,他自己尚在翰林院中任职,性情才学都是很好的。不过,只有一点……乐雅的性情其实与悦宁差不多,只是没悦宁这般洒脱,总有些爱面子,便喜欢在第一回见的人面前装装样子,这本来也没什么,这世上大多数的人都有这毛病。可偏偏新婚之后,乐雅发觉,自己不装下去也不行了。

在乐雅的驸马眼中,自己的妻子乐雅公主温婉柔情,是一个标准的淑女。

乐雅这一装,就是一整年……

有苦只能往肚子里咽,自己选的路,哭着也要走下去。

因而,乐雅在家里时,话不敢多说一句,东西也不敢多吃,一举一动,严格按照“温婉柔情的淑女”来要求自身。压抑得久了,总需要发泄,所以,她就只能每个月偷偷摸摸跑到她的妹妹悦宁这儿来大吃大喝一顿,做一回真正的自己。

悦宁当初不愿选驸马,有一半的原因就是乐雅这事闹的。

招驸马?

太可怕了,连饭都不让吃,那怎么行!

“你可别笑话我了,快把好吃的都拿出来,我饿坏了。”乐雅也不生气,很自然地就坐了下来,然后盯着悦宁细细打量了一番,说道,“咦,出宫一趟,倒也没瘦,就是憔悴了些,吓坏了?昨晚没睡好吧?”

“……我没事。”

“对了,告诉你一件关于我的好事,让你也替我高兴高兴。”

乐雅这人虽然要装“温婉柔情”,但其实是个急性子,见悦宁看起来真不像有什么事,便要说自己的事。

“哦?有什么好事?你家驸马许你每日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了?”悦宁觉得好笑。

“宁儿你真聪明。”乐雅居然露出一副得意的样子来,说道,“你猜对了。”

“不会吧?”

悦宁纯属瞎猜,没想到竟然真的猜着了。

不过,悦宁还是有些不信,她还记得乐雅以前的性子,是喜欢那些鲜艳颜色的衣裳的,也喜欢簪些红的粉的花。可看她今日的打扮,这素雅秀美的味道……多半是乐雅驸马的口味。

“真的。”

说话间,午膳已经摆了上来。由于雅来了的缘故,小厨房特意加了菜,摆了满满一大桌子,尤其是那荤腥之类更是鸡鸭鱼肉俱全。乐雅一瞧就两眼放光,直接命自己的丫鬟将一盘八宝鸭挪到了自己面前。而悦宁看了一圈,却指了指一道豆腐鲫鱼汤,红豆立即去将那汤盛了一碗。

“前几个月,我病了一场。”乐雅一边吃,一边与悦宁说起来,“当时难受得厉害,情绪也不好,实在忍不住,就对驸马发了一通脾气,干脆将实话都说了,我不是他想的那样的女子,我好吃懒做,脾气又急又坏,也不喜欢看什么诗词歌赋……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

“……”

“然后,你猜怎么了?”

“驸马被你吓坏了?”悦宁比较保守地猜测了一下。

“才不是。”乐雅突然停了筷子,面上竟然露出一点儿不好意思的神色来,“我那傻驸马说,他早就看出来了,就等着我告诉他。我自以为自己装得很像,但其实他与我日日都在一处,难道还不知道我是个怎样的人吗?他还说,夫妻本为一体,所以他一直在等,要等到我对他敞开心怀,说出真话的那一天。但无论是什么样的我,都是他唯一的……珍爱的妻子。”

“好酸。”悦宁听得有些受不了了,说道,“那你怎么还穿成这样?”

“我……我穿惯了。再说,我家驸马也喜欢……”

乐雅说得有些支支吾吾,脸都红了一片。

“咦,听不下去了!”

“喂!你这是嫉妒!”乐雅很是愤慨,“这是没有驸马的你对有驸马的我……赤裸裸的嫉妒!”

悦宁翻个白眼,感觉自己喝着的鱼汤都变酸了。

“宁儿,说说你,你怎么样了?我听母后说,她看中了那个护国公家的……叫什么来着?”

提到这个,悦宁也放下了碗,叹了一口气。

“你们两个,先下去。”乐雅是多了解悦宁的一个人,一看她的脸色,便知她有什么话藏在心里,立即将屋子里的两个宫女都赶了出去,然后才压低了声音问她,“你不喜欢那个……那个什么……”

“嗯,我不喜欢他。”悦宁点点头,但很快又有些疑惑,“可是,我为什么不喜欢他呢?”

乐雅听了这句,差点被口中的一块排骨噎着。

“你这是什么疯话?”

于是,悦宁赶紧将邵翊的模样性情、家世背景、才学武艺都夸了一遍。

乐雅转了转眼珠,很快便笑了。

“宁儿,我问你,我这道八宝鸭子好不好?”

悦宁虽觉得怪异,但还是认认真真看了看那盘鸭子,然后点点头:“挺好的。”这是自然的,送到宫中的鸭子,肥瘦得宜,又有小厨房李姑姑的手艺在,那必定是一道美味佳肴。

“那你的豆腐鲫鱼汤好不好?”

“也好。”

“可我独爱这八宝鸭,一口都不想喝那寡淡的鱼汤,至于你,喝了一碗鱼汤,也不想将筷子伸进这盘鸭子里。”乐雅笑道,“我家驸马便是我的八宝鸭,除了他,这天底下所有的男子在我眼中都是一碗清淡无味的豆腐鲫鱼汤。而对于你来说,那个邵翊,是你的八宝鸭,是一道哪怕再丰腴再美味你也吃不下的八宝鸭,至于你的鱼汤在哪里,那……恐怕只有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了。”

羲和宫里的宫女红豆与松籽,是自小就被选出来一直伺候和陪伴悦宁公主殿下长大的。公主的性情脾气,再没有谁比她们更了解的了。

可那是从前。

自悦宁公主殿下偷溜出宫了一趟之后回来,红豆与松籽都觉着自己有些看不透这位殿下了。

殿下她好像变了。

但具体变了什么,为何而变,这两个小丫头凑在一起叽叽咕咕讨论了半天,也没能说出个结果来。于是她们更努力地察言观色,想从悦宁的言谈举止里面看出点什么来。可乐雅公主一来,她们就被赶出了屋子,姐妹俩单独在里头吃饭说话,竟然连个贴身伺候的人都不要。

这一顿午膳用了有大半个时辰那么久。

等到宫女内侍们被喊进去收拾东西,那位素来不爱自己动手,总要支使人干这干那的乐雅公主,竟然还突然感叹了一句:“自个儿用膳就是惬意,想吃什么便吃什么,平日里吃得不好必定是这帮宫女们在旁边拘束了我。”

红豆忍不住心中感慨:谁?谁敢拘束您啊?

红豆跟着悦宁的时日长了,性子也有些随她。可另一个宫女松籽是个细心人。在红豆被乐雅吸引了大半注意时,松籽却留心到屋里除了饭菜的香味,其中似乎还有一点儿淡淡的墨香。她寻了个机会朝内室瞥了一眼,果然看见案上摊开了几张纸,笔墨也都是动过的,还剩了半盏香墨没有用完呢。

等到乐雅公主走了,松籽便状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殿下吃着饭怎么却突然写起字来了?”

“你不说我还忘了。”悦宁恍然道,“正好你去收拾收拾,把笔洗了。”

“……是。”

她就这么一句话带过去了,这可与从前的性子不一样了。

悦宁当然就是故意不说的。她能说什么?难道要告诉她那两个贴身的宫女,自己看上了“一碗豆腐鲫鱼汤”?然后还巴巴地停了箸,冲去书桌旁写了一封信,再央求着乐雅送过去。

豆腐鲫鱼汤……

对,就在乐雅这么一比喻的时候,她心中立即想到了一个人——裴子期。

将裴子期与那豆腐鲫鱼汤放在一块儿比较,虽说有些好笑,但悦宁意外地觉得十分形象。

乐雅看出她的神色,非要问个所以然出来,她也就只好原原本本地从一开始讲起。那一日,她躲在屏风后头,听着自己的父皇对一个方方正正的礼部尚书裴子期说,要为他最宝贝的女儿择选驸马。后来的故事就长了,从那三个人选,到一碟桃花糕,有乱糟糟的翻爬后墙,还有白马寺里那落英缤纷的桃林,春猎时的山谷烤鱼……从宫内说到宫外,再从宫外之事讲到她如何遭遇险地,最后,在裴子期来救她时……

说到那个冲上去的拥抱,悦宁是真的有些脸红。

乐雅听得有趣,自然也要嘲笑打趣一下悦宁,两人嬉闹了半天,连饭也忘了吃。

等到笑完了,悦宁情绪又有些低落了。

裴子期此时被令闭门思过,礼部尚书之位也岌岌可危,而自己也不敢随意出宫,实在是忧心至极。

“姐姐,我该怎么办?”

“你想怎么办?”

“不如姐姐你掩护我,让我再出宫一趟。”悦宁还是觉得亲自去见裴子期一趟最好,“我想看看他怎么样了,顺便……顺便也问问……”

“问问他愿不愿意做你那一碗鲫鱼汤?”

“……”

“你可真是胆大妄为。”虽然乐雅的性子也算不得乖顺,可毕竟她要比悦宁大几岁,想问题总不会那么莽撞,听了悦宁的话,摇了摇头,“这样不妥。”

“那要怎么办?”

“你写一封信给他,我替你带出去,出去之后再让你姐夫找机会偷偷送到尚书府去。”乐雅想了个折中的法子,自觉这主意十分好,便又朝悦宁笑道,“至于你要问什么说什么,你放心,我不会偷看的。”

信写好了,乐雅收起来便走了。

悦宁总算稍稍放心。

她从来都不是会一直沉湎于低落的脆弱的性子,眼见事情解决了,悦宁也就抛开了,琢磨着今次乐雅来做客,她一心想着裴子期,还没来得及向乐雅展露一下自己的手艺呢。不过还好,她的父皇要陪她来吃晚膳,那就让她先在她的父皇这儿一展身手。

悦宁想着,便开始挽袖子,挽了半天觉得这宫装实在繁复累赘得讨厌,便又一挥手,朝红豆道:“去,给我找个窄袖的常服来,我的围裙也拿来,还有还有,找块布来把我的头发包上。”

“殿下……”

“我要去弄几个菜让父皇尝尝。”

“殿下……三思……”

“思什么思!”悦宁白了两个宫女一眼,却总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要紧事,再一看红豆递上来的花布围裙,她总算想起来了,“糟了!我把花姐姐忘了!”

“花……姐姐?”

站在一旁的两个小宫女一脸疑惑。

这一晚,悦宁抱着要让自己的父皇刮目相看的心态弄了好几道菜。当然,她不可能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就学到花蓉的全部手艺,真正下了苦功去练的,还是那鲜鱼汤。小厨房的李姑姑见到悦宁这般架势,也觉得悦宁有几分样子,便就让了一半厨房给她。

等皇帝来的时候,他看见的就是一大桌子菜,和一个打扮得跟厨娘差不多的女儿。

她有点儿憔悴,但双眸熠熠,看来很有精神。

皇帝心里又泛酸又难过,就这样把一顿本该有的训斥咽下去了。不过,等皇帝坐下来,看着这一桌子的菜,突然又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他这个女儿做的东西……能吃吗?

一旁的内侍是最会穿揣摩皇帝心思的,赶紧喊了小太监过来试菜。

皇帝狐疑地盯着那小太监看了半天,才终于愿意动了动筷子,夹了自己碗里的一块鱼肉。

“嗯……”

“父皇,味道怎么样?这可是我亲手做的!”

“还……还不错。”皇帝的心始终吊着不敢放下来,尽管口中的菜吃起来味道尚可,也没什么奇怪的地方,但他只要一想起过去那些随手便可举出来的“惨烈事件”,就不敢多吃了,随意动了几下,便放下了筷子。

“宁儿,朕知道你在宫外头受了委屈,此事就当作是个教训,以后你可不许再胡闹了。”皇帝摆出一副严肃又不失慈爱的态度来,说道,“不过此事始终不好闹开,朕便不找这个由头。你回来后,朕已经暗自派人彻查苏家,很快就能将那个苏岩重重处置了。”

“父皇——”

什么时候该撒娇,悦宁总是能把控住机会。

“宁儿知道错了。依我看,父皇既然要抹掉此事,那就狠狠惩治那个苏岩也就算了,其他人……”

“嗯?”皇帝笑眯眯地问她,“怎么?你要给那个裴子期说情?”

“……那裴大人也的确算得上将功赎罪了。”

“你这孩子,就是太过心软了。”皇帝不为所动,只道,“闹出这么大的事来,他裴子期要是没一点儿功劳,朕早就将他撤职查办了!如今只是让他先闭门思过,算是轻的了,朕已是看了长公主的面子。”

皇帝这话一说,悦宁算是明白了。

她的父皇憋了一肚子气,不会这么快就能消气的,就这闭门思过的处罚,还是看了裴子期的伯母,嫁入裴家的那位她的长公主姑母的面子呢!

悦宁不敢再劝了,万一再让皇帝看出什么端倪来,要治裴子期一个诱骗公主的罪就不得了了。

接下来这几日,大概是悦宁公主殿下长这么大以来最最懂事听话的一段日子了。她既没有在宫内闹得鸡飞狗跳,也没有偷溜出宫再生什么事端。甚至连宫内的小厨房都没有如同从前那样三天一大修两天一小整。她闲着就去厨房看李姑姑弄各式各样的点心和小菜,闷着就自己看看书,小睡片刻,还真成了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淑女了。

看到李姑姑做饭,或是自己翻看话本的时候,悦宁难免就要想到花蓉。

她想着自己这么突然消失再也没有回去,不知花蓉会不会担心,也不知道花蓉的相公花姐夫有没有借此机会回去小店帮忙。这一切都没有消息,她只能急切地等着乐雅什么时候入宫来给她消息,等着裴子期给她的回信。

这一等,竟然就不知不觉过去了半月。

这个半个多月里,悦宁从静静等待变成着急上火,后来甚至跑去找她的母后问乐雅的状况。搞得皇后很有些莫名其妙:“这不年不节的,她哪有空入宫?你怎么突然这么想起她来了?”

“……太闷了,想找人说说话。”

“既然你这么想她,那本宫明日就接她入宫来与你聚一聚。”皇后不疑有他,知道她们姐妹感情甚好,便做了主,派了人出宫去通传一声。

“母后最好了!”

悦宁有些后悔了,自己怎么没早点想到这么一招呢!

然而,到了那一日晚膳时分,派去传话的人回来回话,却说乐雅近日都入不了宫了。

“怎么回事?”

“大公主殿下有喜了!”那传话的姑母笑道,“才刚一个来月,驸马府里紧张得不行,可不敢让殿下这个时候入宫。万一有个什么差池,那就不好了。”

“哎,应该的应该的,才一个来月,正是要妥当养着的时候。”皇后也跟着高兴起来。

“……”

悦宁这一回,可算是又知道了什么叫作人算不如天算了。怎么刚好这个时候乐雅就怀上了呢?自然,怀孕那是大喜事,尤其乐雅与她的驸马琴瑟和鸣,这孩子是他们两人感情的延续,更是大大的好事。

但她的那一碗鲫鱼汤……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到呢?

“对了,大公主殿下还有东西带给二公主殿下。”那回话的人对悦宁道,“奴婢已经派人送去了二公主殿下的宫里,殿下快回去看看吧。”

“哎!”

悦宁公主殿下拎着裙子,跑得像只欢快的兔子。

乐雅送来的东西很多,大包小包,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有,多半都是一些在宫外才有的,比较有意思的玩意儿。悦宁翻找了半天,也没找出什么端倪来。偏偏她还心怀鬼胎,不敢让别人动手,只能自己慢慢地拆看。

“殿下这是在找什么呢?”小宫女红豆压低了声音问松籽。

松籽摇了摇头,她也看不出来。

两个人唯一能看出来的,就只是悦宁找得很急。

不过悦宁没发话,红豆与松籽都不敢插手,眼看着悦宁花了小半个时辰将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拆开看了,又乱糟糟地扔在那儿,急得额头上都出了一层细密的汗,也一无所获。

松籽略微一想,倒是突然想起来了点什么。

“对了,殿下,还有一个食盒,说是大公主殿下亲手做的小食。”

“什么小食?我不想吃。”

咦?不对,乐雅不是怀孕了吗?怎么还能做什么小食?以悦宁对乐雅的了解,她那个姐姐乐雅可是光会吃不会做的,也一点儿都没有下厨的兴趣。

“等等,食盒在哪儿?拿来给我看看。”

红豆连忙去将放得最远也最不起眼的一个小食盒拿了过来,放在了悦宁的面前。

悦宁伸了伸手,又犹豫了一下,才将那食盒的盖子打开。里面……会不会是一封信?一封来自裴子期的回信?悦宁满怀期待,探头往里一看,愣住了。

食盒里装的并不是信。

白瓷碟子,装了几根红通通的冰糖葫芦。

这还真如乐雅所说,就是一道小食。

悦宁有些不敢置信,将那碟冰糖葫芦端了出来,又仔仔细细地在食盒里摸索查看了半天。最终,她什么也没有找到,盒子里就只装了那几串冰糖葫芦。

真的没有……

悦宁累得像狗,就这么顺势坐了下来,然后随手拿了一串冰糖葫芦,咬了一口。

外头是厚厚的冰糖,里头是酸甜可口的山楂果。

“……好吃。”

悦宁由衷地赞叹了一句,就这么将一串冰糖葫芦三口两口地吃完了。站在一旁的红豆与松籽面面相觑,完全看不透她们眼前的这位公主殿下了。

这一日,注定又是一个期待落空之日。

悦宁也懒得找了,就这么坐在桌子旁边,一边吃着冰糖葫芦,一边看着红豆与松籽两个收拾那被她翻得乱七八糟的大包小包。她好像很久很久都没有吃过这种在宫外随处可见的小食了。悦宁模模糊糊还有些印象,幼时她常跟着母后出宫到各皇亲国戚中走动,在宫外的路上,她偶尔会掀开车帘看一看外头,就常常看见有插满了冰糖葫芦的垛子从车窗旁经过,她闹着要吃,可那宫外的东西毕竟不干净,宫女们没一个敢下车去替她买的,何况皇后也不许。

后来是怎么吃到的?

她不记得了。

难道真如她的母后所说的那样,是那个邵翊偷偷出来买了再藏着进去给她吃?

若是真的,那邵翊小时候可还算是个不错的人。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