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 意外之外(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翌日武轻尘身着一身素衣前往紫竹林,本加快的脚步慢慢缓下,最后驻足,皱眉转身,“你出来吧。”

唯命从树上飞下站在她面前,脸色严肃。武轻尘静望他,一声苦笑,“你的命真是硬。”

唯命缄默。

“恨我吗?我要你死。”武轻尘微眯眼眸。

“唯命职责便是保护小主,哪怕小主要取唯命性命。”

他永远都无喜无悲,一具惟命是从的躯壳罢了。武轻尘盯着他,“见灵公主即将要成为孟长安的皇后,我要你办一件事。”

“小主请吩咐。”

“帮我把一封信带给孟长安。”

唯命微微一怔,确信自己没有听错武轻尘的吩咐,他好不容易找到她后,她誓死不愿再联系皇上,也不让他告知她还活着的消息。而如今……“是。”

武轻尘从怀里拿出信,递给他,看他远去后,这才转身步履匆匆。在树林深处的木屋里,看到白少正正要往外赶。“少正?你要去哪里?”

“你总算来了,我听说宫里出事了,公主居然放走死囚,又忽然明宛国会有皇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担心你有事,所以想来找你。”白少正急急道。

“我没事……公主以为在牢里的人是你。”武轻尘抿唇。

“公主?公主认识我?”白少正更加疑惑。

武轻尘进屋子,提起桌上笔墨,在宣纸上画出见灵容貌给白少正看,问他是否记得画上之人。白少正想了会儿,眉头紧皱,“我想起了,我是救过这位姑娘。”

“难道她竟是……”

武轻尘朝错愕的白少正点点头,看着他渐显愧疚,心里百味杂成,神女有心,襄王无梦,或许对见灵而言是个美丽的梦,可这梦醒的代价如此之大,她始终觉得愧对于见灵,无奈写了封信,望孟长安能好好待她。“对了,你的伤势养的如何?”

“已经无碍,我现在每天练剑自如,生龙活虎。”白少正拍了拍胸脯,扬起笑容。

小时候的白少正又回来了。武轻尘心生安慰,点点头,“那就好,不过你还是再小住几日吧,现在还没有你可以帮忙的事。”

“怎么了?进展不顺?”白少正敏锐地感觉到武轻尘心里有事。

武轻尘默认,昨日她拿着拓下的印泥潜入歌的房间,在那幅画下果然找到了一个秘密的机关,拓下的鹰形是钥匙,可是进去后并没有找到兵符,也没有什么金银珠宝,而是一些很简陋的农家工具,甚至是几件布衣褴褛,毫无收藏价值。她怕被人发现,迅速地离开,直到现在细细想来,都还是满心疑惑。

“我帮你打探吧。”白少正提议。

“不行。你从外围硬来,会有危险。”武轻尘摇头。

“答应帮你那天起,我就把命交给了你。”白少正正色道。

武轻尘望他,心里如一轮暖阳东升,仿佛儿时练剑时,可以依靠他尽情做任性的自己。“我知道,可我不想再失去任何一个亲人。”

“静儿。”白少正轻唤道。

武轻尘微微一怔,好久没听到有人唤她这个名字了,时光错论那一抹模糊的记忆。

“你们两个在聊什么呢。”闻声间,若雪已经推门进来,见两个人都失神对望,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可脸上强附笑容。

“没什么。”白少正恢复清冷,柔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给你带了几味可口小菜还有冰糖雪梨,天渐入冬,可以润肺暖胃。”若雪把手腕上提着的盒子放下,冲武轻尘笑,“武姑娘你也一起吃啊。”

“谢谢。”武轻尘微微一笑,她识趣地告别,“我就是来看看少正伤势恢复的如何了,见他无恙也便放心,还有事要做,你们两人吃吧,我就先走了。”

“我送你。”白少正赶紧上前。

“不必了。”武轻尘含笑关上了门,若雪喜欢白少正,她在喜乐楼时就看出来了,若雪虽出自风尘,可言谈举止尽显脱俗,人品端正,才女,侠士,很是般配。

从紫竹林出来,武轻尘路过天的府邸,她按照原先说好的把要传递的消息放在石狮子后边,刚要离开,便看到一辆颇为熟悉的马车缓缓驶来。武轻尘探头寻望,立刻傻眼,从里边最先出来的两位美女便是那天逃避唯命躲上马车时所见!这是公子下的马车!她迅速转身,生怕他看到自己。只听家奴迎上前恭敬地喊道,“四皇子,您来了。”

……原来他就是四大皇子朝歌天下的四皇子下!

待他们走进去后,武轻尘缓缓转过身,打量着面前的这辆马车,上前两步那浓密的香味肆意流淌,仿佛此车是花朵做成。都说四皇子下相貌出众,风流无双,恨不得成天醉生梦死在温柔乡里。有幸和他有过萍水相逢,着实如此。

看来若是从他身上下手偷取兵符,喜乐楼是个突破口。

这么想来,她心里有了一个绝妙的计划。

届时,歌的府邸。

歌静立在书房窗边,望着盆栽出神,这是一盆满天星,他第一次看到武轻尘时就觉得她如此花,俏丽活泼,在芸芸众生中能与众不同。她的盈盈媚眼,波光流转间让人看不透深处的心思,原先只当她是古灵精怪,可现在……

“二皇子。”这时门外有人叩门。

“进来。”歌回过神。

一身形娇小的男子进了来,双手恭敬作揖,低头回话,“皇子交代小的的事,小的已去查验。”

“如何。”

“这姑娘是由三皇子送进宫的,她原本是哪里人,是何背景,是何身份,无从查起,一无所知。仿佛是……”

“是什么?”

“仿佛……凭空出现,如一张白纸。”

歌犀利的眸光变得深邃,他轻抚开花的满天星,微微皱眉,凭空出现,一张白纸?那掩盖的背后到底是怎样的浓墨重彩呢……武轻尘,你到底是什么人?“继续给我查。她见过什么人,去过哪里,她的喜好厌恶,哪怕是一丝一毫的线索,都要给我挖地三尺地找出来。”

“是,二皇子。”男子迅速离开,门外的日光照进来又迅速地被锁在了外头,那透过窗纸折射的阴影将歌的影子拖进了黑暗里去。

喜乐楼。

武轻尘握着茶杯坐在若雪的香闺阁等她回来,推开小窗便能一览楼里风景,那些酒肉之徒,好赌之客忘我尽情,眼里尽显纵欲,或许外头的日出日落都无关他们,他们索要的便只是今朝有酒今朝醉,醉生梦死花丛间。这时若雪推门进了来,看到武轻尘有些意外。“武姑娘,你怎么来了。”

“叫我轻尘吧,以后,别姑娘长姑娘短了。”武轻尘给若雪倒了一杯茶,“来,喝杯茶润润喉。”

“好,轻尘。”

“我来找你是有件事想让你帮忙。”

“但说无妨。”

“我想成为喜乐楼的头牌。”武轻尘看着若雪差点没被茶咽到,

微微一笑,补充道,“只要一个月的时间。”

若雪柳眉微扬,“你是想?”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