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肆 爱即是恨(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啊……”武轻尘回身叫太医,下一秒就被一股力道往床上扯去,她毫无防备重重地跌在了歌的身上,触及到他的伤口处,惹得他脸都拧成了一团。

“你没事吧?快,让我看看你的伤口!”武轻尘慌乱地要去扒他的衣服,歌苍白的脸咧开大大的微笑,“没事,死不了,别紧张。”

“你!你什么时候醒了的?!居然敢骗我!”武轻尘瞪眼,气不打一处来,高高抬起的拳头,又咬唇轻轻地落下,“你知不知道你的这条命是捡回来的!你知不知道……我,我生怕你醒不过来!”

“我知道。”歌抬起手轻轻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虚弱地说道,“昨晚我去天上游荡了一圈,听到你不停地喊我回来,本皇子不敢违夫人之命,只好回来了咯。”

“你就知道胡闹……”武轻尘气得不轻,她的担心受怕被他利用来当成玩笑,侧过身子不想理他。

歌扯了扯她的衣袖,收起拽拽的笑容,“是我不敢相信,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是你,我想确认一下是不是真的。”

“……”武轻尘转过头,看着他撒娇不时偷瞄她的样子,再生气的心都被融化了,她起身,“我去给你倒点水吧。”

“嗯。”歌点点头。

武轻尘将歌扶起来,他躺在她的怀里,抿了一口她递上来的茶水,转过头近在咫尺地望她一脸的倦容,感动而又心疼,“你守了我一夜,辛苦了。”

鞥这样陪着你,不是辛苦,而是幸福。武轻尘微启的唇轻轻闭上,“你还要喝吗?”

“二哥醒了?”闻声间,公子下领着太医踏步进来,阳光被挡在屋外,安静宁好的氛围跑得无影无踪。太医给歌行礼,上前为其把脉,诊断。武轻尘退到一旁,听到太医汇报歌已经安然无恙,只要稍加调理,伤口不碰水,假以时日,就可以完全康复。

“我就说二哥人中龙凤,福泽深厚,怎么会有事呢。你等去向父皇禀报这个好消息吧。”下吩咐太医等离开。

“刺杀父皇的刺客可有去追查?”歌看向下。

“二哥放心,已经着人去查了。”下点头。

“你也受伤了?”歌看到下右臂缠着的绷带,挑眉。

“和二哥相比,小伤而已,不足挂齿。”下淡勾嘴角。

“大家没事就好。”歌看向武轻尘,“轻尘一夜没睡,我现在已经没事了,四弟,你送你嫂子回房休息一下吧。”

嫂子?你真以为父皇金口玉言,已经定了乾坤了。下兀自冷笑,表面已经亲好,“好,二哥好好休息,四弟等一下再来看望。”

入冬的早晨,冷风浸过姣好日光还是透着刺骨寒意,邰和山山间的寺庙分东厢房和西厢房,东厢房主贵,皇上和皇子们会在这边歇息,两边厢房以庭院连接,武轻尘和下穿过庭院,不禁哆嗦地来回搓手,公子下把披风取下来给她披上,熟悉的香味弥漫过来,抵触地将其推开,“不用了,谢谢。”

下的披风搁置半空,他从未被女子弄得这样好没面子,仿佛遇到她起,他人生里的从未有过皆要成了习以为常。

“怎么?恼我那天黄昏对你说的话?”

“奴婢不敢。”

“奴婢?”下冷冷笑讽,“算了吧,在宫里遇到你的那一天,我就看出来你绝非普通女子。更何况……”

“你是堂堂明宛国的静阳公主。”

武轻尘抬起头,若眼神能够刺死一个人,她真希望他能够就此闭嘴。

……

那日山脚下,二皇子歌离开后,下留住武轻尘。

“你注定要成为我的王妃。”

“奴婢不懂四皇子的意思。”武轻尘警惕下口里的笃定和自信。

“你和明宛国的国君孟长安究竟是什么关系。”下锐利的眼神射向她。

武轻尘心咯噔了一下,下难道知道了什么?他不会无缘无故提到孟长安这个名字,她藏于袖里的拳头紧握,努力使自己镇定,“奴婢只是小小的宫婢,怎么会和明宛国的国君有什么关系,四皇子真会说笑。”

“我就知道你是不会承认的。”下从怀里拿出一封信,“那这封信又是什么?”

她亲手交给唯命,让唯命带给孟长安,不可能会落到旁人手里。难道唯命在他手里……这些时日都没有看到他……

下缓缓地打开信,扬起下巴一字一句地念起,“孟长安,见信如晤,你一直都在找我,我一直不愿见你,今日托唯命带此信是想求你一件事……”

武轻尘的心一点点地抽紧,忘记了呼吸。

“你一小小奴婢能直呼明宛国的国君之名,通篇信里的一字一句含有命令的口吻。可见你和他的关系非同一般。武轻尘,单凭这封信我就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你知道吗?”下把信捏在拳心,凑近她的脸,压低声音,窥探她的反应。

“……”

“孟长安自继位以来,不设后宫,不近女色,朝廷上下为讨其欢心,进贡美女,却总是被搁置冷宫,难入圣眸。听闻是因为孟长安难以忘记他最初所爱,也就是前朝的静阳公主。据说静阳公主在一场大火里已身亡,可孟长安致死不信,始终坚信静阳公主还活着,堂堂国君也是一个痴情种。莫非你就是……”

“不!不是!”武轻尘激动地咬唇,“我不是静阳公主,静阳公主已经死了,我是武轻尘!”

下一怔,犀利的眼眸逐渐温和下来,打量面前极力否认的武轻尘,静阳公主美貌无双,聪明绝世,是明宛国前朝皇帝最钟爱的独生女儿,他虽在郝卿国,可静阳公主的大名早已如雷贯耳。那一场大火夺去了她的生命,让他遗憾了好久,此生未能有幸一睹风采。“原来你就是静阳公主……”

“你到底想怎么样?”武轻尘抬起头,眉峰高耸,表情决绝。

“我想你做我的王妃。”下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你并不是真心喜欢我,你只是想赢二皇子而已。”武轻尘说道。

“随你怎么说。做我的王妃,我不揭穿你的身份。”下别过头去,“划算与否,我想聪明如你,应该算的清楚。”

“好,我答应你。”没有片刻犹豫,武轻尘颔首同意。

为了保命,为了复仇,她必须得这么做。

……

“我已经答允你了,还请你遵守你的诺言,从此后,我的身份烂在肚子里,永远不要再提。”

“二哥已经拿到了皇上的圣旨。”

“我会亲自和皇上说,我不喜欢二皇子。”

“很好。”

“四皇子若没别的吩咐,奴婢先回去了。”武轻尘敷衍行礼,转身。

“也许你现在恨我,可之后的某一天,或许你会感谢我。”四皇子看向天上的流云,轻轻说道。

他的余光紧紧包裹她离去的背影,眼角含伤,隐忍成灾。

从你眼底没有为我波澜泛起,我的心开始为你涌动涟漪。

多好笑,多宿命。

邰和山后山是皇家祭祀的场地,这日天微亮,皇上就领着群臣和四皇子下开始祭祀大典。二皇子歌因为有伤在身,特地应允卧床休息。

武轻尘抱了点柴火回来准备熬些粥给歌,没想到歌从房间里出来在庭院里耍起了剑来。只见他一身藏青色长衫都没系好腰带,头发随意用黑绳束起,虽衣着散漫,精神倒是好了很多。

她急急地走过去,抢走他手里的剑,“太医让你好好卧床静养,你倒好,起来了!不但起来,还耍什么剑呢!”

“我若是再躺下去,身子只怕是要废了。”歌不满撅嘴,“我得赶紧看看我的双手还能不能动,双腿还能不能跑。万一残了,可如何是好。”

“就你鬼话连篇,赶紧回屋躺着去!若珍不愿意躺着,就安静坐在这儿,若是把伤口弄裂了,我可不管你。”武轻尘按他在石凳上坐下,把剑带回屋去。出来时见他又不安分地把丢在地上的柴火放到炉罐下,点着。

见武轻尘走了过来,他蹲在地上笑,“我不想你太辛苦。”

“……”武轻尘别过头,猛眨泛红的眼眸,“我只是一介奴婢,自然干再多的事都不辛苦的,二皇子你多虑了。”

“你再这样说自己,本皇子可是要生气的。说了多少遍了,你是本皇子的王妃。什么一介奴婢!”歌不悦地纠正。

“好好好,我的好皇子,你给我坐好了,别在这里碍手碍脚的。”武轻尘伸手去端药罐,被烫地叫出声来。

“没烫着吧?我看看。”歌握过武轻尘红肿的手指,心疼地皱眉,“你看看,你看看,还说我碍手碍脚,放着,我来!拿这个若是没有垫手的布,就用自己的衣衫……”

看着一个人会发自内心的笑,听他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都觉得是美妙的乐曲,这样的爱,是否已成了一个不能掠夺走的梦,无论沧海桑田,无论红尘流逝。

玉米瘦肉粥,味道香甜,肉末可以开胃,歌将满满的粥锅喝得底朝天,意犹未尽道,“真好喝,比那些苦药好喝多了。”

武轻尘笑着把腰间的绣帕递过去,“给你。”

歌刚想接,眼珠子一转,又把手缩了回去,抬起下巴道,“你帮我擦。”

“……”这个家伙。谁又能敌得过这个无赖二皇子呢?武轻尘只好乖乖从命。歌满意地眯着眼边享受边说道,“我得快点好起来,带你去骑马,邰和山后边的草地一览无余,风景美不胜收。”

“好,我等着。”

等你带我看遍山川,一生一世。

羽仙殿,地宫。

“恭迎大皇子。”风、雨、云、雾四人跪地迎大皇子朝。朝手握绳索,脚踩秋千踏板,平稳落地,径直走向龙座。

“事情办的怎样?”

“刺杀皇上未能成功,刺伤了二皇子,剑刺得很深,不知二皇子能否存活。”

“哦?”

“四皇子受了一点轻伤。”雾补充道。

四人见朝没有说话,赶紧跪地请罚,“末将等办事不利,还请大皇子惩罚!”

“你们继续做手头上的事,这次目标换一下。先下去吧。”朝抬手,晃晃衣袖。

“是。”

是福是祸兮,现在评判还为时尚早。朝一开始就没有想过刺杀这件事会成功,可不管成功与否,都对他不会有坏处。若死了皇上,兄弟四人的机会均等,可救驾中无论是谁有损伤,有利无害。

更何况按照之前预料,现在的结果没有意外。二弟生性坦荡,有勇有谋,他对父皇一定是拼死保护,这一剑若是要了他的命,他就少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若没有,父皇对他一定更加疼爱偏帮,同去的四弟下心里又怎么会无动于衷呢?

琉璃地砖透出丝丝寒气,似某人心底盘算的阴谋,在聚拢更冷的冬日。

两日后,皇上祭祀回来,武轻尘迎上前,发现他面色凝重,回身对四皇子下说道,“准备一下,速速回宫。”

“是,父皇。”

武轻尘见状,不禁疑惑发生了何事。

皇上看了一眼她,眉头紧皱,“李默思死了。”

李默思,李大人,是主二派的重臣,也是皇上倚重的老臣子,宫里来人禀报说李默思昨夜猝死家中,死于心悸。

若说莫闲云的死是意外,可紧接着又一名重臣死了,这说是巧合,也太牵强了。皇上隐隐察觉这不是意外这么简单,于是欲速回宫,查清始末。

“歌呢?”

“二皇子在……房里,需要奴婢去请他吗?”武轻尘不能说歌去了马厩,兴奋地说要挑两匹好马,带她去驰骋草原。

“不用了,寡人和下先回宫去,歌还有伤在身,不能急于赶路,寡人会遣一小部分人马护送你们随后赶回的。”皇上说道。

“是,皇上。”武轻尘目送皇上匆匆离开的背影,不敢耽搁,前往马厩寻歌。

歌挽着袖子在给二哥喂草,他曾经跟着将军出去打仗,对马儿有特殊的感情,现在见灵虽然成了明宛国的皇后,表面上看,两国交好,其实他知道,总有一天两国会交战。因为一山不容二虎这个道理亘古永存。见武轻尘急急而至,笑着摆摆手,“你来了,不用那么急的,你可以慢慢过来的。”

“歌……”她唤他。

“怎么了?”歌见武轻尘脸色有些变样,快步走过去。

“李默思大人死了。”

“什么时候的事?”歌挑眉。

“皇上刚刚回来,急着要赶回宫去,就是因为这事。”武轻尘看向他,“你怎么看?”

“李默思的死看上去像是下对我的报复,因为死的是莫闲云。”

“看上去好像是你和四皇子之间的战争。”武轻尘抿唇,“可实际上,应该是有人操纵了这一切,目的是让你和四皇子……”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歌接上武轻尘的话。

可是谁是那个渔翁呢?

两人相望而视,半晌谁也没有说话。

“我们提早回宫去,悄悄地。”

武轻尘点点头,两人身后的二哥嘶鸣了一下,她越过他的肩膀,神情失落了一下。

“不过,我们还是可以驰骋一下再回去的。”歌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笑着拆穿了她的心意。

届时天的府邸,书房。

天静坐书案前,提笔在练书法,宣纸上的“轻”端正有力,窗边传来响动,下一秒探子便恭敬跪在前头,低声道,“属下参见三皇子。”

“邰和山之行,有什么动静吗?”

“皇上遇刺了。”

“皇上如何?”天的毛笔顿了一下,凝眉问道。

“皇上平安无事,二皇子身负重伤,四皇子受了一点轻伤,武小姐安然无事。李默思的死,让皇上决定提前回宫,而因为二皇子身上有伤,皇上留了一小部分人批准他迟些回来。”

“刺客呢?”

“那些刺客武功高强,随行的侍卫死了很多,而刺客一个都没有抓住。”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天听罢,把毛笔搁下,勾起嘴角。

“三皇子,二皇子和四皇子现在相互内斗,我们在关外的军队是否可以加强训练,以便不时之需?”

“这么明显的内斗,斗得真是很有意思。”天脸上浮现一丝迷离的笑意,瞥向跪地的探子,“暂且按兵不动,去查出那帮刺客到底什么来历。下去吧。”

“是,三皇子。”探子从怀里拿出一本册子呈上,迅速地消失在夜色里。

天把册子拖过来,打开来,第一页,武轻尘从马车上走下来,第二页她被二皇子抱上了马,第三页四皇子把披风系在了她的身上……

他的手指轻轻地滑过她的脸庞,像是在弥补这拙劣的画工,依稀记得初识她时,她的耀眼夺目,他一开始就知道她的光芒注定不会属于他一人。

后悔吗?送她进宫去。

天不止一次问自己。

夜色降落,邰和山山脚下出现两匹马,武轻尘和歌撇下所有人,让他们按照原定计划回来。他们要偷偷地溜回去,在暗处好好地把那个渔翁给挖出来。

赶路颠簸,歌又有伤在身,武轻尘时不时借口说累了要休息,硬是拖他从马下来休息一下。回到北街,比歌预想的时间晚了半天有余。两人牵着马在北街上走着,头顶上方的已是夜色深沉。

路上行人纷纷,归家心切。武轻尘在凤凰酒楼前停下来,“我们在这里吃点东西吧。”

“是,夫人。”

“你!”

“我们现在要低调,得扮成普通夫妻。不同意吗?”歌振振有词。

“……”武轻尘反驳不了,闷声催促,“还不快走。”

小二热情相迎,歌豪气地往空桌上甩袖而坐,“上一些好菜,另外再要二两酒,要烫过。”

“好嘞!”

“等等!把酒给撤了。”武轻尘阻拦道,“你忘了,你不能喝酒。”

“夫人怕我酒后乱性吗?”歌挑眉坏笑。

“……”

“好~”见某人快要鼓起的腮帮子,歌无奈撅嘴叹气,“听夫人的。”

“……”武轻尘怀疑他明明就知道她不会让他喝,才故意这样说,以此来占嘴上的便宜!

菜上齐后,歌夹菜给武轻尘,轻声说道,“吃完早些休息,养精蓄锐。”

她点点头,明白他是要半夜行动。

饱餐一顿后,两人要住宿,掌柜的拨弄着算盘,“两位客官是要一间房还是两间呢?”

眼瞧着歌的“一”字就要呼之欲出了,武轻尘猛地踩了他的脚背一下,“两间。”

掌柜的抬起头,赔笑道,“二位,不好意思,小店只剩下一间厢房了。”

“怎么会这样!”

“方才我听这位公子唤这位姑娘夫人?这不是夫妻嘛,自然是一间就足够了呢。”掌柜的劝道,“何必,浪费银子要两间呢,你说是吧?”

“本姑娘有钱不行吗!”武轻尘瞪眼。

“这……”

“惹夫人不高兴的下场就是要独守空房。”歌作无辜状地扣了扣桌子,“掌柜的,你看看还有没有空房了。”

“是真没有了,有小的怎么会有银子不赚呢?客官您说是吧?”

歌转头看向武轻尘,表情好像在说,“瞧,我已经尽力了”。

“……”武轻尘咬唇半晌道,“带路。”

“好嘞——二位客官这边请——”

武轻尘转身之际怎么感觉到有家伙在身后偷笑呢……“这个家伙……”

小二把热水提进来,武轻尘正琢磨着要不要让他先洗时,他把包袱打开,拿换洗的衣服出来,回身见她呆站着,“怎么不洗?赶了两天路,不是嚷嚷着身上都是臭味吗?”

“……”还不是有你在。

“难道是在等为夫伺候夫人洗澡吗?”他歪着脖子正经调侃。

“……”武轻尘咧嘴配合他笑了一下,立刻拉下脸,“还是奴婢伺候您先洗吧。”

洗完你就给我滚出这间屋子,这样才防止歹人偷看。

“既然夫人如此谦让,那……我们两人一起洗吧?”

“……”你敢!

“好了,不逗你了。”歌走过来把屏风打开,将热水倒进浴桶里,走出房间把门关上,“你先洗吧,我给你把风。放心,绝度不会偷看,你放心洗吧。”

隔着门板,他的身影比原先更高大一些,武轻尘的心暖暖的,她对着站在门口的某人张开嘴,很轻很轻地启唇,“谢谢相公~”

沐浴完毕,换上干净的衣裳后,她把门打开,“好了,你可以……”

他的唇稳稳地落在她的嘴,他狡黠的使坏装满了她讶异的眸仁,压紧唇线,趁她不备,香舌溜进她的防御地带,尽情扫荡她的城墙,霸道中辗转温柔。武轻尘瞪大的眼睛慢慢温和微眯,第一次回应他的吻。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