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伍 下的王妃(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两日过后,武轻尘和歌留在邰和山的一众队伍也已回了来,两人必须要去宫里报道。

傅天禀和李夫人的死,让皇上大发雷霆,回到宫里后,武轻尘在菲儿的饮食里下了一些散力粉,令其每日都无精打采,以为自己病了,让她接班奉茶。她因此能够出入御书房,打探前朝的最新情况。

邰和山的那些刺客,四皇子下动用江湖的力量,都没有发现过这样的一群人出现过,这些刺客好像是横空出世一样,没有身份没有信息,无处可查。三皇子派人检查过莫闲云和李默思的尸体,毫无线索,包括傅天禀和李夫人的尸体,一剑封喉,手法十分干净利落,从剑法来看,相信和那些刺客是同一伙人。

御书房内,三皇子和四皇子垂首而站,皇上把武轻尘端来的茶水扔到了地上,听罢他们的回禀,龙颜大怒,“无据可查!毫无线索!你们是什么意思?!意思是根本抓不到了是吗?!寡人的天下居然让这些刺客来去自由,岂有此理!”

“父皇息怒。”三皇子和四皇子皆跪地。

武轻尘见状,将在地的破碎的杯片拾起放至盘中,跪地道,“皇上,奴婢有一计,不知皇上愿意听否?”

御书房内的三人皆抬起头,望向她,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诡异的安静。

半晌,皇上启唇,“说。”

武轻尘抬头看向两旁的奴才,没有说话。

皇上龙袖一挥,“你等都退下去。”

“是,皇上——”

等奴才们都退出了御书房,武轻尘这才缓缓道,“既然那些刺客神龙见首不见尾,那不如就引他们出来一次,我们设好天罗地网,到时候就算刺客有再高的功夫,也逃脱不了铜墙铁壁的包围。到时候再细细审问,奴婢不信没有线索,挖不出背后主谋。”

“那怎么引他们出来?”

“难不成你是想让皇上当诱饵?!绝对不行!”三皇子起身,态度强烈。

此时四皇子缓缓开口,“父皇自然是不能受到半点风险的,儿臣和父皇的体型最像,不如让儿臣来做诱饵,不知父皇意下如何?”

四皇子居然主动毛遂自荐,这让武轻尘有些意外,她看向他,脸上依旧是魅惑的慵懒浅笑,只是有些不同的是妖娆的凤眼透着一些不一样的笃定光芒。“三日后是父皇的生辰,到时百官同庆,到宫外游船湖上,是个绝好的机会。”

“若到时刺客没有出现怎么办?若到时让刺客得逞又怎么说?”三皇子依旧不依不饶。

“若到时刺客没有出现,父皇正好可以过一个太平的生日,若是刺客来了,正好能作为一个父皇的生辰礼物,祝父皇万寿无疆,郝卿国运长存。若是刺客得逞了。”公子下望向武轻尘,淡淡一笑,“轻则受点伤,重则也就是为国牺牲,怎么样,都很划算。”

“……”

“好,就这么定了。”皇上微眯起眸,斟酌再三拍案而定。

“恭送父皇——”

“恭送皇上。”

三皇子天的嘴角勾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武轻尘垂眉不去看任何人,拖着盘子转身也出了御书房。天方才的夸张举动,是想和她划清界限,而刚才下的举动是什么,她就真的不清楚了。

“轻尘。”武轻尘回头,下不知何时追了出来。

“干什么。”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武轻尘已经不想虚伪地迎合他。

“你冷冷的样子,也是这么美地让我窒息。”下挑逗一般地伸手拿过她垂在胸前的青丝。

武轻尘侧身,躲闪过他的手,“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我只是想支持一下你。”

“我可不会感谢你的支持。”武轻尘皱眉。

“邰和山上,我很羡慕二哥。”武轻尘撞开下的肩膀听到他轻飘而至地说道,“有你这样细心照顾。”

“……”她侧目他,目光紧绷,只见他黑眉微耸,凤眼柔长,永远搁置在媚美的容颜上的慵懒不羁此时透着缱绻温情,“若这次我因为你受伤了,你会不会照顾我呢?”

武轻尘凑近下的脸庞,看清他那无耻的撒娇模样,露出渗人的笑容,“我会。我会照顾你,因为我即将成为你的王妃。”

她转身的发丝甩到他的脸上,像一阵花香,他闭上眼睛,深知已经陷进了这香气的陷阱,无法自拔。忽然想起什么,武轻尘转过头,“你就打算一直关着唯命。”

下略有所想,舒展眉头,“他是我的关键证据,怎么能放。”

“好。”武轻尘本来也不想求他,求了也无济于事,冷冷一笑,“那你一直关着他吧,千万不要放。”

届时羽仙殿,大皇子朝在抚琴,一奴才进来行礼,“大皇子。”

“说。”大皇子头也不抬,缓缓说道。

“皇上三日后的生辰要在湖上游船。”

“湖上游船?如此新鲜,谁的主意。”大皇子挑眉,皇上之前的生辰都只在宫里大摆设宴,这次想到去湖上泛舟,一定是别人出的提议。

“武轻尘。”

朝听到这三个字,稍稍一怔,浮起笑容,“哦?是她,又是她。”

“听说这是要引蛇出洞,抓上次在邰和山遇到的刺客。”奴才补充道。

朝微眯起眸,目光扫向墙上的画,“抓刺客……”

奴才上前轻声询问,“大皇子,我们要不要……”

“既然她要抓刺客,我们就给她抓,而且要让她抓得声势浩大。”

“这……”

朝笑容渐深,让人看不出其中的含义。

三日后一早,逍遥庭。

武轻尘打着哈欠推开房门,刚想伸懒腰就被吓了一跳,睡意立刻全无——

歌一动不动地站在庭院中间,像一桩木桩,瞪着一双气鼓鼓的大眼。

“这一大清早的,你站在那里干什么呢?”武轻尘以为自己看错了,一步步地靠近他,伸手去捏他的脸颊,捏到了热乎乎的温度,她这才放下心来,“你怎么……不说话?啊——”

歌反手把她的脸给用力捏住,阴阳怪气道,“听说父皇过几天要龙舟泛湖过生辰?”

武轻尘使劲挣脱开他的手,揉了揉生疼的脸蛋,“你听说了呀。”

“父皇开天辟地头一遭在外过生辰,声势浩大,又怎么会没有听说呢。”歌把话反着说,“只是还是听说得晚了些。”

“你……这是什么语调嘛,怪我没提前和你说?”武轻尘探头看向他比冰块还硬还冷的脸。“多大点事啊,不就是我机灵聪敏,给心情烦躁的皇上给了一点特别建议,开导抒怀。这生辰若是过的舒坦了,皇上说不定会赏赐我点什么,你应该为我高兴才对。”

歌挑眉,“真的,只是这样?”

“切,那还能有什么。”武轻尘咧嘴笑,用灿烂覆盖心底的算量,避开歌的眼眸,歌啊歌,你能否不要这么聪明,你能否不要活在我的血液里洞察不想让你知道的事呢?

“那好吧,今年父皇的生辰,我想挑个不一样的礼物送上。”歌手托下巴,瞥她坏笑,“既然你这么机灵聪敏,不如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如何?”

“天下之物,我想在皇上看来,都不稀奇了吧?”武轻尘皱眉,这件差事不好当,费脑子。

“我也是这么想的。”歌点点头,勾勾手指,示意她把耳朵凑过来,“我想了半天,想到皇上什么都不缺,只缺一样。”

“什么?”

“小皇孙。”

“……”武轻尘这才反应过来,又上这家伙的当了!她伸手捶他,被他的大手牢牢握住,神情认真,“轻尘,我真不想再等了。”

“……”

这时,武轻尘听到有房门吱呀一声,菲儿出来了,她赶紧推开靠近自己的歌,“二皇子,您需要的茶叶奴婢会派人送到您的府邸,请问您还有别的吩咐吗?”

歌转头看了看身后右侧呆若木鸡站着的菲儿,了然一笑,“没了,那本皇子就先走了。”

“恭送二皇子。”武轻尘作揖行礼,余光处看到菲儿目送歌离开逍遥庭后疾疾踱步过来。

“轻尘姐姐,轻尘姐姐,二皇子一大早地来我们这里,干什么呀?”

“哦,没什么,他就是嘱咐我弄些好的茶叶给他。”

“二皇子一大早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事?”菲儿显然不信。

武轻尘敷衍一笑,“不说他了,咦,你脸色怎么这么差啊?昨晚没睡好吗?”

菲儿摇了摇头,止不住地打了个响亮的喷嚏,她疲惫地吸着鼻子,“可能是着了风寒,一大早上一直这样。”

武轻尘点点头,她给她用了散力粉,这种玩意会令人身子日渐薄弱,如今的深冬乍寒,自然是要着凉的,要说菲儿原本也是月眉星月、朱唇榴齿的俏丽模样,现在消瘦了不少,黑瞳都失去些许光泽。

武轻尘心有不忍,思索着缝个香囊给她。“我去御药房给你拿些药来,你回屋躺着吧。”

“谢谢轻尘姐姐。阿嚏——”风一吹,菲儿越发觉得身子发冷,武轻尘拥着她送至房内,给其盖上被衿,便匆匆移步御药房,抓了一些治风寒咳嗽的药回来,小火熬着,然后回到自己房内赶工做了一个香囊,里头放置辛夷花、桔皮等对伤风鼻塞有疗效的中药。

当她抬起酸疼的脖子,发现天已经黑了,刚想起身去给菲儿送点晚膳,这时有人敲门,竟是菲儿,“轻尘姐姐。”

武轻尘打开门,看到喝了药躺了一天的菲儿精神好了不少。她走进来看到她手里拿着一个香囊,不禁好奇询问,“呀,做工好精致啊,轻尘姐姐这是做给谁的呀?”

“做给你的。”武轻尘递上,“这里边我放了几味药,对你的身子有好处,你戴着吧。”

“这是给我的?”菲儿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将香囊用力一吸,然后迫不及待地挂在腰带上,“哇,真漂亮,没想到轻尘姐姐的手这么巧。”

“一个小小的香囊,瞧把你高兴的。若你喜欢,有空时我再做几个送你便是。”武轻尘微微笑,菲儿比她还小一些,她把她当成妹妹,总是会忍不住地想要去宠爱一番。

“谢谢姐姐,过几天便是皇上生辰了,这次特别一点会龙舟游湖,我一定要快快好起来,这样才能讨得皇上给的赏赐。”菲儿嘻嘻笑,撒娇地钻进武轻尘的怀里,天真的样子似韶光都不忍欺骗。“唉,真不想等了呢~”

菲儿无心之言,令武轻尘想起了歌说的话。

他不想等了,那腔眼底的炙热和真挚,便是她内心的忧伤。时光不等人,她知道,很快,很快她就要和他说再见。和他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每一份快乐,都会成为日后一遍又一遍温习的片段。

歌,到了那天,我只希望你不要太生气太难过。因为,我会比你更生气更难过。

晚间,武轻尘端着宵夜进到御书房,只见皇上在伏案披着奏折,便放轻脚步不敢打扰,走近后听到他舒心的笑声,和白日的愁眉不展判若两人。

“叫他们把船只给寡人装点的再富丽堂皇些,明宛国的孟长安要来贺寡人生辰,见灵也会来。啊……说起来,寡人好久没有见过宝贝女儿了。”原来他手里拿着的是一封信,只见他对着手里的来信看了又看,欢愉感慨。

武轻尘差点没握稳手里的茶,孟长安居然要来,他居然要来……他这是什么意思,她说过不想再见到他,他该不会是想痴心妄想带她离开吧?

武轻尘回过神来,把点心端出,收起盘子揣在怀里,赔笑道,“奴婢也好久没有见到公主了,不知道她在明宛国过的是否安好。”

“寡人的女儿,自然是要过最好的生活。”说起见灵,皇上的父爱之情就难以言表。或许,在见灵不在的这段日子,他对武轻尘特别的好,甚至在邰和山上能够救她,正如他在马车上所说的视她为女。

而那日离宫的见灵,眼底的恨意,如今,是否又会减少一点呢?

三日后,皇上生辰,郊外红叶湖,装饰缤纷的龙船缓缓划开湖面。

红叶湖是以两边栽满枫树,无论春夏秋冬,湖面的红叶都源源不断,铺天盖地开来,远远望去就似潺潺流动的是红色的水流,因此得名。

船身长999米,意味长长久久,福寿绵延之意,船内设有宴席大厅,优雅厢房间间相连,推开窗柩就能眺望湖面美景,设计之精良,装饰之华美,汇聚能工巧匠几天几夜的不眠不休之力,只为这天隆重开启。

文武百官及众人都在外头畅所欲言,谈笑风生,外面的喧嚣和厢房内的安静形成强烈对比,武轻尘在皇上休憩的房间点上凝神静气的杏香,垂眉拱手,“奴婢得去看看四皇子准备的如何,便先行告退。”

“嗯。”皇上不知是在思虑还是在静神,脸上没有神情,尾音余长。

替其关上房门,武轻尘一路往前右拐进第一间房,房门半掩,他只身背对,消瘦的背影令其身上的龙袍有些撑不起来。全天下能穿上龙袍且还被皇上应允的也就是此时此刻独他一人了吧。

她轻扣门条,听到他说进来。

武轻尘在他对边跪坐下,伸手将他头上的龙冠摆正,然后为其易容。下看着她娴熟的手法,浅笑自嘲,“想不到你还有这本事。”

武轻尘不答他,“外边好生热闹,大家都在等你出去庆贺生辰。”

“他们是在等皇上。”

“你现在就是皇上。”武轻尘正色提醒他。

“你希望我当皇上吗?”下也正色地望向她,轻勾的嘴角,令浅笑的容颜更加妩媚,透着蛊惑的美。

武轻尘望着他,挑眉,“天下百姓应该不希望君主是个风花雪月的风流皇子吧。”

“若我为你专情此生呢?”下握住她的手腕,眸光温和而坚定。

专情此生?这四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真是讽刺,她甩开他的手,淡淡嘱咐,“待会儿出去后,按我们之前说好的做就可以了。”

他被甩开的手搁置半空,目送她走出房间,头也不抬地关上房门,水晶珠子一般的杏眼中间似暗淡了整片星河,他的心一点一点地冷下来,像是坠入了一个冰洞,拼命想寻一丝半粟的温暖,却成了最可笑的行径。

武轻尘,若我不拿你的身份威胁你,我又怎么能把毫无胜算的现状扭转乾坤?之前我觉得若你对我丝毫没有在乎,还不如恨我,可现在为何又贪心了起来……菱花镜中,下看着黄袍加身的自己,此时已经改头换面,和父皇长得一模一样,一个从未有过的念头闪现而过——

若我成了天子,是否能攻下你心底坚不可摧的城池。

届时武轻尘走上船岬,看到歌和几个大人在把酒言欢,天站在一旁独自小酌,鲜能见到的大皇子朝这次终于也在,手握长笛站在船头,从未见过比他更优雅入画的男子,一种光亮至美的气息被风传送过来,衣裳是上好的冰蓝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他的背脊笔直,像是蕴含着一股神秘的巨大力量以一种无言的方式,使人感知。笛声悠远,天空的飞鸟似成群结队而来又不愿离开,也是醉在了这美妙之音里。

初次见他,他就在花海里抚琴,那仙气飘然的模样依旧印象深刻。

武轻尘拦过一个奴才,拿走他手上呈放酒壶酒杯的盘子,端了过去。

“奴婢参见大皇子。”

朝放下长笛,转头望她,半晌道,“本皇子记得你,你是花海里迷路的那个。”

“大皇子真是好记性。”武轻尘微微一笑,“那日误闯大皇子后殿,幸得大皇子没有责备,还让奴婢有幸了解到何为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你真是会说话。”大皇子拿过酒杯,武轻尘赶紧给其倒上,继续道,“大皇子方才的那首《小雅》也是令人如痴如醉,不知道今日皇上生辰宴上,大皇子会不会献曲一首。”

“雕虫小技,何足挂齿。”朝微微一笑,“本皇子只觉得音律更能修身养性,清心寡欲。”

“皇兄。”歌手举酒杯大步走来,看了一眼武轻尘,笑道,“皇兄久居羽仙殿,不爱出来,都快要把我们这些弟弟给忘光了。”

“怎么会。手足之情,怎可随意忘记。”朝微微一笑,举起酒杯便要与歌碰杯同饮。

武轻尘适时插嘴道,“这是特意为大皇子准备的素酒,大皇子可放心饮用。”

朝顿了顿,武轻尘垂首退下,转身之际,不易察觉的笑容迅速藏匿于天边流云划过之际。而就在这时,不远处的一泛小舟迅速靠拢过来。站在船头的不是别人,是孟长安。只见他一拢红衣,玄纹云袖,皮肤像昆仑山里洁白的雪莲花,明亮的眸子如天山之巅神圣的池水,双手背在身后,神采奕奕,几个身着普通家奴服饰的男子腰间佩剑,是跟随他多年的护卫,这王者风范似浑然天成,今日过生辰的倒更像是他。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