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遣返

作者:丛培申,徐广顺状态: 全本日期: 5个月前

1945年,日本战败,“移民”中国东北的百万日侨(所谓“开拓民”)一夜之间沦为“难民”。对于他们,日本政府竟任其自生自灭,而中国却将承担起将这些日本侨民遣返回国的历史使命。 遣返之途,不仅有颠沛流离之苦,还有绵延的战火威胁和生存物资的匮乏,更有群体性不安情绪的爆发和军国主义分子为实施“山里的樱花”的潜伏计划而对遣返行动进行的破坏……仇恨与绝望,阴谋与较量,让这条大遣返之路变成一次生死逃亡。而在这时,向这些处于绝境中的难民伸出了援助之手的,却是那些饱受日本侵略欺凌之苦还未来得及舔舐自己伤口的普通中国人民……

最新更新第二十七章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丛培申,徐广顺
    1945年,日本战败,“移民”中国东北的百万日侨(所谓“开拓民”)一夜之间沦为“难民”。对于他们,日本政府竟任其自生自灭,而中国却将承担起将这些日本侨民遣返回国的历史使命。 遣返之途,不仅有颠沛流离之苦,还有绵延的战火威胁和生存物资的匮乏,更有群体性不安情绪的爆发和军国主义分子为实施“山里的樱花”的潜伏计划而对遣返行动进行的破坏……仇恨与绝望,阴谋与较量,让这条大遣返之路变成一次生死逃亡。而在这时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美)雷蒙德·钱德勒
    "最危险的时候,才是最安全的时刻。 罪恶城市洛杉矶。 人们各怀鬼胎, 为了生存和利益在阴谋与谎言的夹缝中苦苦挣扎。 /////// “他写的是寻常可见的侦探小说,挖到的是文学的金矿。” ——《泰晤士报》 钱德勒不但是“犯罪小说的桂冠诗人”,而且他的作品也影响了纯文学。 ——村上春树 “雷蒙德?钱德勒,每页都有闪电。” ——比利?怀尔德
  • 作者:沈璎璎
    沈瑄合拢书卷,敛衣起身,擎着灯台默默踱开。 时近子夜,三醉宫中再无人语,洞庭湖上风涛喑哑。长夜如海,浩渺得没有尽头。无边黑沉之上,只得这一室如舟,一灯如豆,载沉载浮,照亮壁间小小一方雪白。那是一轴小像,画中女郎拈花回首,自在宛若飞仙。 “阿兄,你别胡思乱想。”瑛娘劝道,“也许哪天她病好了,就回来了。你要等着她呀。” 沈瑄居然笑了笑,道:“当然会等着,我答应过她的。” 瑛娘哑然。 沈瑄举高灯台,照亮
  • 作者:章珈琪
    青春已跌跌撞撞地走过,但人生还有很多迷惑,随时等待着选择。过去已逝,未来未知,看得见的此时此刻总像置身于十字路口,不知明媚在何方。 这是一本献给那些在成长过程中陷入迷茫和彷徨的年轻人的文集,关于生活、关于失去、关于拥有、关于青春、关于梦想……重新拾起勇气,把过去清零,把想要的未来试图过成每一天的日子,活在当下,相信明媚正当时。
  • 作者:燕七
    初初相识的那一年,她问他:“江律师,如果有来生的话,你想做一个怎样的人” 他沉默着想了很久,没有答案。 …… 后来,他们久别重逢。 岁月令一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失了语。与他的世界,格格不入。 时隔多年,当有人再度问起那句话时,他微一笑,没有犹豫—— “做一个没有理想的人,守在她身边,一起衰老。” …… …… 故事不长,但足以牵动你心。
  • 作者:纪南方
    "沈渡初次听说叶晚,是在五年前。同事感慨:“这辈子娶不到叶晚,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彼时沈渡沉迷事业,径直进了手术间,没有回应。 同事啧啧:担心沈医生的婚姻大事。 五年后,沈渡拿着和结婚请柬,微笑:“当时是谁说这辈子娶不到叶晚人生没有意义来着?” 众人:“……”"
  • 作者:冬三儿
    久别重逢小冤家的甜味日常。对外万年冰山脸,高贵冷漠烂脾气,对你化身小奶狗,撒娇卖萌求关注。向北从小就被宋橙菲压制,没人敢管的他,偏偏对她敢怒不敢言。三年后,小霸王变身高冷大神卷土重来,决心要好好报复。他找她麻烦,他为她吃醋,他只想着她……他突然意识到,他好像已经喜欢她喜欢到无可救药了。宋橙菲从小就是优秀的代名词,为人冷清,只可远观。她可以高贵冷艳地拒绝所有人,却唯独对向北毫无招架之力。一言不合就在
  • 作者:李微漪
    "《重返狼群(第二部)》是《重返狼群》的续篇。2013年初,格林重返狼群两年后,回到城市的李微漪突然听说格林在草原被抓,心急如焚的她和朋友亦风在过年前夕再回草原,寻找格林。他们之前在草原临时搭建的小屋如同诺亚方舟,在这里他们挽救了两只小狼、火燕一家的生命,也全程记录了狼群的繁衍遭遇和草原上的几种动物家庭的生死离合。他们亲历了草原上由于生态环境退化造成的前所未有的几次大灾难
  • 作者:李卓 编剧;周碧辉 改编
    春秋五霸之一的晋文公重耳自幼饱读诗书,谦虚而好学,爱护身边的人,很多有才华的人士都愿意跟随着他。晋文公重耳一心爱国,才华横溢,治理国家有很多的办法,但却被朝中奸党们排斥陷害。骊姬预谋要立奚齐为太子,便陷害现太子申生,太子申生上吊自尽后,骊姬又诬陷重耳和夷吾,重耳和夷吾不得已逃跑。晋献公因两位公子不辞而别,认为他们有阴谋,就派公使勃鞮讨伐。重耳被迫流亡,长达十余载。流亡期间,重耳曾多次被追杀,迫使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