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造谣(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楚珩叫了几声“咩咩”无人应答,以为他又睡着了,过去一看发现原来楚眠戴着耳机,低头奋笔疾书。

“你又在写你的‘死亡笔记’?”楚珩端着一盘水果放到桌上。动静引起少年注意后,他马上双臂横在本子上,悄悄挪进怀里不让楚珩窥探。

楚珩之前不小心看见过里面的内容,没想到侄子平常会把讨厌的东西记录下来,并且还有不少跟她有关的。见楚眠开学至今还没放弃这个习惯,楚珩语重心长道:“你也换个方式,多记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吧,这样有空翻一翻,心情不就更好了吗?”

“喜欢的东西不需要写下来我也能记住。”楚眠懒得正眼看她,“但讨厌的东西都得有个理由,如果以后再遇到,我能提醒自己去避开。”

楚珩冲他摊开手掌,“那给我看看你刚才都写了什么,怎么那么多?你是不是又写我坏话了?”

楚眠抱着本子否认:“没有,我只是把最近忘写的补上。”

临近月考,作业负担更重,他回家复习完就直接睡觉,保证精神充沛。而且最近在学校心情都比较不错,不常遇到让自己心生反感的事物。

“唉……本来我还给某人准备惊喜了。”楚珩故意尖着嗓子扬起声调,“不告诉我实话就算了,好东西我自己留着。”

这话让楚眠有点犹豫了,抬头一看姑姑还真双手藏在背后拿着什么。他抿抿唇,胳膊松开笔记本,往桌上一丢,嘀咕着:“你爱给不给。”

楚珩嗤笑一声,无奈地把准备好的盒子递给他,是一台崭新的iphone5。国行还没上,她让朋友从美国寄来两台,其中一个给楚眠。

这的确是楚眠意料外的惊喜,不过他没有表露出高兴的反应,只是绷着脸拿到手上扫两眼,然后放置一旁,仿佛新手机还没英语单词的吸引力大一样。

“好啊你,还嫌我煮的绿豆汤难喝,我看你也没少喝啊……三九……四十……这个于燃是谁?”楚珩对本子上的“新词条”感到好奇,“是班里同学吗?”

“嗯。”

“你说他‘麻瓜’是为什么?”

“他傻。”楚眠言简意赅。

刚认识时傻得烦人,现在则是傻得人神共愤。

尤其是最近几天,于燃不知道从哪学到奇怪行为,总缠着他恳求帮忙“拧胳膊”,说那样会让小臂皮肤表面又热又辣,仿佛电流经过一样“特别爽”。于是一到下课,于燃就横坐着张开双臂,一条伸向方昭,一条伸向楚眠,让他俩一起拧自己。

神经病……楚眠回想起那种被同学们用古怪眼神注视的感觉就一阵羞耻,他甚至觉得于燃可能真有点什么特殊癖好。

还有更令他生气的是于燃“口无遮拦”这个毛病。自习课上他们在纸上玩“井字棋”,一个人画圈另一个人画叉,于燃每次想玩就转过身大声问“楚眠我们OOXX吧”;别人要是找他有事他就大声回绝:“没空,我在跟楚眠OOXX”。

十五六岁思春期的少年少女们很容易对某些有歧义的词汇浮想联翩,凡是跟“性”沾边的东西都能令他们心照不宣地露出隐秘的笑容。于燃说话从来不经大脑,因此总是连累楚眠承受别人诡异又暧昧的眼光。

“你出去吧,我要睡了。”楚眠催促。

“这么早?”

“嗯。”楚眠点头。因为他已经跟于燃说好明天去食堂吃早餐。

“行,你记得把水果吃完。”

楚珩一离开,楚眠就撂下笔,飞快拆开了手机盒,然后取出iphone4S的Sim卡装进新手机里,拿着它上床玩。可惜走到一半他腿开始发软,似乎是太开心而引发了猝倒,他只好咬着牙慢慢趴在了地板上,没发出任何声音。

入秋以来,天气始终停留在夏日的余温里,直到九月底才有了一丝转凉的迹象。

有很多人在初中阶段会结合漫画小说来幻想高中生活的美好,然而入学快一个月,大家也都逐渐认识到:日常生活果然还是会被作业和考试充斥,幻想仅仅是幻想。

——唯独于燃还坚信着自己身体里有股魔力在蠢蠢欲动。

“我的眼皮一直在跳,这似乎是某种预兆。”于燃轻轻皱眉,让眉宇间充满淡淡的忧愁。他站在窗前仰望天空,怅惘道:“也许一会儿考试,我就会觉醒‘天眼’,知晓一切答案……”

“你做梦。”楚眠毫不留情地击碎他的愿望。

“你——”于燃马上咬牙切齿地瞪他,“我现在就开给你看!”

于燃说着就双手握成望远镜的造型挡在眼前,通过中间的圆圈看楚眠,粗着声音大喊大叫:“啊哈!我看见了!我看见你了脑子里不可告人的秘密!真是肮脏又邪恶!猥琐又龌龊!哈——”

楚眠扼住于燃的手腕硬生生拆开他那副“望远镜”,然后使劲掐住他两边脸颊往外扯。于燃欲哭无泪地认怂嚷嚷“我错了”,等楚眠一松手,他又故技重施招惹对方。

教室进来了两个监考老师,拍着讲桌让大家会座位安静等待发试卷。

这第一次考试是随机排布的座位,楚眠和于燃正好在同一考场相邻两列的位置,一转头就能看见对方。

楚眠趁自己现在没犯困思路清晰,先写完了作文,再慢慢做前面的题。当他正全神贯注分析阅读时,耳边就传来几声吸鼻子的声音,好像有人在悄悄啜泣。

他好奇地偏脸,正好看见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从于燃脸颊划过。

楚眠愣住了,不知道考试过程中于燃遭遇了什么情况,明明开考前还很正常。他暂时收起疑虑,趁监考老师不注意,把随身携带的一包纸巾丢过去。

于燃自然地拿起来擦脸,一边擦一边继续写卷子。他这个异常状态想不被人注意都难,楚眠总忍不住转头,确认他恢复好没有。

直到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试卷从后往前传的过程中,楚眠听见于燃自言自语地哽咽:“哎,我作文写得太好了,特别感人,肯定能满分……”

楚眠无语凝噎,心头的那些关切顿时烟消云散,差点捏断手里的笔。

第二科考数学,于燃没带草稿纸,软磨硬泡求着楚眠分他一张。楚眠以为于燃会认真写题,结果考试中途,他听见于燃刻意地咳嗽好几声,显然是想引起自己注意。

楚眠睨了一眼,发现于燃果然没在写题,自己给他那张草稿纸上画满了奇奇怪怪的东西。

——看!

于燃把纸移到桌下,嘴型示意楚眠。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