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狂妻,总裁撩不停

作者:舞迩珊状态: 全本日期: 5个月前

顾心薇刚重生,便睡了帝都权势滔天的男人!传闻这位厉少对女人有洁癖,上一个试图爬上他床的女人刚被折断双腿,扔到了街上!某日,这位洁癖的厉大少将她抵在墙角,“顾小姐,听说……我是你男人?”“不……这都是谣言!我会澄清的!”“不用。”“不用?就任由谣言这么传下去?”厉默琛朝她又靠近了几分,邪魅一笑,“我不介意坐实这谣言……”

《重生狂妻,总裁撩不停》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舞迩珊
    这一夜,她用自己的身体换来了弟弟的手术费。什么?那晚的男人居然是弟弟新换的主刀医生,国际上最年轻的心外科权威MK?!他说,嫁给我,就算阎罗王来也拿不走你弟弟的命。嫁给我,谁敢欺负你们姐俩,我帮你灭谁。她以为自己只是嫁给了一个医生,顶多就是个很帅很有能力很牛逼的医生可是帝都六大家族之首,顾家下任家主又是什么鬼?宠妻狂魔MK居然就是传闻中杀戮果断,冷情狠辣的辰少?某晚,“顾暮辰,你这是骗婚,我要离婚!
  • 作者:舞迩珊
    顾心薇刚重生,便睡了帝都权势滔天的男人!传闻这位厉少对女人有洁癖,上一个试图爬上他床的女人刚被折断双腿,扔到了街上!某日,这位洁癖的厉大少将她抵在墙角,“顾小姐,听说……我是你男人?”“不……这都是谣言!我会澄清的!”“不用。”“不用?就任由谣言这么传下去?”厉默琛朝她又靠近了几分,邪魅一笑,“我不介意坐实这谣言……”
  • 作者:舞迩珊
    五年前,她顶着纪太太的身份与他缠绵了一夜。五年后,酒吧内她与他重遇,因游戏输了,被惩罚送了他一盒杜蕾斯。谁知从卫生间出来后,她便被一个强而有力的臂膀拉进了旁边的一个小雅间内。霸道的吻上她的唇,手不规矩的探向了她的衬衣下摆。她张嘴咬破了他的唇,趁机推开他,却被以更亲密的姿势抵着。他说:“女人,你送我避孕套,现在又玩这套欲情故纵,是不是太矫情了!”小剧场:刚进公司顾小念被人欺负,陆辰爵问:“你打算怎么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妃子倾城
    “乖,宝贝,忍一下就不疼了。”傅庭裕小心翼翼的给小妻子涂药膏,语气轻柔地诱哄着。他是清冷矜贵的傅家大少,而她只是爹不疼,惨遭继母陷害,渣男贱女欺骗的小可怜。重生归来,拳打渣男,脚踢贱女,手撕继母?不不不,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洛云汐觉得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她得先赢回她家老公的心。于是,某天晚上,洛云汐成功的爬上了她家老公的床,然后她就成了男人的心尖宠。同学聚会,同学嘲笑洛云汐为了钱把自己卖给了一个穷当
  • 作者:楼小意
    同父异母的姐姐不想嫁给传闻中又丑又不人道的未婚夫,亲生母亲下跪求她:“你姐姐值得更好的,你帮帮她吧。”她心寒似铁,代替姐姐出嫁。新婚之夜,英俊的男人皱眉看她:“太丑了。”她以为两人从此会相敬如冰,却不料,他直接拥她入怀:“再丑也是我的女人。”她瞠目看他:“你想对我怎样……”男人去掉她层层的伪装,看着她本就漂亮的面容,低声道:“当然是让你做我真正的女人。”
  • 作者:安之夏
    “来我身边,我帮你报仇。”他在她最无助时从天而降。“不不不!你上次说要打断我的腿。”纪安表示拒绝,并往后退了十米。“乖,你听话我就不打断你的腿。”“要是不听话呢?”她问。话落,男人直接将她压倒在床:“不听话?那我就让你在床上三天三夜下不来!”好可怕,纪安想。然后……她就以最快的速度跑了……开什么玩笑,她又不是被吓大的。一场蓄谋已久的算计,她爬上黎川市最尊贵也最危险男人的床。她穿上裤子不认人,他却一
  • 作者:梓君
    活了一辈子,何婉清死了才明白自己有多么荒唐,错把豺狼当良人,伤害了那些真正对自己好的人。没想到上天眷顾给她重来的机会,何婉清发誓一定要纠正自己上辈子的错误,好好珍惜那些对自己好的人。浓情蜜意在八零,小日子开始了……
  • 作者:顾小妖
    与男友交往多年,但是订婚宴上,新娘却不是她。“诶,先生,我们结婚好吗……我有工作,工资不低,可以养的起这个家……还有……你。”惨遭背叛喝醉的她疯魔了一般闯进宴厅的男洗手间,一把抓住正在解决生理需要的他……渣男不要她,她再找别人就是!这世界上三条腿的男人还少吗?!眼前这个,就很不错!男人幽深湛黑的眸子微微一眯,剑眉一挑,勾起唇角冲着她笑的邪肆:“你这是,先冲我耍了流氓,然后再要我当小白脸?”后来,顾
  • 作者:零迹
    他是别人口中桀骜不羁的冷酷总裁,却对她上了,惯着她胡作非为,由着她在自己头顶撒野。而她也在他的霸宠下,一步步踏进他的陷阱,甘愿与他共度一生!某日。“妈咪,你为什一直在揉腰?”“……”“爹地,妈咪好像很痛,她是不是受伤了?”“……”某男霸气的抱起孩子,走向躺在沙发上的人儿。“宝贝,我帮你。”莫惜颜看着跟前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男人,恼怒的将一个抱枕砸了过去。“还不是你的错!”“老婆,我也是为了我们以后
  • 作者:路漫漫
    初次见面,她胆大包天,泼了他一身水,代价是一身的吻痕。第二次见面,她怀孕,而他却要娶妻生子。原以为两人从此陌路,谁知道男人缠着她,要结婚、要生娃,要行使丈夫权利。霍雨眠避之惟恐不及,“我跟你又不熟!”墨封诀道:“孩子都生了,还不熟?那你说,要生几个,才算熟,我会努力的。”霍雨眠怒,“你要点脸。”墨封诀,“脸不能要,我只想跟你熟。”从此,霍雨眠夜夜不能眠。
  • 作者:钟楚楚
    身为明家的养女,明妈妈说,如果想要报答他们家的养育之恩,那就给明家多生几个孩子,于是生孩子就成了靳悄悄的人生目标。奈何,孩子他爹却怎么都不配合,于是她只好来硬的。他是某特战队最年轻的少校,倨傲冷酷,杀伐果断,更不近女色。却有一只癞皮狗时常黏着他。明少校忍无可忍,一把将身上的癞皮狗按压下,低吼道,“到底我重要,还是孩子重要?”身下的女孩扳着手指头算了下,笑嘻嘻的道:“才生了三个,再生七个我就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