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七年后我成了人生赢家

作者:无尽相思状态: 连载日期: 2022-11-13

高考刚刚结束,路骄阳穿越到了七年后—— 老公英俊富有,疼她宠她,而她却嫌弃他意外瞎了眼,要死要活只想离婚,连孩子都不要了,成功把自己作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动不动就被泼水、砸臭鸡蛋,路骄阳也是服了! 疼儿子,哄老公,顺带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谐星之路。 只是,望着眼前这个眼含微笑的男人,她懵了——“卧槽,你不瞎啊!!!”

《穿到七年后我成了人生赢家》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无尽相思
    有性别识别障碍的麦蓁蓁,从小跟着外公在乡下学习中医,长大后被父母带回城里,成了顶级时尚设计师陆逸舟的未婚妻。
  • 作者:无尽相思
    (超甜)父母偏心,闺蜜陷害,走投无路之下,叶繁星嫁给了坐在轮椅上的傅先生。 他会教她弹钢琴,送她花,将她宠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某天,同学聚会,她被人嘲笑,说她老公是个残废,他风度翩翩出现,让所有笑话她的人哑口无言。 在人生最灰暗的时光里,有他牵引着她积极向阳而生,从而有了灿烂的人生。 遇见你真好,我的傅先生。
  • 作者:无尽相思
    “你是我陆齐的女人,我看谁敢娶你!”交往多年的男友,娶了她的妹妹,还想让她当小三!为了摆脱他,颜西安用五十万,在网上租了个男人来结婚。却没想到,不小心认错了人,她竟然和陆齐的小舅舅领了证。他是国内票房口碑双收的大导演,谢氏财团的唯一继承人,也是那个惹她生气后,会在她面前跪搓衣板的男人!有人劝他:“别傻了,她爱的是你的钱不是你这个人。”谢导:“那为什么她不爱别人的钱,就爱我谢靖南的钱?还不是因为喜欢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南宫紫嫣
    她,华夏古武最强传人,医手遮天的变态鬼才,却因一次意外,穿越成了林家不受宠的废物小姐。一睁眼,发现美男在怀,与她在棺材里正上演限制级大戏……六年之后,她浴火重生,带着天才萌宝强势归来,手握惊天神器,统率逆天神兽,大杀四方!虐渣男,踹贱姐,没事练练丹药,钱包富的流油,日子过的好不快活。可某日,某男人强势将她堵在墙角:“你要孩子,我要你。”她轻蔑一笑,指间毒针闪现寒芒:“再靠近一步,你就没命要了。”某
  • 作者:阿来
    攀登者,茅盾文学奖得主、《尘埃落定》作者阿来,首部英雄主义力作,真实再现中国珠峰登顶传奇,荡涤灵魂的纯净之作! 献给那些超越自我、超越生命、倔强不羁的“攀登者”! 电影《攀登者》原著小说。吴京、章子怡、张译、井柏然、胡歌等主演。 登峰是用身体去感触自然界的伟大,感触自己人格与意志的升华。有了这样的过程,登高才是有意义的。 我写《攀登者》就是写精神,写中国人为什么一定要去攀登珠峰。我是写上世纪六七十
  • 作者:楚韵儿
    墨少家的萌宝请听令:“排好队!从大到小报数!”“一!”“二!”“三!”三只一模一样的小包子超级萌,奶声齐道:“爹地,我们要妈咪!”5年前,墨北宸被家里的老太太催婚,从医院捐献库里取了最完美的卵子出来,生了三胞胎,5年后,一米九的超帅爹地,开着酷炫装甲车,载着三个萌宝,出现在某女人面前。“跟我结婚,做墨家夫人,拥有三个儿子,不用生,不用痛!只管做妈咪!”秦雨筱:““墨北宸我一天拒绝了你三次表白,你还
  • 作者:酒暖忆
    她,华夏古武唯一传人,惊艳绝伦的鬼手神医,却一朝穿越成叶家废物小姐。再睁眼,天地间风起云涌!什么?天生废物?祸世之星?很好,她很快就会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是天生废物,什么是祸世之星。他是万人敬仰的邪帝,神秘,高贵,不可攀。当他遇上她,她避他如蛇蝎,他缠她如缠藤。“邪帝,不好了,夫人又跑了!”“追!”“邪帝,不好了,夫人躲起来了!”“找!”
  • 作者:二五八
    那年,我当上了美总裁的上门女婿,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 作者:如沐清风
    21世纪外科医生姜渔累死在手术台上,再睁眼却成了农家受气小媳妇一枚。不仅家徒四壁一穷二白,还有恶毒婆婆算计她,心机妯娌嫉恨她,无耻小姑仇视她……穿越而来的姜渔表示:能怎么办,往死里虐啊!凭借一双医界圣手,她救人无数;种田养家,不小心种出了个田园盛世;谈谈恋爱,便宜相公疼她宠她情深不减!宅斗,宫斗,权谋,天下。且看她如何一步步,从那山村农妇,到万丈荣光,从锦绣山河,到母仪天下!
  • 作者:南宫紫嫣
    他是江市闻风丧胆的铁血总裁,狠戾嗜血。她是走丢的千金小姐。一场别有用心的设计,把她推入了他的怀中。七年后,她携三个天才宝贝华丽蜕变而来,誓要把当年陷害她的人以十倍奉还。可正当她想全身而退时,某男大手一伸把她禁锢在怀中,邪魅一笑,说道:“女人,带着我的孩子,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蓝小姐傲娇一笑:“本小姐不要倒贴的男人。”某宝腹黑一笑,“妈咪,你还是不要和爹地较劲了,妈咪道行太浅。
  • 作者:天仙子
    霍念念和顾廷深的婚姻,是一场交易。但在假扮夫妻的过程中,霍念念却不由地越陷越深,直至假戏真做……然而两人身份的悬殊,让她屡屡遭遇外界羞辱,她意识到两人终究不是同一个世界里的人。直到有一天,她决定离开,倔强地对顾廷深说:“现在你知道了,我就是这样的女人,以后你做你的顾家大少爷,我也回到我的深沟里,至少还能当一只快乐的老鼠。”顾廷深却将她圈在怀里,冷沉地说:“没有我的允许,你哪儿也别想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