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 你好班长(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第14章

玉荣烟瘾犯了不好受,有种焦躁感,莫名焦虑心烦,尤其是在这样安静的夜晚里,白裕姝睡着了,黄油也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只有他还醒着。

他走到沙发旁打开黑色旅行包,百无聊赖翻出白裕姝说的那件男款绿色睡衣,确实和她那件是情侣的,不过她那件是湖绿色,颜色浅,清新。他这件颜色更深些,是墨绿色,沉稳贵气。

玉荣拿在身前比划比划,撇撇嘴,轻嗤一声,小声吐槽“丑死了。”

他扫了一眼躺在床上安静睡觉的白裕姝,不满嘀咕“光顾着自己好看。”

他胡乱把衣服扔在沙发上,焦躁地咬了咬手指,烦死了,戒烟怎么这么难。

玉荣瞥见白裕姝拎回来的零食,弯腰翻找,看看里面有没有棒棒糖,能帮他转移一下注意力,手指刚碰到塑料袋,就发出刺耳的哗啦声,在安静病房里显得格外清晰,黄油耳朵尖,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黑暗中眼睛发亮,目光炯炯地盯着玉荣。

玉荣想起白裕姝说她神经衰弱,被吵醒就睡不着了,下意识看过去,见她没动静,暗暗松口气,还好没把人吵醒,回神又觉得自己卑微的奇怪,她醒了又能怎么样,何必这样小心翼翼,这样怕她。

玉荣脸色难看,虽说不怕她,但是把人吵醒了,她肯定又要娇娇柔柔说一堆大道理,吵耳朵,听着心烦。

算了,还是小心点吧。

玉荣轻手轻脚打开塑料袋,在里面翻了翻,没翻见棒棒糖,倒找见了一盒口香糖,拆开包装扔进嘴里嚼了两下,嘴里嚼点东西,烟瘾稍微缓解点。

他慢吞吞上床,没躺下,倚着床头坐着,安安静静嚼口香糖,黄油爪子扒着床边,眼睛亮晶晶盯着玉荣,玉荣沉沉扫它一眼“看什么,狗吃不了口香糖。”

说着,他轻挑挑眉,眼神戏谑,故意冲它吹了个泡泡,“啪”一声,泡泡吹爆了,他自己吓了一跳,赶紧看白裕姝,没醒。

回过神,又愤怒于自己下意识的本能反应,为什么这么怕她啊。

是因为第一次有人管着他吗还是害怕看见她水盈盈,控诉不满的眼神

玉荣脸色沉沉,慢吞吞嚼口香糖,却没再吹爆,泡泡吹一半,就吞回嘴里,没发出半点声音。

他终于有了困意,临睡前看见白裕姝翻了个身,被子从她肩膀滑落,玉荣盯着看了一会,下床给她盖好,冻着了生病,他还得陪护,他可没有那么多闲工夫。

翌日

玉荣醒来,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就是侧眸看向隔壁床,空了,被子叠的整整齐齐,睡衣也叠好放在一边,没有白裕姝的身影,他脸色有些不好。

他醒得晚,黄油无聊死了,看见主人醒了,嘤嘤嘤跑过来撒娇。

玉荣心烦,听见黄油叫声更是戾气十足,阴恻恻睁眼,意外看见黄油头上粘了一张便利贴,他怔了两秒,抬手扯下,黄油一脸懵懂。

玉荣盯着便利贴,视线从上扫到下,脸上表情逐渐多云转晴

,轻轻勾起唇角。

白裕姝给他留的便利贴,上面写着好好吃饭,按时吃药,别挑食,虽然距离孩子出生还很遥远,但等孩子出生再改掉坏习惯就来不及了,现在的时间刚刚好。

想看酒青的钓系美人穿进修罗场循环吗请记住的域名

玉荣意识到自己好像莫名其妙太开心了些,他抬手按了按自己唇角,轻咳一声,拿着便利贴左看右看,就是舍不得放下。

躺在床上仰头看,坐在床边低头看,侧躺着拿得近近的看,嘴也没停过“神经,谁说要生孩子了。”

“疯了吧,我挑食关她什么事啊,管的真多。”

“几点走的啊,怎么像猫似的,一点动静都没有,我睡得这么沉吗该不是怕吵醒我,所以很小心的没有发出声音吧。”

“吃药用得着你提醒吗,我这么大的人住院不知道吃药吗,真能操心。”

“现在就这样絮叨,结了婚更得管着我了。”

“字写得还挺好看。”

“现在时间刚刚好是什么意思,该不会这么快就要和我生孩子了吧。”

黄油看见主人发神经,默默爬走,躲远点,缩在角落里,降低存在感。

过了好久,玉荣坐起来仔仔细细把便利贴叠起来,塞进自己手机壳后面,心头莫名有些酸软。虽然他不想承认,但还是第一次有人留便利贴给他,这种感觉很奇怪,有种被人惦念的感觉,他觉得陌生,却不排斥,甚至挺喜欢的。

他正愉悦着呢,突然有人敲门,玉荣看向门口,表情有些阴沉别扭,该不会是白裕姝又回来了吧,他莫名其妙没说话,反倒是匆匆躺下,盖上被子装睡。

门被打开,一听脚步声就知道不是白裕姝,玉荣脸色沉下来,坐起来一看是管家,看见是他脸色更难看了,透出几分寒意。

管家谨小慎微“少爷,我来取您和裕姝小姐换下来的衣服拿回去洗。”

玉荣盯着他,眼神阴鸷“取衣服短短两天你该不会忘了你做的好事吧,嗯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还有待下去的必要吗”

“滚吧,你被开除了。”

他听白裕姝的话不开门,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

管家恳求,解释“少爷,我也是没办法,是裕姝小姐吩咐的,我”

玉荣阴冷警告“闭嘴,趁我没反悔之前赶紧收拾东西离开,否则就不止开除这么简单了。”

“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

管家战战兢兢,不敢再说“是,少爷。”

他默不作声离开,玉荣和白裕姝换下来的衣服他也没敢拿走。

玉荣瞥见白裕姝脱下来叠好的湖绿色睡衣,皱眉,眉心拧成川字,皱得很紧。

算了,就放着吧,他连自己的衣服都没亲手洗过,凭什么给她洗。

公寓

薛父起床,穿着睡衣,头发乱糟糟像鸡窝似的,迷迷糊糊往洗手间走,薛云俊坐在餐桌上看见,手里拿着吐司,眼睛又圆又亮,奶声奶气阻止“爸爸,别进去,哥哥在

里面。”

薛父停下脚步,哦一声,冲洗手间里面的人催促儿子,快点,我忍不住了。”

里面传来清朗的声音“马上。”

说的是首尔话。

薛父听见,没忍住笑笑,他走到餐桌旁坐下等着,看见小儿子吃吐司的可爱模样,没忍住上手捏了他脸蛋一把“哎呦,我儿子还真可爱,我珍贵的小儿子。”

薛云俊人小鬼大,神秘兮兮地问“爸爸,你想知道哥哥在里面做什么吗”

薛父笑呵呵“他在做什么”

薛云俊偷偷说“哥哥在耍帅,喷发胶。”

薛父觉得稀奇“真的假的”

薛云俊眼睛圆圆“真的。”

薛母端着牛奶过来,薛父压低声音打趣“云俊说云协在洗手间喷发胶呢,儿子长大了,知道注重形象了。”

薛母笑笑,往洗手间看了一眼。

等薛云协出来,三人都看过去,清俊少年头发打理的整齐,眉眼俊俏标准,一身的书卷气,斯文清秀。

薛云俊笑嘻嘻,脸蛋圆嘟嘟“哥哥,你今天好帅。”

薛父笑呵呵上前,拍拍他肩膀,赶紧进洗手间里去了。

薛母招呼他吃饭,薛云协看了眼时间,抿唇笑笑“我不吃了,妈,今天要早点去学校,有事。”

薛母“好吧,那你饿了自己在学校买点面包吃。”

薛云协嗯一声,冲薛母,弟弟摆摆手“那我先走了,拜拜。”

薛云俊小短腿从椅子上蹦下来,跑到玄关处送哥哥出门“拜拜哥哥。”

薛云俊笑着揉揉他脑袋“拜拜。”

龙仁高

3a班此时热闹的不得了,还没开始上课,班主任不在,大家议论纷纷。

“你们听说了吗,我们班今天要来一个转学生,还是从首尔来的呢。”

“真的假的首尔转来江陵除非脑子进水吧,首尔那是多好的地方啊,有好地方不待,来我们江陵这种小地方别瞎说了。”

“真的,我早上做志愿活动,打扫办公室时听老师们说的,而且据说转学生长得特别漂亮。”

“我倒是觉得有可能,玉荣出身那么好,不也待在我们这里。”

“真有转学生来可热闹了,好想看看转学生到底有多漂亮。”

“首尔来的肯定瞧不起我们,有什么好期待的。”

薛云协到达学校后没进去,在门口等着,等白裕姝。

档案表上有白裕姝的联络方式,他已经存起来了,拿出手机,指腹在她的电话号码上摩挲半天,十分犹豫小心,还没见过面就打电话会不会太唐突,要不然还是发消息吧。

薛云协斟酌一下,打字“你好,白裕姝同学,我是3a班的班长薛云协,你今天报到,班主任让我多帮助你,我在学校门口等你,你大概还有多久到”

点击发送后,他莫名有些紧张,等待着她的回复。

很快就等来。

她回复“麻烦你了班长,我快了,上个坡就到。”

薛云协收起手机往下走,去迎她。

没走几步,就驶上来一辆低调的黑色豪车,薛云协缓缓停下脚步,车里的人好像也看见他了,降下车窗,车子停下,露出一张温柔明丽的脸,皮肤雪白,气质温婉。

她和薛云协对上视线,薛云协心脏漏跳地一拍,神态怔然。

白裕姝扫了眼他胸前铭牌,薛云协,她眼底掠过光彩。

好了,现在四支股她全见到了,薛云协看着是四个人里看起来最正常,最温和,最没有攻击性的人。

如果按照她自己的择偶观,她更倾向于这样温和斯文的人。

她柔笑笑,试探性地唤了声“班长”

薛云协回神,耳根泛红,这是他想藏也藏不住的害羞反应,他温和友好的微笑“是白裕姝同学吗”

他甚至紧张到忘记说他练习了好久的首尔话,江原道方言本能地脱口而出。

白裕姝温婉一笑“对,是我。“

说着,她打开车门从车里下来,薛云协心中羞涩紧张,但大体还算镇定,看她一眼,她身材纤瘦,皮肤清透白皙,秀发轻盈柔顺,从来没有人能把龙仁高普通,中规中矩的校服穿的这样好看,清丽脱俗。

这里的女孩子大多穿运动鞋,帆布鞋,她穿的是露脚背的低跟鞋,脚背更白,甚至能看见淡青色的血管脉络,很脆弱,又有点像她鞋上装饰用的珍珠,雪白温润。

白裕姝看出他的羞涩,心中微动,薛云协本人看着倒是较为容易攻略,只是二人出身未免悬殊。像他这样出身清苦的高岭之花,貌美学霸人设在小说中也很受欢迎,四支股的人设都是最近流行的,难怪作家迟迟定不下官配。

每个人的攻略都各有优劣,她攻略玉荣胜在身份得天独道,是他的未婚妻,天然就有优势,可玉荣脾气阴晴不定,十分恶劣。

玉同,薛云协的攻略难在身份悬殊,她够不上玉同,薛云协也配不上她,若薛云协是真官配,那她想要和他订婚,首先就要过白道贤这一关,白道贤是生意人,她的婚姻要为他的事业铺路,怎么会要薛云协这么一个带不来任何助力的女婿。

黄叙则是交集太少。

整体来看,还是玉荣是真官配最好,对她的攻略来说是最轻松的,白裕姝心中越发祈盼起玉荣就是真男主。

白裕姝冲薛云协笑笑,笑容温婉明亮“班长,我们走吧。”

薛云协嗯一声,她声音真好听,温温柔柔的,他一时有些紧张,不敢开口说首尔话,怕在她面前丢人,只点点头轻嗯一声。

两人并肩进了学校,白裕姝是生面孔,温柔美丽,大家看见她偷偷议论。

去教室的路上,薛云协用蹩脚的首尔话给她介绍学校,他一开始说时下意识看她神态,见她没嘲笑,反倒是温柔注视着他,他就越说越顺畅了“这栋是科学馆,科学课实验课都在这栋上。

“那边是小花园,可以坐着休息乘凉,再往后面走是食堂。”

“江陵这里临海,海鲜是特色,食堂餐食海鲜也比较多,蟹,鱿鱼,贝类都有。”

“顺着我手指的方向走五十米是便利店,想喝咖啡的话可以去那里买。”

白裕姝和善笑笑,清丽淡雅“好,我记下了,谢谢你班长。”

薛云协心脏一直扑通扑通跳,很紧张,怎么会有人说话这么好听,比水还软,她真人比静态的照片还要美得多,漂亮的他甚至不敢大声呼吸。

薛云协温和笑笑“不客气。”

他好奇地问“你怎么会从首尔转学来江陵”

白裕姝微笑“我父亲把我送过来的。”

薛云协点点头“哦。”

应该是父母工作调动,她跟着过来的。

他继续说“我从小在江陵长大,很熟悉这里,哪里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我都知道,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随时可以找我。”

薛云协说的太急了,忘了说首尔话,又开始说江原道方言,他说完有些懊悔,不好意思地抿抿唇。

白裕姝冲他笑,语气温软“班长,你不用特地说首尔话,按照你的习惯就好。”

薛云协尴尬又羞涩地解释“我怕你听不懂我们这里的方言,会不习惯。”

她从首尔来到这陌生的环境,人生地不熟,说的话她也听不懂,会有很强烈的孤独感,薛云协不想她难过失落。

白裕姝温柔一笑“没事的,能听懂一多半。”

薛云协嗯一声,他想尽量跟她聊一些她熟悉的话题,这样她也许能放松点“我会再多学点首尔话的,也可以教你我们这里的方言。”

“我还没去过首尔,只在电视里看过,首尔很好吧”

白裕姝柔笑“挺好的,你在电视里看过首尔的什么建筑,商场,还是艺术馆”

闻言,薛云协尴尬笑笑“炸鸡广告,说是首尔的连锁店,看起来很好吃,我弟弟一看就嚷嚷着要吃。”

他越说越羞涩,不敢和白裕姝对视。

白裕姝轻笑一声,耐心问“叫什么名字”

薛云协疑惑看她。

白裕姝眉眼柔和,说“炸鸡店的名字,等我回首尔给你带回来。”

薛云协惊喜又害羞,连声拒绝“不用不用,别麻烦你,我就是随便说说,你别放在心上。”

白裕姝笑“不麻烦,你是我在这里交到的一个朋友。”

薛云协看着她的笑容,有些晕眩,好漂亮,心底满是欣喜,她说自己是她交到的第一个朋友,他动了动唇瓣,说“叫咚咚咚炸鸡店。”

白裕姝弯弯唇角“好,我记下了。”

薛云协露出清俊笑容看她,没太把她的承诺放在心上,成长期间父亲失约是常事,时间长了,薛云协为了不失望伤心,心理上生出自我保护机制,那就是对任何人给他的承诺都降低期

待,不要当回事,不要太看重,这样当承诺没实现时,他的情绪就不会有太大波动,也不会失望。

太期待落空时会受伤。

他对别人的承诺一定能做到,但他不会要求别人也如此。

白裕姝人还没到,美貌却已经在班级里传开了,大家都很兴奋激动。

“是真的,真的有转学生,超级漂亮,比爱豆还美,看着像公主一样,看那气质绝对不是我们江陵这小地方的人。“

“该不会真是从首尔来的吧”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