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什么疯话(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玉荣上楼回房间了,他站在落地窗前看着佣人们从车上把白裕姝的行李卸下来,往别墅里搬,来来往往。

别墅里来了这样温柔美丽的小姐,佣人们都感到新奇向往。

她行李不是一般的多,用防尘套包裹着的衣服,裙子,套装,珠宝,高跟鞋,名牌包,护肤品,玩偶,电脑,香薰,绿植。

玉荣厌烦地皱眉,她几乎是把家都搬过来了吧。

想起她刚才目光灼灼望着他说的疯话“不回,我要嫁给你”,玉荣眉头皱得更紧了,脸色阴鸷。

她了解他吗就敢笃定的说出这种疯话,他就是一个被发配流放的私生子,丝毫不受重视,她有什么可图的,真想嫁,也应该是嫁玉同才对,他才是玉家金尊玉贵的少爷,养尊处优。

白裕姝仿佛若有所感,站在楼下翠绿平整的草坪上,抬眸朝着楼上看过来,隔着落地窗和玉荣对上视线。

她皮肤白皙,在阳光的照耀下清透干净,白的晃眼,身后是大片绿色草坪,温柔中又添了几分旺盛的生命力。

玉荣神态阴沉,拿起身旁的遥控器,智能窗帘缓缓自动合上,卧室逐渐变得昏暗,遮去外面光亮。

也遮去了白裕姝纤弱窈窕的身影。

窗帘严丝合缝的关上,玉荣还是在落地窗前站了一会儿,这样柔弱温婉的人怎么受得了冷待,恐怕用不了几天,她就要忘记自己说过的疯话,灰溜溜地回首尔去了。

玉荣离开窗前,拿上药去了浴室,站在镜子前,用棉签沾了药往唇角涂,眼神阴鸷冷漠。

他厌恶玉同,厌恶他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他不过就是更会投胎一些,有什么可傲慢的。

地皮写的是他的名字又怎么样,父亲还不是让自己住在这里。

佣人们动作麻利,很快就把白裕姝带过来的行李规整好,引着她去了房间。

房间设计清爽简约,白裕姝很满意。

佣人们离开后,她坐在床边给高雅兰发消息[母亲,我已经抵达江陵,安顿好了,玉荣看起来不大好相处。]

高雅兰很快回复[慢慢来,姝儿,你这样漂亮温柔,他很快就会对你改观的。]

白裕姝[好的,母亲,请转告父亲不用担心。]

白母[姝儿乖。]

白裕姝刚要收起手机,突然听见门外传来疯狂挠门的声音。

应该是玉荣养的那只德牧。

她垂眸,眉眼安静温婉,没起身,更没开门出去看。

玉荣涂完药从房间出来,脸色稍沉,问佣人“黄油呢”

黄油是他养的那只德牧的名字。

佣人低眉敛目,小心翼翼回答“少爷稍等,我去找找。”

玉荣嗯一声,下楼去,路过客厅时脚步顿住,侧眸阴沉沉地望着一个方向,只见黄油乖巧温顺的趴在白裕姝房门前。

他为何确定是白裕姝的房间,因为房门前新铺了花纹繁复的地毯,厚实又绵软。

玉荣抬手招来佣人,眉眼阴鸷,冷声吩咐“把它扔掉,别让我在别墅里再看见它。”

佣人惊讶“少爷”

玉荣轻飘飘扔下一句“冲别人摇尾巴的狗还留它做什么。”

“抓紧时间扔掉。”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