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师妹归来,拯救满门怨种反派

作者:忘尘酒状态: 连载日期: 23天前

濒死之际,纪清昼恢复前世记忆,才知自己是穿进了一本修仙虐文里,成为男主早死的白月光。纪清昼:并不想成为狗男人虐恋play中的一环。剧情杀即将到来,她马上就得咽气,达成“她死了,但活在我心中,我永远爱她”的白月光成就。好在金手指及时上线,她连通了传说中遍地宝藏的诸神群墓,与沉睡已久的神明们,成为修仙版企鹅聊天群群友。诸神被困在天魔肆虐的墓地,经受数千年的折磨,身躯被魔气侵蚀,不可逆转,他们活在永夜,不见天日,结局唯有入魔等死。“叮咚。”某一日,寂静黑暗中,亮起一块半透明的聊天界面。界面显示:“刀在手,杀裴狗”发出一个红包。神明们发现,红包里装着的馒头,竟能化解体内魔气,帮助他们恢复灵躯!数千年的绝望,竟被一块馒头轻易解决,整个诸神群墓都为之沸腾!纪清昼:一个馒头,换一瓶凤凰心头血,成不?神明们:换换换!你想要什么都给你!纪清昼:这世上没有一个馒头换不到的宝贝,如果有,那就两个。馒头勾引不到的神明,她还有烧烤、火锅、小龙虾、麻辣香锅……神血、神药、神器……只有纪清昼不想要,没有她换不到。揣着一身神装的纪清昼提剑飞出无量宗,昭告天下:裴狗,老娘来杀你了!

《团宠师妹归来,拯救满门怨种反派》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忘尘酒
    濒死之际,纪清昼恢复前世记忆,才知自己是穿进了一本修仙虐文里,成为男主早死的白月光。纪清昼:并不想成为狗男人虐恋play中的一环。剧情杀即将到来,她马上就得咽气,达成“她死了,但活在我心中,我永远爱她”的白月光成就。好在金手指及时上线,她连通了传说中遍地宝藏的诸神群墓,与沉睡已久的神明们,成为修仙版企鹅聊天群群友。诸神被困在天魔肆虐的墓地,经受数千年的折磨,身躯被魔气侵蚀,不可逆转,他们活在永夜,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金腰带
    长佩收藏:14,239 被关了两个月之后,季仰真学乖了。 他主动跟任檀舟修复亲密关系,认错道歉撒娇卖好,甚至提出要帮助对方渡过难熬的易感期。 他舌灿莲花,哄得任檀舟放松警惕,带他出门,陪他听无聊透顶的音乐会,可他却在任檀舟最需要他的时候,毫无留恋地跑了。 他跑得很远,远到他自己都认为可以高枕无忧。 当他的生活逐渐步入正轨,即将完成自我修复,却在某个夜晚,猝不及防撞见瘟神。 一身昂贵西服的任檀舟就站
  • 作者:朕万岁
    曲星岚凭着sss的精神力成为了帝国数百年来唯一的beta元帅。同年,身体出现变化,oga的隐秘器官发育成熟,他成了一个装b的oga元帅。 在一次假面舞会上,他醉得一塌糊涂,不知道和谁滚了床单。 并在三个月后,被医务官告知“你怀孕了。” 皇帝对他的兵权虎视眈眈,星盗横行、虫族变异 内忧外患之下,曲星岚小心翼翼藏着越来越大的肚子,却频频遭到星盗团少主,他死对头的骚扰。 “曲元帅,你长这么好看,不笑一下
  • 作者:痴嗔本真
    每天1800更新,预计22零点入v,有万字掉落3,下一本待开毁灭吧,这个世界迟早要露馅开元帝王澈穆桓被无数后人疯狂推崇,他缔造了历史上经济、艺术、科技都最为鼎盛的朝代,却在二十四岁时骤然死亡。魂
  • 作者:护好我家狗子
    女生宿舍楼下。萧扬: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这是他对校花林齐悦的第九十九次表白。第二天。校花:你今天怎么没来表白了??萧扬:你谁啊?校花:???……[护好我家狗子]
  • 作者:低头找月亮
    退役电竞选手南嘉木穿进了一本娱乐圈耽美小说,成了里面的猥琐花瓶导师。 小说里,他仗着导师的身份,给新晋流量主角攻下药,最后被是自己男团的队长主角受告发身败名裂。 南嘉木穿过来的时候,主角攻正用看死人的眼神看着他,南嘉木没弄清楚状况,迷迷糊糊上去给人松绑,却被人压在床上,主角攻挺拔的鼻梁磨着他。 “我没做坏事。”南嘉木很委屈。 主角攻眼神一暗,一口咬到南嘉木腮帮子上。 南嘉木愣了一下,瞳孔放大,泪水
  • 作者:戎之
    娱乐圈地狱级震惊 1,俞则临即将参演b剧。 2,亲嘴的那种。 网友纷纷猜测和俞则临搭档的是哪位大咖,直到制作组官宣,众人大跌眼镜。 不懂就问,池衡是哪冒出来的 是那个四年演员生涯只参演一部鬼片且鬼片豆瓣评分19的富二代吗 隔行如隔山,祝他们成功 池衡我才不稀罕和傻逼演一对老子要解约 经纪人qaq池哥别,会扣钱。池衡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有天会拍耽美剧,还是和他心中死对头一般存在的俞则临。 想到荧幕初吻
  • 作者:兰衣少年
    一个有颜有才华的一亩方创意总监,陈林翰,身边虽然美女如云,却始终忘不了抛弃了自己的初恋余然然,更让他痛不欲生的是,他发现他的几任女友,无非就是余然然的影子。
  • 作者:莫逢君
    深情大狗狗退役运动员x冷清小猫咪配音演员 盛如珩x裴聆 文案 盛如珩在热烈而又张扬的十八岁是个彻头彻尾的胆小鬼,从听到学校广播里传出来的温柔干净的嗓音,到见到那个眉眼冷清淡漠的少年,他的心跳声沸反盈天。 可直到高考毕业,他也没敢跟裴聆说一句喜欢。 多年后盛如珩当了一回热心市民,从海里救起来一个轻生的年轻男人。 做心脏按压和人工呼吸的时候,他又一次听到了自己的心跳,还看到了自己止不住发颤的手。 这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