晃和初见(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摇摇晃晃的高档车停下来。门外是相当气派的宅院大门。虽说整体气势磅礴,但是能感受到腐朽的味道。

“晃。这里就是五条家了。”

好像是在做介绍。但是,那只是大人在跟自己说话,也就是俗称的自言自语,并不需要答复。毕竟只是在告诉他自己而已。

从车上走下来,被大人牵着手。由年长的一方拉着一路走进大宅院。

门外的时候还有余力思考,感觉这里和神前家的和屋也差不多。但走进去才发觉,到处是珍贵的古物和大家名作。就连进深都远超神前本家大宅。

而这里,还只是五条家那位暂住的别院罢了。

年长者越是深入,那只被拉着的手上就越能感受到对方的颤抖。他的手心沁出不少冷汗,甚至还能听见他咕噜咽口水的声音。

就这么害怕吗

不也许是激动,或者紧张。

毕竟是那个五条家。毕竟是那个六眼。

会激动是理所当然的吧那可是一出生就改变了整个咒术界格局的“六眼”啊。

能有机会和那样的存在搭上线,是原本作为神官世家的神前家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晃,今天可能还见不到那位六眼大人,但是在面对五条家的人千万要拿出神前家的气势。”

又是不需要回应的自言自语。

大人好像会依靠这种莫名其妙的话语来找到自己的定位。牵着的手在语毕后不再颤抖,不过手心冰凉的汗存在感还是很强。

由下人带路进入广间,面对着好多老婆婆和老爷爷。肃穆的气氛一时间又让大人握紧了手。

“居然在啊,那位六眼。中大奖了吗”神前家长辈微不可闻地吞了吞口水。他把声音努力放平“这是神前家的晃,见过五条悟大人”

被年长者压着头,一起伏拜下去。额头接触到冰冷的地面,甚至还没看清到底在跪拜谁。

苍老恐怖的声音在漫长沉默后响起“这就是那个拥有溶解术式的孩子”

神前家的长辈好像又开始在发抖“正、正是。晃觉醒术式的年纪很小,但是天赋绝对是一等一的”

“走上前来。”一个冷淡的声音没礼貌地打断了发言。

但是,并不觉得不愉快。没错,就应该这样才好。心中有种莫名的爽快感。

像商品一样被介绍的话,就感觉失去了人格虽然今天过来的目的,本身好像就不需要人格那种东西。

至少在这些人眼中,只是在做一件商品价值的交换罢了。

听到那个声音开口,年长者动作直接僵住,一时间不知道做什么。成年人摁着头的力气太大,以至于额头都要磨破了。

或者说,可能已经磨破了

“我说,走上前来。只有那个小孩子。”冷淡的声音不满地加强了语气,而五条家的侍奉者在第二遍命令后,直接上前把神前家长辈的手掰开。

轻松了。

低着头从地板上爬起来,想要理好衣服上不规矩的褶痕再动作,就听见那个声音第三次响起“不要让我久等。”

于是放弃整理衣襟,遵守着在神前家学到的规矩,目不直视地俯首前进。在侍者的引路下,走到那个声音主人的面前。

“这是让我看什么,发旋吗。”她说,“和五岁的发旋相亲神前家真有意思。”

一个老婆婆苍苍的声音努力放得轻柔又祥和“晃君,抬起头来。”

这是可以遵从的话。

于是抬起头,眼睛不由自主落到面前的一片雪白,视线向下,最终望进了一片仿佛无垠的苍蓝色中。

冷淡的天空的颜色仿佛嗤笑了一声“额头都红了啊。到底用了多大力。”

赞同。真的很痛,被人强行把脑袋摁在地板上真的很痛。

安静了一会。

“就他吧。”那片天空无趣地说。

或许她刚刚是在等一个有意思的回答吧。但是很抱歉,无趣的家族是教育不出有趣的人的。无端升起了些愧疚之情。

“不准备再看看其他人了吗,悟大人”

“你们选中的人就是他吧。有可能伤害到我的人,五条家怎么会放任他流落在外面。”名为五条悟的六眼面无表情,“结束吧,这场闹剧。”

老婆婆俯下身跪拜一下“是。”

随后,她递交给神前家的年长者一封信笺“这是神前家想要的东西。往后,晃、五条晃就是五条家的人了。”

没去听长辈们的弯弯绕绕,五条悟只是用那双眼睛直直注视着窗外飘忽忽落地的叶片。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