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转和咒骸(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在高专度过三天后,我终于知道了硝的术式是什么。

那是即使是在咒术师中也极其稀缺的、可以医治他人、将咒力逆向反转后化作正面力量的「反转术式」。

这天。

“家入同学,麻烦您帮忙医治一下医务室的伤患”

还在课堂上,就有不认识的人直接打开了教室大门冲了进来。那人一进来就冲到硝的边上,语气带冲,表面说着“麻烦帮忙”之类的敬语,动作却毫不客气,简直就是在威胁他。

我身边的短发少年当即起身。硝他拿着一本笔记本就要跟着那人离开“夜蛾,我请一下假。”

站在讲台上的夜蛾老师给了他一个ok的手势。

说起来,刚刚那个人在要求硝去治疗的时候,完全没有问过正在讲台上授课的夜蛾老师。而且进来也没有敲门,根本不管教室里学生在干什么。这种态度总觉得有点眼熟

“那是禅院家的术师吧。”悟说,她头也没回,嗤笑一声,“真是老样子的恶心味道。”

我看着前面悟后脑勺白色的长发回忆起来。禅院家的啊。虽然和他们接触不多,但是确实每一个都带着那种腐朽的时代气息。

甚至还有人当着悟的面对我说过“真好啊,就因为是男人所以能够直接掌控五条家的六眼。我也想当男人,如果我是男人能娶六眼的肯定是我吧那样无论是禅院家还是五条家都能尽在掌握”

“我记得,禅院家有个叫禅院直哉的女孩子吧。确实都是这种态度。”我想着与禅院家少有的几次会面中印象比较深刻的人。禅院直哉就是那个说出上面那段话的、完全不会读空气的家伙。

她在说完那段后就被悟打飞了十米远,又因为是女孩子之间的斗殴我也不好插手。当然,我也不想插手。所以只能被迫眼睁睁看着那个女孩子被悟揍得鼻青脸肿地回去找爸爸。

悟扭过头,脸上没什么情绪地看了我一眼“你居然还记得禅院家的人啊。”

杰同学也跟着侧过脸“哦禅院家的女孩子我记得禅院家,不管上一代还是这一代,好像也都是阴盛阳衰的样子。”

“嗯。而且那些有天赋的女人都被早就被禅院本家控制起来,侍奉主脉的男性了。”悟转着笔,淡淡地说。

确实。仿佛是从上一代开始的诅咒,禅院家有能力的几乎都是女性。但是禅院本身又是极其重男轻女,瞧不起女性咒术师的个性,因此在那几个天赋尚可的咒术师成年以前,就早已经被安排了族内通婚。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个禅院直哉应该就是当代家主的女儿。

如今的禅院家主我记得是个准一级咒术师,但是实力不行,是和我的二级判定一样,是开了一些方便之门后才勉强定下的,能力远不如他的妻子禅院直毘人。

不过,据说最近禅院家又在闹家主之争了,听说是因为其中一个主分支诞下了有咒术天赋的男孩子。具体的并不清楚,因为我和悟没怎么关注过别家的糟心事。

毕竟五条家已经多年没有诞生特别有天赋的孩子,所以在悟出生后,只坚持以六眼为中心的发展策略。

当年恨不得绑着悟早早结婚就是这个策略的一部分。还好悟她随着年纪长大、实力变强,已经拥有足够的话语权,否则怕是我们刚十三四岁就要被老头子们逼着生孩子了。

想到这件事我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当年,就算我们都已经搬进私宅,都能让长老院的人埋伏进来给我的饭菜里下不可言喻的药。要不是悟她从小接受药物训练,那天又想尝尝我的饭菜,怕是那时候我就要被邪火烧死。

哪个天才想出来的主意让十三岁男孩子行那等事情的,现代生物学没学好啊。

哦,他们好像根本不学这种东西。啧。

“好了。听课。”夜蛾老师听了一些语焉不详的八卦后,轻轻敲了敲桌子,“我们今天讲的是咒力循环,咒力在一些情”

悟和杰两人对视一眼,然后整整齐齐地打了个哈欠。因为都是已经烂熟于心的内容,所以她们干脆在老师眼皮子底下打起了瞌睡。

夜蛾老师越讲越沉默。最后,讲台上的女性咒术师在两人故意比拼起来、此起彼伏一个比一个响的伪装呼噜声中面无表情地合起书。

不上课的夜蛾老师干脆宣布了一个坏消息“从下午开始,悟,你也要继续开始出任务了。”

“哈才休息这么几天吗”悟见夜蛾不讲课了,就把长腿架在课桌上。

闻言她不满地把头往后仰,脑袋落在我放在课桌上的掌心嘟嘟囔囔“算了,有三天假已经够谢天谢地了。”

“你要和杰一起去处理一个一级咒灵。据窗那边传来的信息,那个咒灵的破坏力很强,但是可能很适合杰。所以,就要麻烦你了,悟。”夜蛾老师忽视悟的抱怨,有条不紊地下达命令。

“哦。”悟说,随后身体往杰同学的方向靠过去,手肘戳了戳她的手臂,“杰,你是不是又要吃那个了。”

说着还一边摆出呕吐的姿势,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