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震惊之中,乔祐年不由想起了昨日他同柳襄说过的话。

昭昭无需生惧,若他欺负你,我定替你撑腰

乔祐年咽了咽口水,面上苦涩难言。

他那时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会是昭昭先动的手。

他收回昨天的话,此时的谢蘅绝对敢忤逆父亲和二叔

“还愣着做什么,把人给本王弄走”

明王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怒吼道。

重云面色为难道“禀王爷,云麾将军和世子的手腕锁到了一起。”

明王“”

他呆滞了片刻后,怒不可遏的转头瞪着柳清阳,眼神似要吃人。

柳清阳硬着头皮拱手致歉“王爷息怒。”

这时,圣上与皇后娘娘,贵妃娘娘也都走了过来,看着这一幕,几人脸上亦是万分复杂。

“这”

圣上看了看明王,又看了看柳清阳,一个是他的幼弟,一个是朝廷大功臣,今日宴会的主角,他冷静下来,努力将这碗水端平“来人,快看看这银环如何解”

殿前将军这时总算回过了神,从人群中出列,脚步虚浮的走到谢蘅柳襄跟前蹲下,因银环紧紧贴着谢蘅和柳襄的手腕,他不敢伸手去碰,仔细观察半晌后,诚惶诚恐道“禀陛下,臣没见过这等精妙的银环。”

圣上心头一惊“解不开”

殿前将军踌躇片刻后,朝谢蘅道“世子得罪了。”

谢蘅忍着怒气闭上眼。

殿前将军便伸手研究他手腕上的银环,不久之后,他额上隐隐开始渗着薄汗,而谢蘅的眉头越皱越紧,直到谢蘅忍不住闷哼了声,他才赶紧收回手,惊慌请罪“禀陛下,这银环臣解不开,越用力此环便收的越紧。”

明王大步上前端详一番,见谢蘅的手腕被紧紧扣着,已隐现红痕,他也顾不得什么风度,指着柳清阳骂道“柳清阳,你生的好女儿”

柳清阳不占理自无法反驳,沉着脸朝柳襄道“阿襄,这银环如何解”

然久久没等到回应,他正继续询问,柳襄却一头栽到谢蘅怀里。

睡着了。

殿中再次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柳襄的手臂还在谢蘅脖颈上,栽下去时唇正好贴合在谢蘅的颈部。

谢蘅身子一僵,下意识想将她甩开,可她坐在他的腿上锁住他的手腕,让他动不了分毫。

他但凡手上用力,那该死的银环就紧紧的喾着他,挤的骨头生疼。

大约是因气过了头,慢慢地谢蘅竟诡异般的平静了下来。

浸着寒霜和杀气的双眼注视着虚空。

他该要怎么弄死她。

圣上扶了扶额,看向柳清阳“雩风,你可有办法解”

柳清阳心道他若有办法解,他何至于等到现在,他颔首如实道“臣未曾见过这个东西。”

要让他知道到底是谁把这东西给阿襄的,他非得

“陛下。”

一道心虚且微弱的声音突然传来。

柳清阳冷冷的回眸,对上宋长策欲哭无泪的脸。

柳清阳心中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宋槐江也似明白了什么,狠狠瞪向宋长策。

圣上自也看出了什么,但并未深究,只是道“中郎将知道解法”

宋长策顶着数道视线,心中一慌,脱口而出道“此乃锁情环,据说被同时锁住的人会永远在一起,永不分离。”

他这话一出,明王火气更大了“谁问你这是什么东西了立刻给本王解了”

“立立刻不了。”

宋长策被吼的身躯一震,下意识道。

明王“”

好在宋长策很快就反应过来,忙找补道“每对锁情环只有一把钥匙,除了这把钥匙任何东西都打不开。”

谢蘅裹挟着无尽的戾气一字一句道“钥匙在哪”

宋长策缩了缩脖子,不确定道“应该在将军身上吧”

他那时走的急,没看到将军带了锁情环,更不知道将军有没有将钥匙带上。

皇后闻言唤来贴身宫女,吩咐道“去找找。”

贴身宫女硬着头皮走到谢蘅跟前,却踌躇不动。

柳襄几乎是贴着谢蘅的,她若伸手,必然会碰到谢蘅。

再给她八百个胆子,她也不敢碰谢蘅啊

场面一时间僵持了下来。

最终,还是圣上喊了贴身内侍来“你去。”

内侍走到谢蘅跟前,道了声得罪了,用手背隔着衣裳轻轻碰了碰柳襄的腰间。

若有钥匙,必然会硌手。

很快,内侍收回手,朝圣上禀报“禀陛下,将军身上没有钥匙。”

谢蘅眼底杀气更重了。

圣上头疼的扶了扶额,这都叫什么事啊

“若将军身上没有,或许,在府中。”

宋长策硬着头皮道。

柳清阳看向宋槐江,宋槐江颔首快步离开,顺手将宋长策拎走了。

宋长策自知闯了祸,半点不敢反抗,乖乖的被宋槐江揪着出宫。

宫中到骠骑将军府就算是快马加鞭,最快也要小半个时辰,也就意味着这期间谢蘅和柳襄要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

柳襄倒是栽在人怀里睡的安稳,谢蘅就没那么好过了。

陌生的香气强势的侵蚀在他鼻尖,脖颈上因呼吸传来规律的痒意,她的存在感过于强烈,即便他想说服自己忽略也做不到。

为了不那么难熬,他开始在心里给柳襄想死法。

宫宴本就接近尾声,圣上也就此下令散了宫宴,众朝臣虽都想看热闹,但谁也不敢拂圣上旨意,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露华台。

乔家几人到此时都还没有缓过神来。

这事该要怎么收场,他们谁心里都没底。

乔大人怕柳清阳一人无法应付,便与崔氏和乔家兄弟留了下来,作为柳襄的母族中人,他们留在这里也没人会置喙。

朝臣散去后,露华台顿时就空旷了许多,圣上为了端平这碗水,吩咐太子和二皇子寸步不离的守着柳清阳和明王,生怕一个不注意,这二人就打了起来。

皇后和皇贵妃的脸色也都不大好看。

原本她们盯上了柳襄,可经她这么一闹,今日计划的求圣旨赐婚也就搁置了。

柳清阳尴尬而心虚的立着,余光瞥到皇后和皇贵妃的神情,竟苦中做乐的想,这事好像也不全然是坏事。

但谢蘅。

柳清阳无声一叹。

但凡换个人他都不用如此苦恼,大不了就求一道赐婚圣旨,可谢蘅这个女婿他着实要不起。

明王一直盯着柳清阳,将他所有神色尽收眼底,见他突然叹气,心中火气蹭的就冲了上来,一把推开谢澹,怒道“你叹什么气你还有脸叹气”

明王少时也曾上过战场,这些年手上功夫也没落下,若非谢澹也有功夫在身,被他这一推定是要摔个跟头。

谢澹知明王在气头上,并没有放在心上,站稳后赶紧追了上去,拦住明王“皇叔,您冷静。”

另一旁,太子也赶紧挡在柳清阳跟前。

“柳清阳你给我滚出来,当什么缩头乌龟呢”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