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章(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柳襄忐忑的来到明王府门前,重重的深呼吸后上前报了名号,门房神情古怪的望了她一眼后,恭敬的将她带了进去。

明王府比柳襄想象的奢华巍峨,绕过雕刻精美的照壁,一眼过去仿佛都望不到尽头,除了皇宫,这是柳襄见过的最富丽堂皇的地方。

不怪能养出金疙瘩世子。

穿过几个游廊和两个花园,门房终于在一石拱门前停下,恭声道“云麾将军请在此稍后。”

柳襄此时不觉有异,点头道“好,有劳。”

直到半刻钟后四周仍是一片寂静,她才终于后知后觉的明白了什么。

这是给她下马威呢。

不过若谢蘅的手段是这样的,她倒不惧了。

别说等半刻钟,只要能让他消气,愿意将此事揭过去,等一天也使得。

但她没想到一语成谶,她真的等了一天

黄昏染红了天边,肚子也饿的咕噜噜直叫,而仍没有半个人影出现。

柳襄这时也明白今日她应该是见不到谢蘅了,便干脆利落的打道回府。

今日见不到有什么关系呢,她明日再来

而院内,谢蘅正在用晚饭。

听底下人禀报柳襄已经走了,他只冷冷哼了声。

他至今都想不明白,昨夜那场热闹看的好好的,怎么就突然跑到他身上来,让他成了昨夜最大的热闹。

思来想去,最后只能将这一切归咎于那个脑子里不知道装了什么奇怪东西的女疯子。

他长这么大从来没这么丢过人,这件事绝不会就这么轻易过去。

“世子,若云麾将军明日不来了呢”重云朝外望了眼,道。

谢蘅冷笑“她敢”

重云垂首不做声了。

以云麾将军昨夜那般胆量,敢不敢还真不好说。

次日一早

谢蘅才起床更衣,底下人便禀报柳襄来了。

他喔了声就没再理会。

柳襄今日是有备而来,她打包了几碟糕点,想着即便谢蘅再将她晾着,她也饿不着,然而这一等又是一天。

暗处的下人看着柳襄板着的脸,心道她这回怕是要生气了,然他们不知柳襄只是在懊恼,她今日应该多带些吃食。

有了前两次的教训,第三日柳襄带够了一天的吃食,满满一个食盒,荤素皆有,格外丰盛。

暗处的人一言难尽的看着她盘腿坐在拱门口的大石上,吃的津津有味,半点也没有生气的意思。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谢蘅耳朵里。

谢蘅顿时就气笑了“她当这是什么地方明日不许让她带东西进府”

但柳襄第四日根本没打算再带东西。

她换了声利落的劲装,束着高马尾大摇大摆的踏进明王府,不用门房带,就熟门熟路的到了拱门前。

俗话说事不过三,三日过去,金疙瘩世子的气也应该消了些吧。

谢蘅听底下人禀报柳襄进了府并没有放在心上,用完早饭路过窗台时,发现了一只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白猫,他让重云去取些食物来,自个儿寻了片羽毛逗着,猫儿玩到了兴头上,粉色的爪子拍到了谢蘅的手,惹得他唇角轻轻弯起。

金色发带懒散的拢着一半乌发,其余则随着他的动作垂散在肩背,时而有几缕搭在黑色宽袖上和白皙的手背上。

矜贵中带着几分傲劲儿,就连笑起来都勾人得紧。

柳襄再一次看愣住了。

真不怪她醉酒,便是现在清醒着,若不知他的身份,她也一定会冲上去。

虽不会像醉酒时那般唐突的直接锁人做夫君,但也会问清楚人姓甚名谁何方人士,以待提亲。

她先前的预感并没有错,她当真遇到了一个极合她心意的人,但遗憾的是,这个人是谢蘅。

不过虽不能提亲,看一看应该不要紧吧。

柳襄就这么坐在屋顶上弯起一只腿,手肘托腮,目不转睛的欣赏着眼前的绝美画面。

直到她发现重云回来了。

以重云的武功,很容易就会发现她。

柳襄虽然被美色迷昏了头,但还是知道被发现和主动现身是很不一样的。

于是,在重云穿过长廊前,她吹了个口哨,待谢蘅抬眸望来时,她笑的灿烂明媚“世子好大的气性啊。”

这一套看似动作行云流水,但其实并非柳襄所愿,只奈何美色在前,嘴比脑子快。

果然,谢蘅翻脸如翻书,对着她全然没有对着那猫儿的和颜悦色。

那猫儿真是好福气

谢蘅盯着房顶上调戏他的女人,心头火气直窜,他仰着头

他从不仰头看人

“滚下来。”

“好嘞。”柳襄听话的滚了下来,落到谢蘅的跟前。

谢蘅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重云这时恰好穿过转角,看着突然出现在谢蘅面前的女子,吓得脸色一变,加快了步伐。

柳襄此时不大敢去看谢蘅冰冷的脸色,鬼使神差的,她歪了歪脑袋,朝谢蘅身后疾驰而来的重云打招呼“嗨。”

谢蘅“”

重云“”

柳襄大约也知道她这个行为多少有点不合时宜,遂眉眼弯弯的朝谢蘅也打了个招呼“世子早呀。”

谢蘅深吸一口气。

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厚脸皮女子

“世子。”

重云停在谢蘅身旁,防备的看着柳襄,似乎生怕她下一瞬又朝谢蘅扑了过来。

柳襄头脑再简单也看出了重云的意思,心虚使然,脸颊隐隐有些发烫,她道“我今日没喝酒。”

重云一怔,飞快瞥了眼谢蘅。

从那日后,酒这个字就是世子的忌讳,绝不能提的。

果然,只见谢蘅眼底的冰霜都似要溢出来了,他咬牙切齿道“怎么进来的。”

柳襄指了指身后的屋顶,如实道“翻进来的。”

谢蘅被她的理直气壮气的一哽“怎么,改做贼了”

柳襄知道他是在拐着弯骂她那夜的荒唐,那夜错确实在她,骂就骂吧。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