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章(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柳襄心头的大石落地,脚步都轻快了几分,这是她这几日离开明王府最早的一日,她决定先找个医馆包扎脖子上的伤,再寻个酒楼去吃一顿,压压惊。

只可惜,宋长策不在。

这个念头刚落,便瞧见一个熟悉的人影一瘸一拐的往明王府而来。

柳襄怔了怔,加快脚步迎上去“宋长策,你怎么来了”

宋长策看见她也是一愣,随后看到她脖颈上的伤,眼神一变“姑娘受伤了,谁做的,谢蘅”

柳襄见他一副立刻要冲进明王府讨说法的架势,忙道“没事,是我不小心撞到剑上的。”

宋长策皱着眉头将信将疑的看着她。

柳襄便又道“你觉得金疙瘩世子能伤到我”

确实,谢蘅不可能伤到柳襄。

宋长策沉声道“怎么撞上去的”

柳襄想了想,委婉道“谢蘅提着剑,我用脖子撞在他剑刃上了。”

宋长策“”

那不就是谢蘅砍的

“苦肉计,苦肉计。”

柳襄一把拉住宋长策,将他拽离明王府,脸不红心不跳道“今天可总算见到他人了,若不想点办法让他心软,这事还不知道要何时才能过去。”

宋长策沉声道“现在过去了”

柳襄摇头“没有,但找到突破口了,想来要不了几日了,对了,你还没说你来这里作甚”

宋长策如实道“我听暮雨说姑娘这两日日日都在明王府待到天黑方回,我担心姑娘被欺负便过来看看,那锁情环是我给姑娘的,理应也承担责任。”

柳襄皱眉瞥了眼他的脚“这是我造的孽,跟你有什么关系,这次动真格了”

宋长策嗯啊了声“我爹亲自打的十棍。”

柳襄“”

“婶婶这回没抓宋伯伯的脸”

宋长策扯了扯唇“就差是混合双打了。”

柳襄心虚的摸了摸鼻子,拉着他胳膊道“走,请你吃顿好吃的补偿你。”

“啃个猪蹄吧”宋长策道“以形补形。”

“行,给你点十个。”

宋长策“我又不是真的猪。”

“昭昭”

二人正说话间,前方传来一道声音,柳襄抬头望去,见是乔祐年,忙挥了挥手“二表哥。”

乔祐年快步走到二人跟前,一眼就看到柳襄脖颈上的血,脸色立变“谢蘅伤你了”

“太过分了,我去找他算账”

柳襄眼疾手快的一把拽住他“二表哥,我没事。”

乔祐年双眼冒火“都这样了还没事,你好歹也是陛下亲封的将军,他怎么能伤你一点风度都没有”

柳襄一样的借口又说了一遍“二表哥我真的没事,这是我不小心撞他剑上的,跟他没有关系。”

“二表哥来这里是做什么呢”

乔祐年皱了皱眉“当真”

“千真万确。”柳襄。

乔祐年这才消了点气,道“我听闻你这两日在这明王府一待就是一天,担心那小气鬼为难你,便过来看看。”

“不对,好端端的,那小气鬼拿什么剑啊。”

柳襄“”

这怎么又绕回来了。

“他舞剑。”

乔祐年“”

他面无表情的盯着柳襄,似乎在说你看我信不信。

“好啦我饿了,我们去啃猪蹄。”柳襄不由分说的一手扶着宋长策,一手拽着乔祐年往前走。

乔祐年皱眉“为什么要啃猪蹄”

柳襄“以形补形。”

乔祐年“”

他这才注意到宋长策,看着柳襄掺着他,他继续皱眉“这是”

宋长策没见过乔祐年,但听柳襄唤他二表哥,便也猜到了他的身份,闻言道“我叫宋长策,是姑娘的副将,见过乔二公子。”

乔祐年眉头这才微松。

原来是昭昭那个带她逃婚去当土匪的那个竹马。

“你腿怎么了谢蘅打你了”

宋长策一时无言。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姑娘的表哥说,那个锁世子的银环是他送的。

万一再挨顿打呢

最后,他学柳襄胡扯“我舞剑摔的。”

乔祐年“”

“你们是不是看我好骗我好歹也是刑部的人,撒谎时能不能稍微尊重点我的官职”

“知道了表哥。”

柳襄强行将他拖走“我们走快一点,猪蹄要卖完了。”

“这还不到午时哪那么快就卖完了,就算卖完了我出双倍钱让他们现做,先去找个医馆,把伤处理了。”

“该死的谢蘅,这笔账迟早得跟他算”

阳光下,三道影子被拉的长长的,高束的马尾,喋喋不休的骂声,一瘸一拐的滑稽,都充满着少年人的朝气。

酒楼之上,临窗而坐的人将这一幕尽收眼底,许久后他放下杯子,站起身道“回宫。”

侍卫立刻跟上“二皇子不去见世子了吗”

谢澹头也不回道“不必了。”

乔祐年最后还是从宋长策嘴里磨出了真相,他一言难尽的盯着宋长策“你胆子是真大,先前带昭昭逃婚去做土匪,现在又给昭昭弄来个什么锁情环锁了谢蘅,该说不说,我都有点佩服你。”

“退一万步来讲,你这顿军棍也挨得不冤。”

他算是第一次见到比他还能闯祸的人。

宋长策并不认为这是什么夸奖,但碍于对方身份,他只能扯着唇笑。

如果时间能够倒流,他绝对不会把那该死的锁情环带回将军府

“菜来了。”

柳襄不想再讨论这件事,赶紧打岔道“宋长策你多吃点。”

乔祐年是不太喜欢啃猪蹄的,但看宋长策实在啃的太香了,他也忍不住夹了一个。

不知是不是错觉,好像今天的猪蹄确实香了不少。

这顿饭,三人把食不言寝不语发挥到了极致。

桌上如风卷残云般空空如也,三人餍足的靠在椅子上舒服的眯起眼。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家的菜味道如此好”乔祐年喟叹道。

柳襄正要开口,却听楼下传来一阵吵闹。

宋长策与柳襄同时起身靠在窗边去听,动作迅速的让乔祐年咂舌。

乔祐年瞥了眼宋长策的腿,嘴角抽了抽“这会儿不疼了”

宋长策不知哪儿来的瓜子,分给他一把,道“乔二哥,来看热闹。”

一顿饭,乔二公子就成了乔二哥。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