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柳襄遇刺一事很快就传遍了玉京,圣上皇后贵妃先后派人携重礼到将军府探望,乔家和柳家则纷纷送谢礼至明王府,对谢蘅以表感谢。

虽然都心知肚明谢蘅派出暗卫的目的,但论迹不论心,谢蘅的人救了柳襄三人是事实。

而谢蘅看着送来的好几个大箱笼自然也不明白这不止是谢礼,还有两家对柳襄的求情之意,柳家暂且不提,乔家他是不可能退回去的。

毕竟他有两位老师都在乔家,总得给几分面子。

单单退了柳家的似乎也没有必要,人他确实救了,这礼他受之无愧,所以谢蘅坦然的照单全收,但不做任何表态。

对此乔祐年自又是气的一阵牙疼,骂了谢蘅一连串都不带喘气的。

柳襄受的是外伤,也没有宋长策严重,次日就准时的出现在了谢蘅的院子。

不知是不是因为受伤的缘故,今日院里的侍卫没有拦她,她来谢蘅院里那么多次,这还是第一次走正门。

彼时,谢蘅正在亭中给猫喂食。

柳襄记得上次见的是一只白猫,而眼前这只却是三花猫,根据它们的毛发和体型能看出这并非是谢蘅养的,应是哪里跑来的野猫。

柳襄看着这一幕,心中不由暗道这金疙瘩世子瞧着脾气冲,但对待这些小家伙却很有耐心,且意外的还挺招猫。

屈尊降贵的人弯腰将食物递到三花猫的跟前,乌发垂落在肩臂,手指白皙细长,骨骼分明,看的柳襄一时晃了神,脚步也不由自主的轻慢了下来。

谢蘅余光瞧见她,一抬头就对上那双泛着亮光的黑眸,丹凤眼里冷光乍现“再看挖了你眼珠子”

从昨日柳襄的剖白中,他终于悟了,这女疯子就是个见色起意的女流氓

柳襄连忙收回视线,规规矩矩上前将提着的糕点放到石桌上“柳襄今日来给世子赔罪。”

谢蘅的目光在糕点上停留了片刻,冷冷的哼了声。

她不觉得她这罪越赔越多了么,就在这时,一个念头蓦地闪过,难道这女疯子说每日来与他赔罪,不过就是找借口来他跟前晃

且昨日才受伤今日却还来了,只为陪个罪

谢蘅想到她方才看他那明亮的眼神,心头怀疑更重了。

柳襄清晰的感受到谢蘅整个人的变化,她虽然不明白他为何突然又炸毛了,但还是下意识后退一步小心翼翼问道“世子您”

“滚”

柳襄“”

她都还没说话呢,又哪里惹到他了

难不成是因为方才多看了他几眼

“重云”

柳襄一个激灵,忙往后退了几步“我滚我滚我立刻就滚,不劳烦重云大人。”

“对了今日桃花糕加了糖,世子尝尝合不合口味。”

说完这话,柳襄飞快的跑出了院子。

谢蘅抬头若有所思的盯着桌上的糕点,原来它叫桃花糕

果然,这个女人每日来见他的心思不良

但若就这样放过她,他又实在不解气,可也不能如了她的意。

于是接下来好一段日子,柳襄再没见到谢蘅。

她每次都是在门外照旧赔了罪后重云就让她离开了。

虽然不明白缘由,但柳襄心里也松了口气。

她眼下只希望早日能让谢蘅满意,将这件事了结,否则若日日这么来见他一回,她还真怕哪天控制不住一头栽了进去

然后肯定就会像宋长策说的,万劫不复

这日,柳襄照例赔了罪从明王府出来,朝靠在墙上等她的宋长策挥了挥手“走了。”

养了这么些日子,宋长策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出门前就于柳襄约好,今日要偷偷出去喝酒。

至于为何是偷偷,那自然是因为老管家这几日将他们看的极严,宋长策说他憋的头上都快长草了,今日是好不容易才说服老管家出了门的。

宋长策待柳襄走近,将手中其中一把剑扔给她,道“姑娘,我方才听人说,今日是杏榜放榜的日子。”

自从出了上次的事后,柳襄宋长策被柳清阳宋槐江耳提面命,但凡出门必须带武器。

柳襄熟练的伸手接过剑,饶有兴致的挑眉“真的那我们去瞧瞧。”

“我让人先去百善楼订位子了,听说那里离的最近。”宋长策道“现在过去刚刚好。”

走出几步,柳襄突然转头看向宋长策“现在听你唤我姑娘,总觉得有些不自在。”

过往十多年,宋长策从未这么叫过她。

幼时喊襄襄妹妹,长大些喊襄襄,后来柳襄被封为云麾将军,在外宋长策便唤她将军。

“不是姑娘让我这么唤的”宋长策挑眉道。

柳襄皱眉“那会儿看话本子上的故事,觉着这么唤听起来新鲜,如今新鲜劲儿过了,便觉得有些不自在了。”

尤其遇刺那日回去后,爹爹告诉她她近两年在边关看的那些话本子都是有人有意为之后,她就更不觉得有什么稀奇的了。

宋长策喔了声“行吧。”

一刻钟后,二人到了百善楼。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