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章(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柳襄没想到谢蘅最先质问她的竟是这个,她正要解释却反应迅猛地咽下了即将出口的世子不是东西。

她紧紧闭着嘴,盯着谢蘅。

他给她挖坑

这话一出口,她铁定得挨顿毒打。

谢蘅这回倒并非给她挖坑,只是方才心中过于震撼,鬼使神差的才问出来那句话。

这时他反应过来,耳尖上的红愈发明显。

她这女子怎如此不矜持,哪有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同人剖白,简直有伤突然,谢蘅想到那日宫宴在露华台看到的一幕。

她和一少年倚在拱桥之上赏荷,笑的好不灿烂。

这才过去多久,她却来跟他说看上他了

看来这女子不止脸皮厚,还是这般的三心二意

她将他当成何人,敢如此戏耍

谢蘅眼底的怒气越来越浓郁,风雨欲来

柳襄的唇抿的越来越紧,心底一个念头疯狂叫嚣着,要不,先跑

“重云。”

谢蘅咬牙,一字一句道“暗卫何在”

重云一惊,忙看向柳襄,柳襄飞快抬眸瞥了眼重云,从他眼里,她感觉到了谢蘅口中暗卫的分量,她当即不再犹豫,一个转身足尖一点就跃上了屋顶“世子,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事,明日再来。”

谢蘅似是没想到她竟会逃跑,怔愣了好半晌后,才气的吼道“给我追,打死了我自去请罪”

重云“”

他是真不明白这云麾将军为何几乎每句话每个举动都能惹怒世子。

她还像是专来克制他家世子的。

重云不敢忤逆谢蘅的命令,抬手做了个手势。

顷刻间,便有几道身影从暗处窜出,直奔柳襄。

重云小心翼翼看向谢蘅,却见他已不止耳尖泛红,连双颊也被气的染了淡淡的红晕,重云担忧劝道“世子您消消气,莫要伤了身子。”

谢蘅深深吸了口气,闭上眼。

他顺风顺水颐指气使活了十八年遇到这么个女疯子,她一定是他的报应是老天派来要气死他的

恰在这时有侍卫来报,二皇子来了。

谢蘅没好气的转过头,冷声道“让他滚”

侍卫一惊,心知大约是撞到了谢蘅枪口上,忙看向重云。

那可是二皇子,他要是原话传过去,滚的怕先是他的人头。

重云便道“说世子今日精神不佳,不便见二皇子,待世子身子好些,再去拜见二皇子。”

“是。”侍卫忙应声退下。

重云陪着谢蘅长大,对他的性子可以说是了若指掌,静静的给他添了杯茶递过去,待一杯茶尽,谢蘅眼底怒容稍减,他才道“世子,二皇子今日来,许是为了三司使,世子可有打算”

谢蘅冷哼道“关我屁事”

重云又默默地给他添上一杯茶。

这时,微风拂过带来一阵若有若无的香甜,谢蘅斜着眼看了眼桌上柳襄送来的糕点。

重云眼尖的瞧见,忙将糕点打开,道“世子尝尝”

谢蘅自幼便爱这些香甜可口的糕点,眼前的桃花糕无论是颜色还是香气都极其附和谢蘅的口味。

但他只冷冷哼一声便挪开了视线。

好似那正在使气的猫儿,明明受到了食物诱惑,却硬撑着仰着高傲的头颅。

重云便捏了块点心递到谢蘅面前“世子尝一尝,若是合口味属下便去跟将军府买下来。”

谢蘅这才所有松动,不情不愿的伸了手。

香软可口,几乎入口即化,谢蘅不自觉的眯了眯眼睛。

重云见此心中一定。

以他对谢蘅的了解,这就是很喜欢了。

一块糕点用完,谢蘅擦了擦手指,挑剔道“不够甜。”

重云还未开口,他却又伸手拿了一块“少给些银子。”

重云绷直唇忍住笑,拱手应道“是。”

柳襄出了明王府一路狂奔,惹来无数好奇目光,但在看见她身后追来的劲装墨衣人挂着的腰牌后,都按下看热闹的心思,避之不及。

也不知这是哪家姑娘,竟敢惹明王府那位。

但也有人认出了柳襄,惊讶道“那不是云麾将军吗”

“你怎认得”

“昨日云麾将军和乔二公子还有中郎将在那边的酒楼用饭,遇到了一位被地痞讹上的学子,我当时在那看热闹,听那学子唤她云麾将军。”

“原来如此,那就不奇怪了。”

“这话又如何说”

“这么大的事你难道还不知道前几日宫宴上云麾将军醉酒,要抢明王府世子做夫君,听说,还当着文武百官的面亲了世子一口。”

“啊竟还有这事快与我细细说来。”

短短半刻,那人周围就围了一大圈人,都是好奇云麾将军是如何抢了谢蘅为夫君的。

柳襄对此一无所知。

谢蘅的暗卫与侍卫全然不在同一个水准,她能在十几个侍卫的围攻中游刃有余,但却不是这五个暗卫的对手。

她心里谨记着暮雨说的打不过就跑,肩上挨了一掌后,她毫不犹豫的疯狂逃窜。

她来京中不久许多路都不识得,只能漫无目的的跑。

街边阁楼之上,谢邵远远就看见了那在人群中穿梭的女子,因隔得远,他有些不确定道“那可是云麾将军”

侍卫定睛细看后,道“是。”

顿了顿,侍卫又道“似乎有人在追云麾将军。”

谢邵闻言微微皱眉起身走到栏边,见柳襄身后确实有几人紧追不舍,他忙吩咐道“快去拦一栏。”

侍卫却没立刻动,而是神色复杂道“殿下,追云麾将军的是明王府的人。”

谢邵一怔“明王府的人追云麾将军做”

话未说完,谢邵便反应过来了。

看来柳襄与谢蘅在宫宴上结下的梁子,还没有处理妥当。

侍卫见他沉默,便请示道“殿下,可还要拦”

谢邵轻轻摇头“罢了。”

“世子气性大,我若拦着反倒对云麾将军不利。”

宫宴上发生的事可大可小,若是寻常有女子这般定要遭一些谴责,但众所周知,云麾将军是自幼在边关长大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边关没有京中这么多规矩,对女子也更为宽容,再加上父皇母后明令禁止不准谈论此事,这才没人敢在明面上置喙半句。

但暗地里的非议定是少不了的,也幸亏云麾将军心宽,酒醒后才不至于无地自容。

谢邵思绪间,柳襄已飞快从谢邵眼前屋檐掠过,干脆利落,身轻如燕,高高束着的马尾晃动,眉眼灿烂明媚,尽显蓬勃朝气。

谢邵的手微微捏紧,眼底升起几丝光亮。

京中贵女大多都气质娴雅,矜贵沉稳,他从未见过柳襄这样的姑娘。

母后同他说要笼络柳大将军,娶柳家独女为储妃时,他没反对,他早就知道,他的婚事是国事,由不得自己喜欢。

可在宫宴上见到柳襄那一刻,他想若她是他的储妃,他似乎没有什么不满的,而现在看着那身姿矫捷明媚夺目的姑娘,他更加确定了心中想法。

柳襄,他可一争。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