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握(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他呆呆地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随后推推谢应祈的肩,但是这人没动,反而把自己往他怀里搂得更紧了。

“谢应祈,我要喘不过气来了。”

这才得到了一点点解脱,谢应祈箍着他的手没有那么紧了,两人之间微微拉开一点距离,他得到喘息的契机,谢应祈也仍然箍着他没松手,更加像是对方在经过思量之后做出的最大让步。

他察觉到对方的眼光又落在了自己的身上,随后听见谢应祈道“沈页,你怎么不好好穿衣服。”

紧接着,谢应祈伸手,绕过他的棉服,从领口的地方用指尖扯了扯他出门前没有来得及换裹在里面的睡衣。

还是那天从谢应祈家里带回来的那一套。

沈页顺着他的话头“我不冷。”

谢应祈直接戳穿“但你的手是冰的。”

沈页忽然想起刚刚在酒吧自己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两只手都在他手里被抓着,他一开始还以为是谢应祈喝多了酒之后才有的反应。

于是他道“但是现在不冷了。”

好在谢应祈也没有揪着这个点不放,过了一会儿又问他“你很喜欢这套衣服吗”

“对。”沈页诚实道,“是你给我的。”

随后立马他又看不到谢应祈的脸了,对方俯身,把头埋在他的脖颈里,如果他微微侧头,或许就能看见谢应祈逐渐红起来的耳朵尖。

“你今天为什么要喝酒”

但是谢应祈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重新支起身体,明明还可以和他像往常一样自如对话,但是眼里却沾着一点迷蒙,让人时常分不清他现在到底是不是正处在醉酒的状态当中。

他和谢应祈对视了一会儿,对方忽然低下头在他的眼角处亲了一下。

他说“沈页,你这里有一颗痣。”

那是他鼻根上面的一颗痣,平时他戴眼镜,正好会被鼻托给挡住。

他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随后对方又换了一个他没有想到的话题“我可以亲你吗”

沈页的脑子里面轰然一下炸开,难难难道这种事情还需要问吗,这要他怎么回答

他可以提出拒绝吗只是他的心里又好像有预感,谢应祈只是在等待他的一个回答,而并不在意这个回答是什么。

他抿了抿唇,点头的弧度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沈页眼睫微颤,面对即将到来的事情有着对未知的恐惧,紧张,但是与此同时也在滋长着不可抑制的期待。

随后和前两次完全不一样的吻落了下来,撬开唇关,带着淡淡的酒味和果香。

不得不说如果不是知道谢应祈从前没有过什么花花绿绿的历史,他一定会以为他身经百战,才能让他招架无能。

相比之下,沈页也的确笨笨的,不知道张嘴也不知道换气,憋到脸红了也只会捶谢应祈的肩膀让他停下来等一会儿,由着纠缠的鼻息在两人之间拉扯不断开。

十二点已经过去了,闹腾的商业街也慢慢安静下来,只能隐约听见窗外十二月的风声,和屋内高高低低暧昧的亲吻声。

这个时候沈页只要稍稍抬眸就能描出谢应祈的眉眼。

直到第三次沈页因为喘不过气而推谢应祈的肩让他停下的时候,他的脑子里面已经变成了迷迷糊糊一片,对方还压在自己的身上,他偏过头,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双手揪着谢应祈肩头和衣领处的衣服。

眼里已然是朦胧一片,像是眼前挡着一层纱雾,他以为谢应祈还要继续,但是对方的眼中忽然变得清朗,沈页不明所以,看着谢应祈慢慢起身,随后他道“我先去一趟洗手间。”

沈页顺势松开了手。

“咔嗒”一声,淋浴间的门被关上,耳边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以及夹杂着像是幻听似的其他声音,闹得人平缓不住心情。

隔着一堵墙,沈页好像知道谢应祈正在做什么,但是让自己不要去想。

半小时后,窗外忽然传来雨点敲打玻璃窗的声音,沈页撩开窗帘看了一眼,这场雨似乎没有愈下愈大的迹象。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