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人(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一场雪连着下了两三天,那天之后,谢应祈能够很明显地感受到自己和沈页之间的相处得到了很大的改变,虽然说不上来具体是哪方面,但至少这个乖小孩和自己待在一起的时候没有以前那么拘谨了。

只是这几天他发烧刚好还有点流鼻涕,只能坐在教室里面看着别人打雪仗。这小孩一面和自己讲其实雪也没有那么好玩,因为年年都会有,一面在看到操场上被人垒起来的巨大雪人,眼睛都是直的。

其实沈页是真的对玩雪没有那么大的想法,而且他们这一次换座位他换到了窗边,上课的时候他只要扭头就能看见窗外纷纷扬扬的鹅毛,慢慢重新修补好大地的泥泞,他觉得这个时候的雪景才是最好看的,天地之间偶尔鸟雀啾鸣,剩下的只有雪窸窣落下的声音。

而看见雪人只是觉得那个雪人好大好大,垒起来一定要花很多的时间,所以才没忍住多看了一会儿。

更何况妈妈怕他中招流感,已经三令五申不准他天寒地冻跑到外面去玩,他自已也不想再头疼难受去打针,所以由着妈妈把自己裹成一个球,自己乖乖待在教室里。

直到那天午自习他小憩醒来,扭头就看见了窗边站在窗台上等他醒来的缩小版小雪人,应该是谢应祈放在这里的,没忍住心里暖洋洋的,伸出一只手指戳了戳雪人的头。

那天放学,沈页没有等谢应祈去找他,捧着窗台的小雪人停在了楼道口,偷偷瞥着里面。

前两天他和谢应祈一起回家,路上碰见了梁老师,当时他正和谢应祈牵手呢,虽然他“嗖”的一下就松开了,还乖乖呆呆喊了一句梁老师好,但是不知道对方有没有看见。

为此他还担心了好多天,接连几天都无事发生他才松下一口气。

“谢应祈,我今天把他放在窗台放了一下午,他都没有融化。”

谢应祈垂眸,看见他戴着手套才没有把小雪人从他的手里拿过来,一边撑开伞一边和他解释着“因为今天的温度已经到了零下。”

“可是我听说过几天温度又会升回去,那我可以把他放进冰箱里面吗”

“冰箱对于他来说太温暖了。” 谢应祈把他往自己这边又拉近了一点,防止雪飘到他的身上。

闻言,沈页看向手心里小雪人的眼神又多了几分珍惜。

于是他回家前在花坛抓了一把雪上楼,在自己书桌窗前外面的窗台上给雪人安了一个基底,一场大雪过后化雪又持续了几日,小雪人在一个阳光撒进书桌的日子化掉,只剩下几根树枝和一滩水渍。

放学的时候他和谢应祈说起这件事,看着谢应祈从口袋里面拿出来一个针织的小雪人,比坐在他窗台上的小雪人小一点,但是做工精致。

“这是你做的吗”沈页捏了捏手里软绵绵的小球,比起这个礼物,明显对这个问题更加惊喜。

谢应祈难得有些心虚“我妈会做,我和她学了一下。”

“真的吗”沈页一听就不对劲,谢应祈不像是第一次做就能做这么好看的人,叶颜女士之前也报过一个缝纫班,但是一直到现在给他缝的衣服还是歪歪扭扭的,经常背着他去求助隔壁的王奶奶。

于是谢应祈又从口袋里面拿出来另外一个相形见绌的小雪人,虽然丑,但至少能看出来做的是一个什么东西。

沈页把两个都抓在手心里,忍着笑,努力将话说得委婉“谢应祈,阿姨没有笑话你吗”

“笑话了啊。”谢应祈诚实道,“他说我这个样子以后怎么找得到对象。”

末了他又朝沈页伸出手,补充一句“你要是不喜欢就还给我,省得你又要笑话一遍。”

沈页立马把两个小球都塞到口袋里面,耳朵突然透着薄粉“谁说我不喜欢了。”

“还还有”他别开眼,声音小到最后只剩下气声,“你不是找到对象了吗”

虽然现在和谢应祈相处的时候牵手抱抱那些肢体接触他得心应手,但是说起这种话来沈页还是会有点害羞。

他以前听宋云京的话,想着谈一段时间就说不合适要分手,但是真正谈起来的时候,他却忘记了还有这回事,现在早就全然放弃了这个想法。

谢应祈对他这么好,他才不要分手。

“对,我已经找到了。”谢应祈温柔笑着,看着面前眼熟的建筑,停下了脚步,问他,“后天什么时候去学校”

“七点吧。”沈页回答完又反问“你要和我一起去吗”

“嗯。”谢应祈抬手捏了捏他的脸颊,回答他,“我想和你一起去,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沈页当然愿意了,每一次自己去上学的路上都困得要命,走两步路就像停下来歇一会儿,尤其是在这么冷的冬天。

所以他欣然答应了谢应祈的邀请,随后拎着两个小球,他乐乐呵呵地回到了家。

叶颜女士看见蹦蹦跶跶进门的小孩心里就也跟着开心“页页,最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呀,怎么每天都这么开心,愿意和妈妈分享一下吗”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