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白(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沈页于是十分顺理成章地坐上了谢应祈的车,一辆黑色的奥迪s6,车内干干净净,也没有多余的香水味,沈页容易晕车,对这一点表示十分满意。

晚上这边没有多少车,更巧的是一个红灯都没有被他们碰上,窗外路边的路灯一束一束路过,车子的隔音效果很好,于是便衬得不说话的二人更加静默。

直到谢应祈开口“送你回学校”

他语气里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沈页都有点分不清这人是认真的还是在逗他,只是觉得自己刚刚上车前对他说的那句话是白讲了。

“可以啊。”沈页于是肯定了他的提问,道,“我现在回学校,今天晚上就凑合在寝室楼下的花坛里面睡一晚,你要去帮我找一找哪一块草地最软吗”

随后他头一撇看向窗外,心里愤愤,谢应祈不会是出门一趟就把脑子落在那一边忘记带回来了吧,这么明显的话里有话和此地无银都听不出来。

事实上,谢应祈全都能知道,只是觉得今天晚上的沈页在嘴毒的同时格外口是心非,事实上这人又说不出什么狠心的话,像一只戳在他的点上来回蹦跶的小猫。

还是一只只要稍微碰一下就很容易就炸毛的小猫。

“那还是别了。”谢应祈回答道,“等会儿你感冒了怎么办”

沈页又问“所以你带我回家吗”

谢应祈顺着他,回答得十分自然“对啊。”

“但是你还没有回答我你那个时候为什么不和我说话,还有昨天在幼儿园的时候。”沈页逮到机会就开始翻旧账,继续道,“谢应祈,你不认识我了吗”

他问得认真,但是改变不了这是一个幼稚又较真的问题,只是这话先从沈页的嘴里说出来,随后又到了谢应祈的眼中,那便和撒娇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唯一的一丁点不同就是,撒娇的沈页会害羞而且很好哄,这个时候得多费点功夫。

“当然认识你。”谢应祈看了他一眼,对方气鼓鼓的样子把脸颊肉都挤了出来,让人忍不住想伸手去捏一捏。

想了这么久的人,怎么会不认识呢。

昨天程妙,也就是范经的爱人,在做饭的时候不小心被蒸汽烫伤了手,于是他才被临时差遣去幼儿园帮人接小孩儿。

其实他回来之后,是想先把开在城东的店弄好,然后再去找沈页的。这些年他跟着范经一起合伙开了几家酒吧,一开始他背着债,所以前面的大部分时候都是范经出钱他出力,后面债务渐渐还完了,也有了关于这方面的经验,于是便有了回来这边开分店的想法。

最重要的是稳定下来,虽然他凭着这两年的积蓄买了车买了房,但是比起沈页他们家却还差得远。

他以前也很天真地想过两个人在一起只需要相互喜欢就够了,可是到了后来才发现,其实远不止这些。

沈页可以活在童话里,但是他不能。

只是他没有想到他预想中的重逢来得这么突然,明明只是一次很普通的机会,在什么准备都没有做好的前提下,他就是在偶然里又一次碰见了这个人。

他想起在小巷子里面碰到沈页的那一次,那个时候的沈页太胆小了,怕黑怕狗怕走夜路还怕他,他当时觉得这人很没由来,但是后来想想,他似乎没有见过这么真诚的人,所有感情的流露都纯粹得要命。

也叫人喜欢得要命。

他站在幼儿园门口不知道看了多久,心里想着沈页好像什么都没变,还是和以前一样,但是当沈页伸手整理小红花哄范音音的时候,他又觉得有点违和,明明这人自己都还是一个小孩儿,怎么现在却在哄别的小孩呢。

直到对方顺着看过来望向自己,他忽觉不平静,心跳好像正好补齐了那年漏掉的一拍。

但是那个时候他没来得及打招呼。

都说母子连心,范音音应该是感觉到了什么,见妈妈不在便急着问他妈妈在哪,他顺嘴回答了句医院,小孩于是着急了,吵着闹着催叔叔能不能快点去找母亲。

而那个时候沈页已经被新一轮小孩儿围住,看上去似乎一时半会儿也脱不开身。

“那是范经的小孩。”谢应祈不知道为什么,又补充了这么一句。

“我知道。”沈页回复他,“范音音和我说了你是他叔叔。”

“那今天呢。”沈页一边在心里盘算着就算谢应祈有了小孩也要么姓沈要么姓谢,一边继续问,“今天我刚进门的时候就看见你了,我一直在等你来找我,但是你一直都没有和我说话。”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揪着交在胸前的安全带。

谢应祈注意到他的小动作,这下沉默了一小会儿,随后才犹豫开口“刚刚”

“我以为你生气了。”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