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喂,这里是厕所。”

“我知道。那不是宿舍有摄像头么。”

“别这样,万一有人进来“

“这都凌晨四点了,哪个怨种会这个时候来公用厕所。”

哗啦啦

随着强有力的水流从金属龙头里倾泻而出,厕所隔间里的动静戛然而止。

程晓寒看了看镜子里苍白憔悴的自己,面无表情地洗着手。

没错,他就是那个刚从排练室回来的大怨种。

明天就要主题曲考核,程晓寒觉着只剩半条命,脑子停止转动,四肢不再属于自己。

他发自内心佩服百忙之中还能在厕所偷偷摸摸搞对象的人。天杀的,这种精神头能不能分他一点儿。

为了不至于从厕所走到宿舍的这段路程晕倒,程晓寒使劲拍了拍脸颊。

“嘶”力气使大了点,他倒吸一口凉气。

厕所隔间更安静了,仿佛连呼吸都手动停止。

只能听见顶灯不安分的细小电流声和洗面池绵延不绝的流水声。

这是搞对象还是地下工作者接头呢

不过离谱的事情经历多了也就麻木了。

程晓寒按捺住想笑的冲动,打开门,快速离开。

经历刚才的一幕,他奇迹般清醒许多,就连步伐都轻盈不少。

走廊挂满了选手的海报,上头写着报名编号和拉票的sogan。

程晓寒走到拐角处,下意识往墙头瞟了一眼。

海报上的男孩子白净斯文,穿着统一发放的男高制服,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笑得礼貌又不失尴尬。

程晓寒搓搓脸,每次看到自己这个模样,总有种莫名的羞耻感。

荒谬且真实地没眼看。

他晃晃脑袋,低着头,大步向前。还没走到宿舍门口,一个人影旋风似的出现在眼前,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晓寒,你没事儿吧”

压低的声音熟悉得很,是同宿舍的杜衡,也是他在这里唯二的朋友之一。

程晓寒抬眼就撞见对方那双漂亮灵动的大眼睛。

还没等他讲话,对方又连珠炮似的蹦出一串儿埋怨式关心,“最多还有三小时天就要亮,上午十点开始录制,你泡排练室那么久不要命啦”

“那怎么办嘛”程晓寒无奈地摊手,“我这水平你又不是不知道,人类刚驯服四肢实录。不多练练明天绝对完蛋。”

他的话逗乐杜衡,笑出了经典的小酒窝。

“这倒是,这关系到新一次的评级。”说到此处,杜衡的眼睛一闪,将程晓寒拉到角落处。

这里是摄像头死角,所有学员都知道。

程晓寒好奇,“怎么了,神神秘秘的。”

“那个,我听说啊。”杜衡声音压得更低了,“前一届的出道团师兄明天也会来两个,参与我们的主题曲评级。”

“哦。”

“哦你个头啊。”杜衡明显被程晓寒随意的态度无语到,眼睛睁得滚圆,“装傻还是真傻,你明天得小心点才行,万一来的是那谁”

这句话倒是成功让程晓寒的表情起了变化。

“为什么”他的脑子本就转不动了,此刻更是一片空白。根本无法捋清楚杜衡话里的逻辑关系。

见程晓寒一脸茫然,杜衡更觉不可思议。他张大嘴,正要讲话,突然一阵响动从远处传来。

两人立即对视一眼,很有默契地停止对话,向414也就是他们的宿舍走去。

离得近了,明显可以听到窸窸窣窣的动静。

好像是椅子拖动的声音。

刚走到门口,屋内有人开始讲话。

“是不是压力很大”非常温柔,如沐春风般的调调。

回答他的是含含糊糊语带撒娇的一声“嗯。”

“没关系的,如果心里有什么不舒服,可以跟我说。”

“担心明天的主题曲评级,睡不着。”

“你下来,我们聊会儿。”

“我不想动嘛。”

“那你给我腾个地儿,我上来。”

“不会打扰你睡觉吧”

“怎么会呢,我们俩谁跟谁。”

听到此,两人不再觉得稀奇,甚至杜衡还竖起了大拇指。

“大半夜还在营业c,真够拼的。”他用蚊子般的声音说。

程晓寒还没回应,杜衡又凑他耳边低语“肯定看了超话,知道粉丝饿了。”

这句话差点让程晓寒破功笑出声,幸亏及时用手捂住了嘴。

整理一下表情,他打了个手势,对方点点头,打开宿舍门。

宽敞的房间可供二十人住。其他床铺的帘子都拉得严严实实,唯独正对摄像头的床铺帘子大开,里头正在纵情夜聊。

要不是见到过这两人在没有摄像头下的真实相处模样,程晓寒也一定会跟广大的吃瓜群众一样,磕他个醉生梦死,不知天日。

简单洗漱一番,程晓寒终于躺平。

身体累得不行,脑子却还顽强地不愿睡去。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