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程晓寒头一突一突地疼。

既然知道了师兄对自己如此厌恶的原因,这个令人大脑停止运作的帖子也就没有必要再看下去了。

他关闭页面,顺便也把手机锁屏。

信息量太大,打击太重,已暂时丧失上网的勇气。

他一个母单o,对爱情有较高憧憬,对事业比对爱情更上心的人,居然穿成了这样一个恋爱脑。

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被拒绝嘲笑也不介意,追男人比事业更重要,救命,原主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

难道这就是书中炮灰的宿命么人设奇葩,做事不讲基本法。

想着想着,都给程晓寒气笑了。

许是察觉到不对劲,打完一局游戏的杜衡转过身来。

“晓寒,你脸色怎么突然这么难看”

他说完似是想到了什么,声音变得柔和许多,“是不是刷到骂你的话了不用在意,营里每个人都会被骂,上位圈那几个人也逃不过,论坛每天都换着花样开贴呢。”

程晓寒按着额角,语气略显沧桑,“谢谢你的安慰,心理承受能力逐渐加强中。”

杜衡乐了,竖起大拇指,“你还有心情开玩笑,看来确实坚强了许多。”

程晓寒耸耸肩“那不然能怎么办呢”

日子总得过下去嘛。

经历了得重病以及临死前穿书这两件大事,程晓寒已经学会努力释然。

反正那个恋爱脑不是他,是原主。丢脸的时候,在精神层面该切割就切割。

如此安慰自己之后,程晓寒瞬间想通并庆幸入营之后每天都小心翼翼生活。

嗯,决定了,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就是他的sogan了。

“混娱乐圈就是要心态好。”杜衡拍拍程晓寒肩膀,继续劝导,“网上说的话,好听的咱就听一听,不好听的就当他们放屁。哥们儿每天看自己的黑帖,都免疫了。”

“那还是你更厉害。”程晓寒抱拳,“心里素质极其强大。”

“反正我就是来客串的,淘汰以后也不干这行,他们要骂就骂吧。”杜衡无所谓地撇撇嘴,“唱歌跳舞太受罪了,我宁愿出去敲代码。”

程晓寒笑着把手机递给他,“这就是传说中的好心态决定好人生吗”

“就玩这么会儿”杜衡十分诧异,“好不容易拿到手机,至少打打游戏嘛。”

程晓寒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有时候远离手机也是一种幸福。”

“兄弟,哲人啊。”

“彼此彼此。”

两人看着对方,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回宿舍的路上,看着杜衡没心没肺哼着歌的样子,程晓寒突然想怎么在这个洋溢着荷尔蒙气息的营里,杜衡完全不受影响呢

这家伙真就一副完全对恋爱不感兴趣,只是来选秀渡劫的样子。

也许他是书中的bug还是作者亲妈把他设置成了可有可无的路人甲,没有那么强的属性

“你怎么停下了”

就在程晓寒思绪乱飞之时,走在前头的杜衡回过头,满脸疑惑。

程晓寒几步上前走到他身旁,开起玩笑,“刚才在思索一些想不通的,很神奇的现象。”

“你这家伙,奇奇怪怪。”杜衡没有深究,而是上下打量程晓寒一番,故作严肃摸着下巴,“但又可可爱爱,我喜欢。”

“小衡,你也很有意思。”程晓寒回搂住他的肩膀,开起玩笑,“我也喜欢。”

两人从对方的眼中似乎都读出了某种心照不宣的信息,再度确认了彼此是对方的“安全地带”。

“咳咳”

从宿舍里传出特意的清嗓声,随后从门外钻出个乱糟糟的脑袋,嘴里还含着牙刷。

不是别人,正是带了五个手机进营的奇男子大黄。

“你俩要腻歪能不能进来,对着摄像机,造福一下你俩的c粉”

“黄舞王,你信息掌握得很全面嘛。”杜衡笑道。

大黄取了隐形又没戴眼镜,大眼睛因为不聚焦看上去有一丝茫然。他嘟囔道“能不能换个外号,这个听上去十分不正经,感觉马上要被警察抓起来。”

程晓寒抑制住想要爆笑的冲动,看了看手表,“这个时候不是该跟你的网恋对象视频了吗”

“他还没收工呢。”大黄撇撇嘴。

见对方不想提的模样,程晓寒也没多问,跟杜衡一前一后进了宿舍。

虽说现在已经凌晨一点多,宿舍竟然一个人都没睡。

有的在看书,有的独自在镜前练习舞蹈,有的窝在床上躲在床帘后打游戏聊天。

最为努力的还是拥有众多c粉的那两位,此刻正在镜头前下象棋,时不时拌个嘴,互动亲密有爱。

其实某种程度上,程晓寒还蛮佩服他们的。不管镜头外他俩关系如何,他们至少愿意给c粉“做饭”,努力为粉丝造梦,这何尝不是一种敬业

当然回报也是大大的。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