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之型(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忍战期间毕业频繁,目前三年级的人数不多。老师介绍了星江的加入后,让她自我介绍。

虽然有提前准备,但星江还是打心底里觉得麻烦。

“我是宇髄星江,今年九岁,喜欢的东西是椿饼,讨厌的东西暂时没有,想要成为忍者的理由是”

“变强。”

下面响起稀稀拉拉的掌声。

以及“椿饼真有那么好吃”和“这个理由嘶、我该说敷衍还是中二”的叽叽喳喳。

老师当即拍桌整顿了吵闹,然后面含鼓励,看向她“还可以再说一些,比如梦想什么的。”

梦想

星江陷入沉思。

之前的梦想当然是灭掉所有恶鬼。

现在嘛

可以说虽然对死亡感到遗憾,但星江已经对这个奇怪的忍者世界接受良好,并且将它视为转世了。

不过,刚在这生活了几个月的她,怎么可能脱口而出梦想什么的。呃,如果干掉九尾算的话。

可是这话题怎么也不像是能当众说出来的。

“没有了,老师。”星江无声地扫视了一遍教室,淡定道,“我可以去座位上了吗”

“好、好啊。”立原老师顿时手足无措。

含糊应答后,目送她走下讲台。

然后将宇髓星江拉入了“待观察问题学生”行列。

但几天观察下来,又觉得她虽然特立独行了点,和那些真正的“问题学生”一比,还是正常的。

不会逃课,不会打瞌睡,不会戏弄同学,上课总是认真听讲,积极抄写笔记,好好做功课。

除了每次讲到理论知识都眼神飘忽、目光呆滞之外,称得上“模范生”。

宇髓星江刚入校时,三代目有交代多多关注她的校内情况。本来以为有什么“隐情”的立原还紧张了许久,但现在看来,好像并没有什么问题。

她松了一口气,和另一位老师内山独处时,偶然提起自己的想法。

“看来是三代目想多了,宇髓适应的非常好。可能和同龄生相比,有些过于冷静成熟。不过以前也有这样的学生,不是什么大问题。”

内山停下手中的笔,抬头瞄了她一眼,表情微妙“你没有听说过她的情况吗”

她的情况立原不解地摇了摇头。

“那你一定知道她的监护人是谁吧。”

“黄色闪光。”这个当然知道。

“没错,就是传说中的黄色闪光。听说宇髓是他在战场上救回来的,当时她和一个上忍、一个中忍搭队,从雾隐的几十人包围圈里活了下来。”

“这么厉害”立原震惊地挠了挠头,“也就是说,我们班上现在已经有两名学生参加过忍战了。”

“你的关注点有点不对劲啊。”内山表情一僵。

见她神色慢慢转为严肃,才用指背轻扣了下桌面,压低嗓音道“不过,方向正确。”

“另一名学生,你我都清楚,来自名门宇智波家族。好好想想,三代目向我们交代关注说辞时,你有没有暗中猜过宇髓的出身或者背景。”

“那”

“我有听到过一些传闻”眼神示意后,内山将之前的谈话轻描淡写地揭过。“所以别牵扯太多。”

立原愣在原地,似乎陷入了头脑风暴。

内山瞟了她一眼,嘲讽似的勾了勾嘴角“行了,别想那些了,过来看看。这是明天的计划,自由小组对抗,怎么样”

立原这才发现他一直写写画画是在策划活动,接过递过来的方案一看,设定具体,条理清晰,找不到一丝错处。

如果说还有什么可斟酌的地方

“自由组队以前一直是由我们分组的吧。”学生性格各异,有活泼开朗、呼朋引伴的,自然也有孤僻不合群的,为了保持群体间的和谐,向来都是他们思虑着分组。不仅要考虑平时关系,性格搭配,还有最重要的团队能力均衡。

现在让学生们自由组队,恐怕

“就像你说的,我们班上已经有两名学生参加过忍战了。”面对她的担忧,内山丝毫不慌,甚至反过来劝慰她。

“忍战前期,众多学生都是九岁毕业。现在已经步入三年级下学期,”内山摁住她的肩膀,神情坚定,“是时候让他们成长了,立原。”

星江当然也发现了老师和同学们对自己的关注,老师暂且不论,他们好像对每个学生都很关注。

至于学生,不知道是因为姣好的相貌,还是其他什么。在这个早恋当道的世界,她受到了短暂的追捧。

但她不习惯这种追星捧月的生活,陷入了烦恼。

因此,当她的邻桌,日向家族的一员,名叫日向伊吕波的少年朝她不屑地冷哼时,她难得没有回击,而是礼貌地点头致意。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