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之型(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糟糕”凯似乎想起什么,一骨碌爬了起来。“现在几点了,惠比寿和玄间”

“他们已经离开了。”少女叹了一口气,接着无奈扶额,“真是的,你这家伙。半小时前,火影大人已经分派好任务,因为你没来,所以临时调换,把你分到我们组了。”

“还、还好。”他松了一口气,流下两行宽面条泪,“如果错过任务,我的青春就结束了”

“才不好,这次可是b级任务。”少女给了他一个爆栗。

“好了,红,算了吧。”另一个黑头发的少年出手拦住了她,眼神却瞥向盘腿坐在地上的星江。

“她是”

“哦你说这名少女,她可是即将继承我青春意志的弟子”

等等,什么继承什么弟子

星江猛地站起身来,结果动作太快岔了气,咳嗽个不停。

不行,咳咳,听她解释啊,咳咳咳

“真的吗”红嘴角微抽,眼前幻视出女孩穿着绿色紧身衣,和凯在夕阳下快乐奔跑的景象。

好惊悚,她抖落一身鸡皮疙瘩。

“话说起来,这孩子有点眼熟啊,你觉得呢阿斯玛。”

“当然眼熟了,不就是从雾隐手中救了琳的那个宇髓星江嘛。有段时间,经常看到她和琳、卡卡西在一起。”阿斯玛微佝着背,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啊是你,我经常听琳提起你。”红俯下身,捏了捏星江的脸颊,“好软。真好,终于有比我小的孩子了。”

她不高兴地嘟囔“以前只有她们捏我的份,红豆又不经常和我们一起。”

琳在见到她烂到家的幻术后确实有提到过一个同期,幻术精通夕日红。还有提过领她去登门请教,不过被她婉拒了。老实说她对幻术打心底里厌恶,这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

“既然有任务我就不打扰前辈们了,凯前辈,回来后记得教我兼容的方法。在此期间,我会每天锻炼的。”

虽然不知道连续锻炼三天,她还能不能坚持。不过这和以前在宇髓家的魔鬼训练半斤八两,那个是身心俱疲,这个还好点,只是结束之后身体飘飘然而已。

“当然我可是答应了卡卡西的,绝不会违约”凯露出标志性笑容,然后话音一转,“不过,暗部真是又黑暗又危险,卡卡西在那里长时间待着,会不会变成阴暗白头菇。”

阴暗白头菇这是什么形容

在场的三个人疑惑地蹙起眉,想象了一下卡卡西埋在地里,头上长满蘑菇的样子。

噗嗤。

“决定了任务回来,我就要向火影大人申请,加入暗部协助卡卡西”他手握成拳,挥舞着举到胸前。

“宇髓,这是我毕生以来的绝密笔记,现在将它交给你,你记得务必研读。我相信,等我回来,你肯定已经成为独当一面的忍者。”凯郑重地拍在星江肩膀上。

在红与阿斯玛诡异的目光中,星江内心忐忑地接了过来,还来不及翻看,他们就一起离开了。

等她看到里面的内容,已经追悔莫及了。喂,这潦草的简笔画真的有人能看懂吗

回去洗了个澡,简单吃了午饭,她应约去了南贺神社。自从发生黑九出走事件,止水发现饲养的乌鸦时不时会有那么一两只不听指令,在外游荡。

星江和它们聊了聊,发现都是一些没营养的话题。接着,止水又提到偶然看见一只乌鸦的半个身子都变得黑漆漆的。

星江不明所以,乌鸦不是本来就是黑的吗

止水比划了一下,又有些不确定,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纠结许久,都快把一头卷毛抓成鸟窝了,他才缓缓说道。

乌鸦的羽毛再黑,在光线照射下还是会折射出其他色彩,比如幽深的暗红色。而且,不是所有乌鸦都是黑的,有的喙颜色淡一点,有的内翅边缘是深灰色,宛如黑幕与黑夜的交接。

当时的那只乌鸦却是半边都黑漆漆的,明亮的眼珠仿佛糊了一层黑色漆膜,冰冷地打量他,犹如高高在上的神像。

星江点点头,给出了自己的意见,让他去医疗班看看,她有听琳说医疗班组建了驯兽疗养特别班,因为还在起步阶段可能找不到人或者对乌鸦经验不足。

但总比他们两个门外汉在这瞎猜好是不是。

星江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背,面前波光粼粼的南贺川潺潺流动,和高阔的蓝天白云相得益彰。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