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之型(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细雪融融,静谧的森林白茫茫一片,从高处看,地面像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盐霜。

有脚步声由远及近,星江蹲在枝丫间,看见一个裹着头巾的少年警惕地掠过树枝。

枝条晃动着落下堆积的雪,发出“哗啦”的声响。雪地不便于隐藏踪迹,他似乎发现了异样的气息,加快了脚步。

“火遁凤仙火之术”

几簇凤仙花形状的火团从侧方突击而来,少年脚下一滑,差点跌落。幸好旁边凸出的枝条让他得以缓冲,稳住身形。

火团外焰与他擦身而过,燎起披风边缘。来不及多想,他跳了下去,将披风一角埋进雪堆里。

不等他回神,追踪之人迅速逼近,掌心手里剑齐发。少年反应过来,掏出苦无抵挡,然而手里剑瞄准的可不止他本人,“唰唰唰”八方来袭,将他身后的披风重重钉进地里。

“交出来吧。”限制住少年的行动,追击者压身上前,绞住他的后颈。

“你就这么肯定我们的卷轴不同”

“哼。”追击者发出一声嗤笑,“一样也无所谓,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一番挣扎,少年被揍晕过去,追击者成功拿到他的卷轴。然而看着外壳上同样的墨色“天”字,追击者愤愤“嘁”了一声,继续前行。

星江颤了颤眉睫,让遮住视线的浮雪无声飘飞。接着身影瞬起,如同幽灵一般跟上他的脚步。

前几年处于忍战时期,人手紧张,能力达标的学生都破格毕业,上了战场。因此五六年级留存下来的不多。

考虑到战争后人才断代,高层将此次提前毕业试炼的年龄降到了三年级。

立原老师交代,试炼需要学生提交申请书,附加监护人签字。不过这也不能保证百分百会被选上,因为后续还有老师打分。

最后,上面会根据综合情况选出三分之二的学生进入试炼。

星江就是其中一员。

试炼是两天一夜的卷轴争夺战,进入场内前,每位试炼者都分到了一卷卷轴。

卷轴分为“天之卷轴”和“地之卷轴”,他们的任务就是从其他人手里夺取缺失的那卷,只有将天、地两卷卷轴集齐,送进中央塔才算成功。

当然,还有捷径可走。

试炼者身上的卷轴类别未知,试炼塔一侧人工搭建的高台可是明码陈列,只不过有中忍在那看守。

只有将他们击落高台才能拿到想要的卷轴。

大部分试炼者想都没想过利用此捷径,毕竟他们还是学生,毕业后才能成为下忍,与中忍之间的差距显而易见。

可是,人嘛,总要有梦想。

又不是打败中忍,仅仅是击落高台的话,说不定可以。

有部分人如此想道。

例如,宇髓星江。

进入鬼杀队前,她经历了七天的藤袭山选拔,对这类试炼熟悉得不能再熟悉。隐藏气息、抹除痕迹、寻找盟友,还有夜里保持精神。

同龄或者比她现在大的学生根本没法比。

至少刚过半天,她已经悄无声息跟踪了六个试炼者。

虽然,她觉得自己好像不太走运,怎么跟一个倒一个,搞得她像“索命死神”一样。

午餐吃的是兵粮丸,这种丸子形状的干粮是用各种杂粮碾成粉后制成的,想要口感好点通常会混以蜂蜜改善。

忍者战时多用它来解决食物问题,除此以外,它还可以瞬间回复查克拉,以及小概率提高查克拉上限。

雪地里觅食难不说,原地生火烧饭简直是告诉别人自己在这里,不仅暴露坐标,大概率还会遭到围剿。

离星江一公里外,一缕青烟正冉冉升起。

星江“”

原来真的有这种笨蛋啊。

她扶了扶额头,默不作声钻进孔洞。然后变身成蚂蚁,熟练地倒挂在洞顶。只要不遇见日向和难缠的血继界限,她应该可以在此小憩一会儿。

事实上,她在早上遇见过伊吕波。当时她正跟踪一个戴着灰色围巾的少女,少女无意中踏进了他的视野范围,成为陷阱中不知情的猎物。

那时候他就得到两卷卷轴,可以去中央塔交差。

现在他应该不在了吧。

少点威胁总是好的。

星江睡了两个小时,期间来过一对结盟的少男少女,一个胆怯的少年,以及熟人奈良真圆。

真圆传承了奈良家偷懒的特性,打了个哈欠猫在暗处,利用影子术守株待兔。巧的是,还真让他逮住了,可惜的是他俩卷轴一致。

不过这倒促成了二人的联盟。

下午,她离开东围,主要在南面晃荡。这边树木较少,人迹罕见,只是雪地里那一串兔子爪印怎么看怎么奇怪。

这也是个笨蛋。

她无奈地叹了口气。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