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之型(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新年伊始,边境摩擦消停,间谍活动终止,各大忍村休养生息,世界进入短暂的和平状态。

星江将硬币扔进神社的善款箱里,合掌拍了几下,双手合十,闭目祈祷。

木叶没有新年参拜的传统,只有零星宇智波族人会来南贺神社祈福。结束参拜,星江和止水并排坐在净手的水池边,有一搭没一搭聊起天。

聊着聊着,就谈到他的父亲。

“叔叔怎么样还是没有精神吗”

止水露出一丝苦笑“祭典时恢复了一些,连续进食了好几天,最近又不行了。”

星江皱眉沉思,缓缓道“不然我去找四代吧。”

“四代目吗。”止水似乎想起什么,“年前,四代目和族长来家里慰问过,也没什么用。”

“这不是容易的事,需要经过日积月累的心理疏导。”星江脱口而出这个对她来说十分拗口的名词,“我想向四代提出相关建议。”

等会,她好像在哪读过。

对了,蝶屋。

小忍的书架上有,她养伤时闲着无聊翻过这本书。

上面有提过许多种需要心理疏导的类型,包括战争后遗心理问题、亲友死亡后遗心理问题等,不管哪种都适用于止水的父亲。

但她记不得后续内容了,不知道是没怎么看还是印象模糊了,只记得自己被仇恨蒙蔽双眼时,是小忍一拳把她给揍醒的。

不,不是这么简单的事。

她把脑袋埋入腿间,情绪不自觉沉沦。

你还要这样到什么时候

姐姐、姐姐她也死了

那么温柔、美好的人我们星江,你要一直汲取仇恨,一直伤害自己吗

你很努力了停下脚步让自己喘息下吧再这样下去你会死的

记忆中小忍的面容已经模糊不清,唯有两行泪水清晰地汩汩滴落,落在她的心弦上。星江抬起头,眼角无意识淌下一滴泪。

“你哭了吗”

“不知道,”她揉了揉眼睛,“可能是沙子进眼睛了。”

“对了,你那天是不是没有看到烟花。”

止水一懵,有些磕绊地说道“父亲在院子里,我就没出去。”

他没说原因,星江却很轻易地猜出,估计是不想把感冒传染给本就病弱的人吧。

“那你算是走运了,看,我新学会的忍术”

她学着卡卡西,手握臂间,催生出金蓝色的电流团。和千鸟不同的是,电流团并没有千鸟齐鸣的声响,与之相对的,发出沉闷的宛如打雷般的声音。

外围的轮廓滋滋旋转,电流团生生不息,催发出灼热的能量与射线,倒真像是烟花,不过是手持型的线香花火。

止水啧啧称奇,问她烟花叫什么名字。

星江一愣。

之前她有请卡卡西教她千鸟,不过当时他拉下护额,无奈地边叹气边说“千鸟需要配合写轮眼才能发挥最大作用,我教不了你。”

盯着那只持续旋转的眼睛,星江意识到自己失言了。

不过,经过几次观察,她也摸清了卡卡西发动千鸟的步骤和注意点,再结合呼吸法加以改良,全新的忍术便诞生了。

暗暗驱动查克拉,她将高热的电流团释放出去。闪电射线灼热无比,刹那间,便将立在神社外的枯树电成一团灰碳。

“热界雷。”收起电流,她平静地站起身,“就叫热界雷吧。”

毕竟结合了雷之呼吸中的五之型。

止水诧异地望着那摊灰碳“这种程度,完全可以和b级忍术媲美了吧。”

“比如你们家族祖传的豪火球”

“不,热界雷的泛用性更广。”止水不假思索地说道。

“你真是个天才啊,星江。”

“谢谢夸奖。”可能遇到的天才太多,星江还是第一次听到类似的夸赞。

她戳了戳他的额头“你也是,天才止水君。”

闲谈过后,他们进行了例行修炼,沿着南贺川和树林全速奔驰。纵然汗水涔涔,身心却获得了巨大满足。

就在他们准备散伙时,不远处的终结谷突然爆出轰隆巨响。

“怎么回事”

两人对视一眼,火速赶往现场查看。

蹲在初代火影雕像的头顶,星江看到下方飞舞的火弹,以及分散成堆的岩壁。

当然,更显眼的是硕大的虫合虫莫与蛇。

三忍中的自来也与大蛇丸干架了

星江迅速从忍具袋里掏出纸笔,刷刷写下关键信息,然后让止水召来乌鸦,去给四代报信。

止水微妙地看了她一眼“为什么你会随身携带纸笔”

“这叫未雨绸缪。”她又取出一个卷轴,用通灵术从中召唤出一把雨伞。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