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之型(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卡卡西虽然出了院,但三代迟迟没让他归队,还给他放了几天假休整,说过几天有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去办。

于是,山崖攀爬小队又壮大不少,刚入队不久的止水望着丝毫不吃力的卡卡西,露出敬佩的眼神。

伊鲁卡则面如菜色,后退几步,讪笑道“我、我还是去训练场跑圈吧,你说是吧,三叶。”

三叶跟着点点头。

两人当即和前来观摩的奈良真圆一起逃离。

伊吕波倒是跟上了卡卡西的脚步,紧随其后的是止水和一脸轻松的玄间。阿斯玛在红的激将下,也不屑地决定尝试。

戴着墨镜的惠比寿则表示他想要锻炼一下查克拉凝聚,然后就在脚底聚集查克拉,“走”上了崖壁。

谁能想到陡峭的山崖也会有排队的一天

星江撇撇嘴,没上赶着和他们竞争。

不过闲着也是闲着,她主动提出,和凯比试了一场。

林间枝叶凋落,他们没用忍具,只靠着体能徒手搏斗。上身拆挡,下身互绊,一时间,散落的枯叶被尽数扫飞。

还有一片覆到星江脸上,她鼻尖一耸,用嘴叼住滑落的叶片,然后支起手肘,反身挡住凯下坠的劲风。

“不愧是我的弟子”

凯越战越勇,体表升腾的白雾肉眼可见。星江感知到他查克拉的极速汇聚,旋即脚步迂回、转动,弱化了他从上至下的灌顶一击。

这还不够。她双腿聚力,升到空中,绷紧腿部肌肉找准角度,迎头给了他一记重击,直直将他捣进地里。

“真尽兴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热血青春啊”

陷在崩裂的土地里,凯尚觉不够,把自己拔出来后,还跑到不知何时在一旁观战的卡卡西身边,继续下战书。

卡卡西白了他一眼,反问星江“你惯用的是刀期间很多拆挡攻击都像是握刀的招式。”

星江随口应道“是。”

她刚遇到他时不就抢了雾隐的忍刀来用,这家伙就没记住吗。

“刚刚那个侧击,如果有刀,顺势斜刺进腋下,凯前辈就要受罪了。”同样使刀的止水插进话来,笑嘻嘻道,“不过她的刀在忍校分组对抗时卷刃报废了。”

“报废”卡卡西不知道想到什么,转了转脑袋,将视线投向只坚持了几个来回,目前大汗淋漓、挂在树上的阿斯玛。

他的查克拉刀是用能吸收持刀人查克拉性质的特殊金属制成,和父亲白牙留给他的短刀一样。但他的刀似乎异常坚硬。

“有尝试把查克拉注入刀上吗”

“当然有。”星江皱眉,有些不满卡卡西看低她的战斗智商。

“还麻痹了对手。不过忍具堂买的刀不太顺手,查克拉持续的时间也短。”

“我知道了。明天来十三训练场进行木刀对练,我帮你精进下查克拉刀刀法。”卡卡西拍了拍她的肩膀,微微下压,“就当是补上欠你的卷轴。”

刚对他的关心有一丝感动的星江“”

卡卡西说他会准备木刀,星江就没再过问,她夜里赶急赶忙写好专栏的第二篇,并在晨时丢到了竹中编辑桌上。

草草上完课,她迎着晚霞跑去训练场。三叶他们本来想去围观对练的,但内山老师回来了。

他最近心情不大好,经常留学生谈话。不幸的是,今天谈话的是“因为训练太辛苦白天上课犯困的”伊鲁卡。

至于另外几人,有的家里有事,有的为了“拯救”伊鲁卡,留在了校园内。

“我还以为你被留堂了。”卡卡西合上不知道从哪来的报纸,一脸意犹未尽。

星江之前逃课的事已经不再是秘密,玖辛奈知道后没说什么,只是唠叨着为什么不喊她去学校接。卡卡西则揶揄地称呼她“分身管理大师”。

“好了,来吧。”他把木刀扔了过来,“用上你的全部力量。”

星江接住木刀,习惯性握到掌中。前世她十一岁才开始学的刀法,短短半年就出师了,并不算出色。不过,雷之呼吸的特点就是快,这一优势对拔刀、斩击的加成非常之大。

无法看清,无法回避。

星江闭眼起手,攻势和之前完全不一样,劈砍只凭一手快。卡卡西横刀挡住,接着一怔,发现自己居然被压制了。

漫天攻击密集如雨,直戳要害,他只能后退抵挡。但星江应该不知道,白牙留给卡卡西的查卡拉短刀断裂前,他也是一直用刀的。

“凝神,注入查克拉。”

战斗下旬,双方攻防互换。星江被他带有查克拉的木刀震得双手发麻,差点握不住掌心的刀。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