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热(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维维安从来没有哪一次这么恨自己的多嘴。

他试图辩驳“阿福,我不行,我”

阿福和蔼的目光看着他,维维安拒绝的话就再也说不出口了。

在这个家里,他可以拒绝所有人,包括他的父亲布鲁斯,却绝没有办法拒绝阿福。

维维安垂头丧气“好、好吧。”

他暗暗猜想,或许理查德也根本不希望他过多干涉自己的生活。

午餐时只有布鲁斯不在,维维安猜测他那一把年纪还英俊多情的老父亲估计又在和哪位千金小姐调情。

从小到大,他见怪不怪了。

一开始是不理解,现在是视而不见。

没有布鲁斯在,这顿午餐的氛围比早晨还要窒息。

迪克面无表情地吃饭,以往他会好心地担起活跃气氛的责任,但今天没有。

提姆眼睑下青黑一片,眼神困顿,拿着餐具的手有气无力,仿佛下一秒就要睡死过去。

达米安则全程不停地往维维安身上甩眼刀,餐没怎么用,闷气倒是憋了一肚子。

只有维维安表面轻松地用完了这顿午餐。

阿福把这些都看在眼里,一般情况下他不会当面主动插手他们兄弟之间相处情况,他通常只会选择委婉的方式。

比如维维安正满脑子纠结刚刚答应阿福的事,该怎样让迪克戒掉糟糕的麦片口味。

他有些烦躁,理查德这家伙就不能吃点儿正常的东西吗

布鲁德海文警局的工作有那么忙碌吗能忙的连正常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维维安用完餐,独自离席回了卧室。

他看着书架上的一个天蓝色海豚瓷罐出神,这是他的存钱罐。

韦恩家虽然是哥谭的顶级豪门之家,阿福平日里也很溺爱家里的孩子,却在零花钱这件事上对家里孩子做了严格的要求。

成年前,他们每周的零花钱被限制在个位数,甚至偶尔还要通过家务劳动来赚取零花钱。

成年后的限制倒是会少些,零花钱的额度也会提高不少,但维维安的生日在八月份,相当于他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才成年。

盯着自己的存钱罐看了许久,维维安咬咬牙还是决定打开它。

他已经答应了阿福,不想看到阿福失望。

存钱罐里不止有他存下来的零花钱,还有一张银行卡,里面装着他在网上贩卖玩具的钱。

维维安的童年是不缺玩具的。

他的玩具做工精良,价格昂贵,只要是他有的玩具,必定会集齐那套玩具的所有系列,其中很多到现在已经成了网上重金难求的限量版。

维维安就是靠着在网上售卖限量版玩具,获得了大量除零花钱以外的额外金钱来源。

毕竟玩具太多,有些玩具他甚至没有拿在手里仔细把玩过,被他卖出去的那些玩具都是他没什么印象的。

对于这笔收入,布鲁斯和阿福都知道,却不会过问干涉。

在他们看来,玩具属于维维安,卖出去获得的钱自然也属于他。

维维安的拇指轻轻摩挲着银行卡上的数字凸起,打开手机通讯录,联系了一位在布鲁德海文长大的同学。

上一次动用银行卡的钱已经是五年前的事情了,没想到五年后他还会被同一根绊脚绳给绊倒。

和同学联络完,维维安想到亚尔维斯送的花被他忘在楼下,他便下楼去找花。

布鲁斯应付完市长千金,顶着暴雨回韦恩庄园。

刚刚的餐桌上,他只顾着演戏,压根没真往肚子里垫几口,一回来就直接进了厨房。

家里的孩子们和老管家都已经用餐结束,不过阿福了解自家老爷,他特意在厨房里给布鲁斯温了些饭菜。

布鲁斯嫌麻烦,没去餐厅,直接在厨房里就餐起来。

窗外暴雨倾盆,巨大的水流声冲击地面,像是瀑布撞击山崖的声音。

天暗沉沉的,室内的光线也不好,墙壁的感应灯亮着,被阿福打扫的一尘不染的厨房地板像在反光。

布鲁斯看似快速的用餐仪表依旧不失优雅,他半靠着厨房台面,一边吃饭一边思索。

夏季多暴雨,市中心的排水系统不久前才由韦恩集团承包检修过。

麻烦的是东区,某种意义上,那里是哥谭的贫民窟。

混乱、贫穷且缺乏合理的规划管理,尽管韦恩集团已经承担起了改造东区的大部分责任,可现实的改变往往是缓慢而滞后的。

因为历史原因,东区的排水规划本就不够合理,韦恩集团的改建又出于现实因素改建缓慢。

布鲁斯隐隐有些忧虑,他希望东区不要出现排水堵塞的情况。

想到东区,又想到了杰森,不免让他暗暗叹了口气。

思索中,布鲁斯不经意间看到了插在一个细小口矮玻璃瓶中的蔷薇花。

他本以为是阿福放在厨房做点缀用的,毕竟这朵蔷薇开得的确令人怜爱,顺手拿起来观赏时,却闻到了一丝熟悉的香气。

香味很淡,布鲁斯能够闻见并且清晰分辨出,归咎于这段时间稻草人的频繁动作。

不久前,稻草人从阿卡姆逃出,之后就一直躲藏了起来。

但他人躲在暗处,小动作却没少做。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